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九流道士》九流术士txt下载 第四章 冥婚之密 九流道士健气受

《九流道士》九流术士txt下载 第四章 冥婚之密 九流道士健气受

发布时间:2019-08-14 06:28:0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感深荆赋 状态:已完结

感深荆赋新书《九流道士》由感深荆赋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孝清,孝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1968年,李孝清跟着老道士在一起住了一年多,两个人在年末离开了燕京,开始往南走,去川蜀拜访老爷子的正一派天师道的老友。这年代教派被

九流道士

推荐指数:10分

《九流道士》在线阅读

《九流道士》 免费试读


1968年,李孝清跟着老道士在一起住了一年多,两个人在年末离开了燕京,开始往南走,去川蜀拜访老爷子的正一派天师道的老友。这年代教派被打得四分五裂,还敢私下里弘扬道法的也就只有全真派和正一派。其中全真以养Xing修真为主,不尚符箓,吃素,蓄发,出家,不婚娶;主要发布在北方。正一派以符箓为主,除了斋日外一般不忌口,婚娶,不蓄发;那天师道的道友和惠老爷子有约,早早的就从燕京躲到了西蜀的大山之中。

惠老道士身上没带什么粮票,那时候出门行走出省就得带着全国粮票,不然你就没饭吃,得挨饿,可是这自从李孝清跟着老爷子,别说挨饿了,就压根没离开过肉,顿顿有好吃的,按理说这年月大伙都穷,城里吃不饱,农村更是吃不饱。可婚丧嫁娶什么的,谁家都得出点大血,办上几桌子酒宴。

李孝清自打跟着这老道士一路,老道士只要是碰到谁家死人、过寿、孩子满月、盖新房子、家里结婚啥的,红白喜事,婚丧嫁娶,老道士换上他的道袍就去蹭饭,没说几句,人家就给老爷子上烟敬酒,老爷子烟酒不拒,都往兜里揣。老爷子就像是有狗鼻子似的,知道什么地方有人娶媳妇,什么地方死了爹娘,一整天拿着八卦盘念叨着。

这李孝清自然成了老道士的小徒弟,不过李孝清话少,不喜欢多说话,另外就是李孝清觉得老道士有时候挺不地道的,碰到有钱人家连吃带拿的,根本没有世外高人的感觉。

李孝清之所以跟在老道士身边一个是这人一心一意的传授李孝清道家经典和术法;第二个就是李孝清自打学了这些经典以后体内的那三篇功法他便能看得懂了。这是好事,李孝清感觉自己的内功每日都有长进,尤其是筋脉和筋骨在,半年前,他忽然能内视了,看到自己身体里的每一条筋脉,每一个毛孔呼吸运转的状态。

打那以后,李孝清更是一边钻研道法,一边修炼功夫,老人也知道李孝清有一门高深的行气功法,李孝清也有意传授几招,可老人家不稀罕。

“我这把岁数根基已成,你给我行气诀,我练也没用啊,那以前我的功夫就得废了重来。”李孝清也知道这老爷子自己应该是有套不错的行气诀,可人家不惦记。

今天这伪师徒二人跟着一伙迎亲的人准备去蹭饭。可是这送亲和迎亲的队伍表情都十分沉重,这帮人带着湘省口音说话声音很大,而且李孝清也没见过半夜娶亲的。他刚想问,这老道士就拦住了贴着耳说道:这是“搭骨尸”你看那些彩礼什么的,一大半都是纸糊的。

不过男方给女方送去的“鹅笼”、“酒海”、龙凤喜饼以及肘子、喜果都是真的,惟有衣服、首饰是纸糊的冥器。待会这家人肯定摆席。

“师傅,我怎么感觉这气氛有些不对啊。”

“嗯,这棺材人家阴气太重,那女方都没送亲的,估计尸体来路不正,你看那棺材,贴的还是蓝符,按理说画符那人道行还算可以,可那符头写的不伦不类,绝对是匆忙写下的。”(符箓的材料大致分为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道士由于悟Xing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色符箓的道行上。)

“那是镇鬼符吗?”

“不是,那符篆镇的东西比厉鬼要凶,那棺材两边画着五兽七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狮子(狻猊),七星是指北斗星),封棺那人精通五兽七星护体法,镇着邪气,这手法古旧,估计是道光年的棺材。”

“师傅,这棺材有门道?”

“门道大了去了,这棺椁要是搬到谁家祖坟,任你家祖坟风水再好,也得遭殃。”

“师傅那咱们管管这事?”

“管不了,这年代,能弄这么大场面还没人敢管的,家里不是一方大员,就是这前面那几个人走路带风,应该是部队里的。”老道士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去问问这户人家咋回事。”李孝清小跑过去。

过了半晌,李孝清才跑回来说道“前辈,他们村有来历,这办事的这家的老二是湘省革委会的王二Chun,给自己的二妈和亲爹办的。”

“这有意思。”

“他后妈死的时候在豫省,那时候日本鬼占了豫省,他爹带着他跑回老家,解放后又赶上这几年这大事,王二Chun在工厂第一个起来造反,打倒了他们机床厂的厂长,后来又逼着那党委书记下台,人家一下子就出名了,这还当了干部,出息了寻思让老人在地下团聚。”

“我说呢,难怪那些红卫兵不来闹腾他们呢,说要打倒牛鬼蛇神,自己在村里却弄这玩意。”老道士嘴上说着却迈着步子走到了那帮人跟前。

“老乡,这新娘子是倒手的?还是经人买办的啊?”

