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同心木棉》同心圆 第十七章 定下婚期 同心木棉免费下载

《同心木棉》同心圆 第十七章 定下婚期 同心木棉免费下载

发布时间:2020-08-17 18:04:3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墨浱 状态:已完结

墨浱新书《同心木棉》由墨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司徒桓,司徒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灵儿自在大厅昏倒后,至今还未清醒。这几天以来,李少朗一直坐在女儿床边看守着。医生说是淋雨着凉后引起发烧而已,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

同心木棉

推荐指数:10分

《同心木棉》在线阅读

《同心木棉》 免费试读


灵儿自在大厅昏倒后,至今还未清醒。这几天以来,李少朗一直坐在女儿床边看守着。医生说是淋雨着凉后引起发烧而已,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李少朗握住灵儿露在被子外的一只手,一脸担忧。

「女儿,你不要出什么事呀?爹认你才没多久,让你享福的日子才那么短,为甚么你那么命苦......」

「二老爷,江大夫来了。」这三天以来不断找大夫来为她治病,可个个除了诊断出是发烧引起外,都说不知为何她还未清醒。真是班没用的家伙!这江大夫是李夫人推介的,说是一名神医,药到病除。

「快请、快请。」李少朗连忙站了起来。

江大夫进房来,放下药箱,就仔细地位灵儿把脉。

「大夫,小女怎样了?大夫们都说只是发烧,却又说不明白为甚么她那么久都不醒!大夫,小女......」李少朗见江大夫从床边站了起来,连忙走过去焦急地问。

「在下无能,令千金的病,我恐怕是无能为力......」江大夫挥了一下手,阻止李少朗的话。

「您说甚么?无能为力?她只不过是小病而已。甚么叫无能为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李少朗悲哀地吼着。

「李老爷,在下还未说完呢!您误解了。」江大夫微笑着说。

「哦?」李少朗惊喜地抬起了头。

「李老爷,您家千金不是生病,是心病。」江大夫指了指胸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她不醒,我想可能因为她潜意识里不想醒,令千金有不想面对的事或人吧?」

他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也没能开些甚么药方医得了她。不过呢,这儿有颗心丸,让她服下。这可以为她舒缓一下脑子的神经,看来,只有心药是最帮得上忙的了。」江大夫从一瓶玉壶里倒出了一颗浑圆碧绿的药丸。「你叫下人将这丸子磨碎,混合在温水里,让令千金服了。」

「谢谢您,大夫。谢谢,谢谢......」李少朗那悬挂在高处的心总算是暂时着了地,江大夫的一番话令他徒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送走了江大夫后,李少朗又再度回到女儿身边。「灵儿,到底你碰到了甚么样的事情,让你宁愿长睡不起,而不愿去面对?你不是一直都很坚强的吗?你一定要醒来,你怎么舍得丢下爹一人。我老了,经不起吓了。醒来,别让我再失去你。」李少朗不解地向昏迷中的女儿唤着。

「灵儿,你醒来,有天大的事情,爹都会帮你解决......」

「桓......」在昏迷中的灵儿这时突然反复地低吟着这名字,眉邹了起来,仿佛有多大的痛苦。不久,昏昏睡去。

「桓?是司徒桓吗?」李少朗沉吟着想了想。「难道你的病和司徒桓有关?你们之间又有着甚么关系吗?」李少朗辗转反思后,决定找贝凝问问,她俩那么要好,灵儿的事,贝凝不会不知道的。何况,司徒桓还是贝凝的未婚夫呢!等等,这中间好像有点不对,贝凝的未婚夫怎么和灵儿扯上关系了?李少朗越想越迷惑,有点不好的预感。不会吧?

***

「是真的,他俩就这样爱上了。」贝凝低头悲哀的神情见儿堪怜,在她身上,李少朗仿佛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怎么?贝凝不再是那个唧唧喳喳、又吵又闹的小孩子啦!她的改变,好像也并没有人注意到。灵儿正在昏迷,看来这个孩子也不好受。

「那么,贝凝你爱他吗?」李少朗仔细地看着眼前日渐消瘦的侄女。

贝凝吸了口气,迅速抬起头,用一双写着心痛的眼直视李少朗,坚定地说:「不,我不爱他。」

李少朗也没再问甚么。他深知,贝凝口虽说不爱,可心里的伤痕却极深。这世界上还有甚么比看着自己爱人投入另一人的怀抱更痛苦呢?灵儿虽苦,但她却拥有的依然比贝凝多,她拥有了司徒桓的爱,这已够了,剩下的是相爱却不能相聚的问题而已。但贝凝呢?她彻底地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她的爱,也失去了爱人的勇气。这两个孩子的痛苦都是一样的,贝凝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的善良,她的纯真,他都一一看在眼里,灵儿也一样。但现在老天爷居然安排了一场闹剧,让这两姐妹一起爱上了同一名男子。事到如今,谁是谁非,他也弄不清楚了。一个已经为爱而病倒了,另一个呢,也整日为这个问题而困惑着,伤心着。

变了。唉!这悲剧不知道会否有解决的一天。在他的立场,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得到幸福,但在另一个立场来说,是灵儿抢走了贝凝的幸福。

「表叔,您用不着替我难过,爱情是双向的,只有一个人向前走,是不会有开花结果的一天。缘份这两个字好深奥,我不懂。不过,如果那不属于我,我不会去强求。」贝凝看着窗外的蓝天,一朵白云,孤零零地在寂寞的天空上漂浮。

「噢,不要让我爱上他该多好,如果不要让灵儿也爱上他该多好......」贝凝又重新把心沉在烦恼里。

李少朗也无意打扰她,便挠着手慢慢走了出去。问世间情是何物?真叫人生死相许。唉!

