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落花谣》落花生教案 调教 落花谣调教

更新时间:2019-10-05 12:04:50

《落花谣》落花生教案 调教 落花谣调教 已完结

《落花谣》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逸者如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宁微微,纳兰容若

独家完整版小说《落花谣》是逸者如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微微,纳兰容若,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屋子美人本该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可是才只坐了一会我觉得便气闷起来。这美妇之间的口舌官司还真不是我做得来的,笑的未必出自真心,...展开

《落花谣》免费试读

一屋子美人本该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可是才只坐了一会我觉得便气闷起来。这美妇之间的口舌官司还真不是我做得来的,笑的未必出自真心,恼的倒也不见得是真恼,更别说那些深深浅浅饱含玄机的话了,句句都是要让人抓破脑袋去思量的。

勉强按奈着自己坐了好一阵,我才寻了出恭的借口拉着怡宁走出屋子,怡宁掩口而笑,打趣道,“我就知道你忍不了多久,估摸着也差不多了。”原来她竟存心看我的热闹呢!我露出几许尴尬的神色,哂道,“既知道这样,还不早点向四福晋告假,你的身份比我高多了!”

怡宁却只淡淡地笑了笑,轻轻道,“真的吗?我却觉得真正自由自在的是你呢。”她的语气中有几分失落,顿了顿又拉着我的手,眼睛亮亮地看着我笑道,“你真厉害,竟帮我顶撞人家。”我笑了笑,道,“算不得什么,只是看不惯她们阴阳怪气夹枪带棒罢了。”

还是Chun寒料峭的时候,我们在院子里走了一阵,便冷得发起抖来。即便如此,我们却都不愿回到那间暖若阳Chun的屋子里,于是耳边净是我们的跺脚声。这时忽然闻到一阵清冷的梅香远远传来,暗香浮动,别有一番清幽冷冽。我马上来了兴致,就要拉住怡宁的手寻香而去,她却是立着不动。

“怎么了?”我回头轻声问她。怡宁没有回答我的话,还是若有所思地立着,半晌才轻声道,“花楹,你听到琴声了吗?”我于是也仔细侧耳倾听,确实有隐隐约约的琴声传来,而且似乎和先前那股梅香随了同一阵风而来。

我和怡宁对视了半晌,便拉着手往小径里穿过去。

沿着蜿蜒的小径走了好一阵,到一个院落前时眼前忽然开阔起来。我和怡宁在院子前面站定,梅香涌动,琴声时而清宛绵延,时而醇厚跌宕。

“潇湘水云?”我听着谱子有些熟,好像曾听怡宁抚过。怡宁点点头,脸上是满满的痴迷,轻轻呢喃道,“比我强多了。”

我那时并不能分辨出这琴声比怡宁的高明多少,只是觉得眼前这个院子似乎越来越眼熟。小时候曾来过四阿哥的府邸,这个院子虽在僻静处,我却觉得十分眼熟,竟像来过似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这里这么偏僻,有什么好?”

“这里僻静,却是绝佳的读书之处。读书是件苦事,要耐得住寂寞,自然能够渐渐品到书中之乐。”他负手立在窗边,耐心地解释,我转头看着一屋子的书,竟觉得它们忽然显现出魅力来……

我皱着眉头凝神回忆,终于找到了儿时的记忆,不禁失声道,“这是四阿哥的书斋!”“四哥哥的书斋?”怡宁有些困惑地重复了一遍我的话,她的眼神在询问我,抚琴的难道是四阿哥?

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四阿哥确实会抚琴,却并不痴迷这些东西。他并不喜欢旖ni,我暗暗想,院子里的人自然不会是他。

于是我和怡宁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院子的门开着,积雪并未像别处那样打扫干净,小径上还留着一串脚印;院子里的白梅映着满园的雪正妖娆地怒放着,疏影横斜,香气扑面而来,竟让我隐隐有些晕眩……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忽然想起这句诗,我不禁有些痴迷起来。

雪地里那串脚印一直延伸到旁边的亭子前面,我们往亭中望去,案上静静地煮着茶,一人闭着眼睛正在投入地抚琴,一袭白衣,衣摆随着琴音的韵律缓缓拂动。我心里暗暗叹赞了一声,这位公子面目俊朗,身姿挺拔,极有嵇康阮籍之风。还在琢磨抚琴者的身份,琴声已经渐渐止住。那公子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我和怡宁立在小径当中,便是大吃一惊,随即马上起身行礼。

我们微笑着回了礼,怡宁轻轻道,“公子的琴艺高明,这《潇湘水云》跌宕起伏,时而清亮,时而沉郁,时而水天一碧烟波浩渺,时而风起云涌惊涛拍岸。公子拿捏得恰到好处,名士风liu,当真好琴艺!”那公子看着我们,眼睛一亮,却随即又黯淡了,只有些讷然地道,“不过空有一腔热血无处宣泄罢了……”

怡宁却笑着摇头,轻声道,“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公子此等人品,还担心不能一酬壮志吗?迟早罢了……”我此时还听不出《潇湘水云》的真谛,却也觉得眼前之人是人上之人。那公子听了怡宁的话,脸上又亮了起来,作了个揖道,“小姐真乃知音也。”

