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爱似泡沫,一碰会破》爱就像泡沫 一触就破 第8章:别无选择,情敌来袭 爱似泡沫,一碰会破YD

《爱似泡沫,一碰会破》爱就像泡沫 一触就破 第8章:别无选择,情敌来袭 爱似泡沫,一碰会破YD

发布时间:2020-02-08 18:07:3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楼九九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似泡沫,一碰会破》是楼九九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易琛,苏筱雨,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筱雨甩不开他的手,最后笑着打招呼,“好巧,竟然在这里遇见你。” 陆易琛显然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你刚才都是怎么评价我的?在说一

《爱似泡沫,一碰会破》 免费试读


苏筱雨甩不开他的手,最后笑着打招呼,“好巧,竟然在这里遇见你。”

陆易琛显然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你刚才都是怎么评价我的?在说一遍吗?”

苏筱雨言不由衷的说:“我刚才没有说你啊,一定听错了。要是评价你的话,你一定是高富帅了。”

陆易琛唇角抽了抽,“巧言令色,你倒是很会装,很会说谎。”

苏筱雨这个人,最不愿意的就是说谎。

可遇到了陆易琛,她发现了,对付这样霸道又腹黑的男人,如果她太诚实了,还不被他欺负死。

她伸手朝着陆易琛身后的合作商们招手,打招呼,“嗨,你们好!你们着急了吗?陆总马上过去。”

陆易琛一回头,苏筱雨趁他掉以轻心,甩开他握住她胳膊的手,朝着马路的方向跑去。

他危险的眯起双眸,“苏筱雨……你在跑试一试?”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这个时候谁不跑,谁才是傻。

苏筱雨就是瞧准了陆易琛有公务在,不好脱身,也不能自毁形象,所以她才趁机溜走。

他又喊了一声,“苏筱雨!”

陆易琛恨的想追过去,可在那么多重要的合作商面前,他又不好失了仪态,他的形象,代表着整个陆氏集团的形象。

苏筱雨还是从他眼皮底下溜走了,他眼梢抽了抽,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包天了。

苏筱雨跑到了马路上,穿上了鞋子,想到离这不远就有一个公交站点,她快跑几步,到了公交站。

她选了一辆到市中心的公交车,坐到公交车内,她望了眼还在海边忙着公务的陆易琛,她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好险。

“听说今天下午三点,C大今年毕业的优秀毕业生,财经系的盛一凡要回校做毕业演讲,我们一起去听听吧!”

“你是说我们大学的校草一凡学长吗?要是我能和他一届,是他的女朋友就好了。”

“他可是感情很专一的帅哥,四年了就对叫什么来着,忘了那个女人的名字了,只交往一个女朋友,从未换过,而且对她很好,羡慕死人了。”

“切!毕业了,说不定已经分手了。我们说不定还有希望,我们姐妹四个都向他表白,说不定我们会走运,成为他的女朋友。”

“是狗屎运吧?希望不大哈哈!”

坐在苏筱雨身后的几个女生,正在议论大学里的事。

她今年也是刚刚毕业。

毕业了,也该是这个时候分手了,可为什么每一个毕业后的感受,都是淡淡的忧伤和默默的流泪,最后成为了回忆才能找到的岁月。

苏筱雨望着车窗外的沿路风景,陌生但又熟悉,几年前她也是这样坐车在这条马路上来来回回的走着。

只是,那个时候,不是她一人,还有一个如阳光般帅气的男青年陪着她,她的生活其实想一想,也不是总是那么孤独。

苏筱雨有些饿了,早饭和午饭都没有吃,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等她感觉到饿了的时候,公交车已经停到了市中心的终点。

这个地方,她在熟悉不过了,因为在过去的四年里,她经常来这个地方,不远处就是她的母校。

苏筱雨找了一家米线店,点了一个菌菇锅的米线。

等服务员端来了米线,浓浓的汤香,和白胖盈盈的大米米线,都勾起了她的食欲。

苏筱雨在米线里加了过多的麻油和陈醋,但是她不喜欢加辣,也吃不了辣。

可她还是叫服务员拿来一副空碗筷,在另一个空碗里加了米线和浓汤,还加了辣椒。

“这不是筱雨吗?瞧你这么细心,你男朋友有你,真是幸福。”

米线店的老板娘王姐给别的顾客结账后,看到苏筱雨坐在这里吃米线,就过来打招呼。

她是这里的常客,所以她很熟悉他们。

苏筱雨笑着说:“王姐,我今天是一个人出来吃的。”

王姐眨了眨眼睛,看到餐桌上明明有两副碗筷,还都盛着米线。

“筱雨,你不是要了双人锅吗?你也不吃辣,在那个碗里给你男朋友的米线里加了辣椒。”

苏筱雨这才注意到,她点了双人份的米线,还给了另一个碗里米线加了辣椒。

她还是习惯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无论时间过了多久,她都无法走出有他的世界。

苏筱雨没有说话,老板娘王姐又去忙别的事,她吃好了,结了账,一个人离开了米线店。

她刚出了米线店,迎面走来一对男女,顿时让她觉得刺的眼痛,和她别无选择,也不能转身逃走。

爱似泡沫,一碰会破

作者:楼九九类型:婚恋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似泡沫,一碰会破》是楼九九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易琛,苏筱雨,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筱雨甩不开他的手,最后笑着打招呼,“好巧,竟然在这里遇见你。” 陆易琛显然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你刚才都是怎么评价我的?在说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