***

「李老爷,李夫人,今天特意过府拜访,为的就是桓儿和贝凝的婚事,我想让他们快些完婚。」司徒夫人甫坐定,便向李老爷和李夫人道出来意。「好让咱们做爹娘的也安安心,快点抱孙子。」

「怎么?司徒夫人这么快就想抱孙子啦?」李夫人笑道。「我也是呀!人老了,忘得也只是有个孙儿给逗逗了。」

「怎么?你俩那么快就认老啦?」李老爷也在一旁开怀地加入了笑闹,大厅内只有司徒老爷面露愁容地坐在一旁。

「怎么?司徒老爷不舒服吗?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李老爷关心地寻问着。

「噢......噢,不是的,他有点累而已」司徒夫人在桌底下狠狠地踩了丈夫一脚。

「哎唷!」司徒老爷痛喊出来,吓得李老爷两人怔了怔,忙开口问道:「怎么了,司徒兄你哪儿不舒服?」

「呵......呵,没甚么,没甚么。老......老毛病了待会儿就好,不急,不急。」司徒老爷被妻子狠狠地刮了一下眼后,连忙打起精神应付着。「你们继续聊,我不碍事。」

「呵......咱们也该称亲家老爷,亲家奶奶喽......」司徒夫人打着趣笑说。

「是呀,应该换个称呼喽。」李夫人也在一旁和应。「对了,两位选了日子了吗?」

「啊!下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司徒夫人呷了口茶。

「那么急,剩下半个月而已!」李老爷不解地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请了个高僧,帮我算了算成亲日子。我原本也不想那么快,怕会来不及准备,怠慢了您家贝凝。不过,没办法。算来算去,只有那天是好日子,其他时间都会起冲突,再下一次要等到两年后了。李夫人,我想,早两年总比晚两年好嘛,不知您俩怎想?」司徒夫人游说李家两老。

「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儿?贝凝还在念书......」李老爷有点反对,「况且,我还想多留她几年在身边......」

「你想留女儿,女儿可未必想让你留呢!」李夫人打断了李老爷的话。「我觉得不错呀,他俩早晚总该完婚啦!贝凝她呀......这些天也老暗示着呢!哈哈......女大不中留呀!」李夫人握着手绢掩嘴笑了起来,她这做娘的,虽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但女儿可是她怀胎十月生的,母女之间的感应告诉她,仿佛有些事正在发生。

贝凝的失落,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只是女儿不说,她也不想追问而已。现下趁司徒家方面提出想早日完婚,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那就这样决定啦!呀,对了,听说贝尚自小也订了桩婚事......」司徒夫人试探着问道。

「是呀,可是这杯媳妇茶可能要迟些日子才有得喝喽。」李夫人叹了口气道。

「唷,怎么?女方不肯算数吗?」

「那倒不是。只是......唉!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嘛!」

「我倒不是这样看的,小孩子嘛,有时候难免会定不下心来。咱们做爹娘可不能不看着点,成了亲也该会成熟些了。」司徒夫人像想到甚么般兴奋地拍着手说:「不如这样吧,让他们两对人同一日成亲,来个好事成双,怎样?那天是好日子,再等又是两年喽!」如果真能好事成双,这下,这死丫头想做小妾的机会都没了。

她喝了口茶润了润喉继续道。「还有,贝尚是哥哥,贝凝做妹子的总不好扒头吧,这他俩同一天成亲,那就最好不过啦!」

「这话是没错,但......」李夫人有些心动,用眼神询问丈夫的意见。

「我也觉得不错,好事成双。呵......呵......好、好。」李老爷想的是灵儿丰厚的嫁妆。

「但是,毕竟咱们还是要向灵儿问一声呀,灵儿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任咱们摆布的丫头了。她可是有爹的人了,咱们不能就这么说了算数呀!」李夫人责备地望了老爷一眼。心想,也要问一问儿子。

「我想,老弟是不会反对的。这亲事一早订下,可不会因为灵儿是他女儿而改变。更何况亲上加亲有甚么不好的?老弟会答应的。」李老爷有着十足的把握向夫人解释着。

「明儿,咱们会派人送聘礼来,数量不多,还望李老爷包含些了。」司徒夫人满意地道出最后一句话。「咱们不打扰了,其余的事,迟些还要麻烦亲家了。」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亲家了,别说客气话。」李老爷说着起身送客。

「咱们先走了,改天再来拜访。」司徒老爷打着揖,礼貌地说道。

「好、好,再见。」

同心木棉

作者:墨浱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墨浱新书《同心木棉》由墨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司徒桓,司徒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灵儿自在大厅昏倒后,至今还未清醒。这几天以来,李少朗一直坐在女儿床边看守着。医生说是淋雨着凉后引起发烧而已,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