我的心忽然跳得快了好几分,不经意瞥见怡宁微微怡宁微微红了脸,撇开目光看着亭子角落。那公子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便又是一揖,轻声道,“在下唐突了,惭愧。”

怡宁只微微颔首,我连忙笑嘻嘻道,“古人说薄寒、微雪、寒梅、烹茶、膝上横琴都是极相宜的,公子可雅得很。”公子也是笑开了颜,朗声道,“是古人高雅,,若是林间吹笛、石枰下棋就更好了,不过美人淡妆倒是有了。”

公子言罢又看了怡宁一眼,我啊了一声,只见怡宁的脸更红了,且又带了几分薄愠。那公子也微微红了俊颜,有些焦急地解释道,“对不住……真是对不住,我……一再唐突二位小姐……我并不是浪荡轻狂之辈,我……”他对自己也着了恼,却讷讷地语无伦次起来,一张脸也涨得通红。

我还在替他着急,倒是怡宁先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于是我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公子红着脸也自嘲地笑笑,有些宽心却又有些无措地道,“小姐也是极懂琴的,不如抚一曲,让在下一饱耳福。”

怡宁吃了一惊,脸又微微泛红了,眼波流转,倒是有些羞涩地看向我。我笑吟吟地望着她道,“公子说得对,就让我们饱饱耳福吧。”

怡宁想了想,这才点点头,逶迤着走到琴边,却忽然“咦”了一声。“公子,这可是九霄环佩?”怡宁转过来看着那公子,她的眼睛透澈晶亮,爱不释手地***着琴身,声音竟有些微微颤抖。白衣公子微笑着点头,“小姐果然好眼光!”

九霄环佩?就是盛唐雷氏留下的名琴?我也激动起来,快步走到琴前。琴以梧桐作面,杉木为底,通体髹紫漆,多处跦漆修补,发小蛇腹断纹,纯鹿角灰胎显现于磨平之断纹处,鹿角灰胎下用葛布为底,整个琴形浑厚质朴,是极大气的。我忍不住伸手轻轻拨了一下琴弦,声音温润松透,浑厚而不失清新,怪不得被奉为琴中仙品。

怡宁有以手指轻轻***着琴身,半晌才慢慢坐了下来,伸出一双纤长白皙的素手,在琴弦间飞舞起来。我轻轻踱至一树梅花下坐下,沉郁的琴音已经袅袅响起,便在一片幽香中闭起眼睛,细细品味起来。怡宁抚的是《龙翔Cao》,世人多称其为《昭君怨》。曲调低沉而哀伤,眼前似乎浮现出塞外的秋风萧瑟,血色的夕阳照在悠长的古道上,满目都是苍茫的荒野,荒野一直绵延到天边……孤鹜哀鸣,出塞的女子凄惶而无望,所有的景色都是荒凉而落寞的。

良久,琴音渐息,我却仍旧沉浸在昭君思乡的悲伤凄苦中。怡宁为什么偏偏要抚这支曲子呢?心里忽然有些伤感,其实我们都是前途未卜的,怡宁早就比我有了这样的认知吗?

“姑娘好琴艺!”那位公子忽然开口,我这才猛然回神,怡宁似乎也才清醒过来,白玉般的脸上带着几分凄楚,眼角犹有泪痕,睁着眼睛迷惘而哀伤地看着我们。我呆呆地看着怡宁,这时她却已经从方才的琴音中回过神来,望着那公子莞尔一笑,轻轻道,“公子莫要取笑我,我的琴艺怎能与公子相比?不如……公子再抚一曲吧。”

怡宁的笑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鲜妍明媚,好像忽然间Chun回大地百花齐放,又好像雨后初霁彩虹当空,我被她这从未有过的神情怔住了。白衣公子也愣住了,只是讷讷地点点头,同怡宁交换了位子。可是我的心里忽然惧怕起来,我一直想着怡宁方才的抚琴时的神色,那样绝望而哀伤,她为什么这样?

白衣公子的如水的目光落在怡宁身上,琴音再度响起,是《高山》、《流水》。

我听着琴声,心中忽明忽暗,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怡宁。怡宁靠在一把椅子上,睁着眼睛静静地听着,目光幽远而迷惘,琴声响起时她的脸上忽然泛起淡淡的红晕,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那柳叶弯眉下一剪秋水似的双眸忽然就让我怔住了,这样美丽的怡宁……我目光专注地看着怡宁,看着看着便微微笑了,早Chun虽然仍旧料峭,不过仍旧是美丽的。

正胡思乱想着,不经意转头忽然看到四阿哥。他斜斜地靠在院门边上,正若有所思得看着我们。我看着身穿暗红袍子的他忽然烦躁起来,这并不是适合他的颜色,也不是他喜欢的颜色,他却配合着四福晋穿在身上,他们的相濡以沫,他们的荣辱与共,不知为什么,在此刻却显得有些刺目。

四阿哥见我转头看着他,便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深深的眼睛里似乎有许多的含义却又似乎读不出任何情绪;我好像能感觉到他的想法,可是仔细想想却什么都没有。忽然觉得眼前的他有些陌生,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清澈高绝的曲调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四阿哥率先拍起手来。白衣公子和怡宁都吓了一跳,见是四阿哥,便都有些惴惴地站起身来。“四哥哥。”“四贝勒。”他们怯怯的声音同时响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