“嗯?不瞒你说,这年月整这事是要被抓起来的,也就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没人管着。不过这新娘子是原配的,俺们村的大王,临死前非得要和他二太太葬在一起,可那时候没钱啊,舍不得走那么远的路去迁坟,如今他儿子二Chun有能耐了,给他弄一场冥婚,也算是对得起老爹了。”

“这迁个坟不就完事了,为啥非得弄个冥婚啊?”惠老道接着问道

“俺们村的马三说的,他家三代给俺们村的人看风水,还能有错?”

“马三和那二Chun啥关系?”

“这几年闹得紧,二Chun虽说护着他,但他混的也不咋滴,马三他爹就是被王二Chun抓走的,死在了城里牛棚了。”这人说着就指了指在最前面走着拿着招魂幡的道士,这人鼻青脸肿,显然是被人揍过。

这老道士二话没说走过去,倒是让马三吓了一跳。二人贴着脸说话,说了好一会,惠老道拍了拍马三,马三咬了咬牙,这才走开。李孝清不知道二人说了啥悄悄话,看得一阵着急。

过了一会老人家愁眉苦脸的回来,他赶忙走上去问。

“师傅,这棺材肯定不是那王老爷子的二太太。”

“这用你说,这指不定是从哪个坟里挖出来的呢。”

“那马三为何要做这么绝的事?”

“小清,那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待会蹭完饭咱们直接走了算了。”

“前辈我总感觉这事有些蹊跷。”

“蹊跷什么?那马三他爹是他们村上的算命的,前些年被打成牛鬼蛇神,家里的地也被没收了,如今那王二Chun找到马三让马三帮着看看,马三不答应,被揍了一顿。这下子马三能放过那王二Chun,现在这道上也没个规矩,哪像我们那时候啊。”

“然后那人就下这么狠的手,祸害人家子子孙孙。”

“人们都怕现世报,其实后世报才吓人啊,这马三的风水堪舆上有一套可是这人心术不正,这一手实在太过歹毒。”这惠老道捏着胡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前辈,待会咱们跟着看看去?”

“不去,这事跟咱们没关系。”

“可是那马三选了个这东西下葬,那村子不是要遭殃了?”

“马三能找到这骨骸,说明这小子人脉广,谁知道他后面有什么狠人。”

..............

一进村子敲锣打鼓,整了一气,这家人家也算是富实,进了祠堂摆了祖先,摆下流水席,老爷子照样是连吃带拿,最后才带着李孝清离开。

“那马三干嘛去了?”

“起棺去了。”

“前辈,你怎么知道?”

“他腰上别了一个楔子,带着蜡烛。”

“咱们去看看?”

“那就走吧。”本来二人走到村口,看到马三鬼鬼祟祟的出去,李孝清赶紧拽住老爷子去看看。

这马三在后院的棺材旁边,念叨了几句,在棺材板上点了根蜡烛,然后拿楔子在棺材右脚砸了一个洞,塞了一个酒瓶子,只见绿油油的尸水流进瓶子里。那棺材板上的蜡烛忽忽悠悠的飘着似乎随时可能灭掉。

“这尸毒好重!”老爷子和小清躲在外面拿出两个黄符,手中忽然亮起火来,烧完这符篆马上塞到瓶子里,二话不说给李孝清灌了一口,自己也喝了一口。

“前辈,那人脸绿了。”

“你以为这灵宝涌泉符是谁都会画的?他吸了尸毒,这活不过一旬就得全身溃烂而死。”

“他接了一瓶子尸毒准备干吗?”

“看到那边的酒坛子了吗?”

“他要下毒?若是让他得逞,今日凑热闹的人岂不是全要命丧于此?”

“这老尸聚毒聚阴,中毒者轻者半身不遂,皮肤瘙痒,重者全身溃烂而死,如今之计还是要拦住他。”

“我去把那厮制服。”

“你先冷静下,那蓝色符篆上又多了个黄符,那黄符乃是聚火符,他若是走投无路,那棺椁里的妖物必然会被放出来,到时候事情就难办了。”老道士平淡的说道。

“前辈,棺椁里的东西你也制不住吗?”

“治得住倒是治得住,不过太费功夫,我又来不及布阵,怕让那脏东西跑了,我给你个符篆,你到他跟前摘掉那聚火符再说。”

老人口里念道:“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魂飞魄散,急急如律令”这符你带着,若是那东西出来了,也能保你一时半刻。

“嗯。”李孝清拿着符篆,右手攀到屋顶,掀开房顶上的瓦片,看着那马三一心一意的下毒,猛然打破屋顶,落在棺材板上,左手一下子撕开那蓝符上的聚火符。

“什么人!”马三手中一抖,那绿油油的尸水一下子落在他脚上,这右脚马上开始消融

九流道士

作者:感深荆赋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感深荆赋新书《九流道士》由感深荆赋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孝清,孝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1968年,李孝清跟着老道士在一起住了一年多,两个人在年末离开了燕京,开始往南走,去川蜀拜访老爷子的正一派天师道的老友。这年代教派被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