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乱之狐妖劫》乱之狐妖劫小说 小顶 乱之狐妖劫801

更新时间:2019-08-10 00:02:52

《乱之狐妖劫》乱之狐妖劫小说 小顶 乱之狐妖劫801 已完结

《乱之狐妖劫》

来源:安之原创基地作者:月无姬分类:幻想主角:朝风,柳溪

完结小说《乱之狐妖劫》是月无姬最新写的一本幻想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朝风,柳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戾渊握紧了封冰,靠在怀中的人散发出久违的温暖,睡着了的脑袋不自觉地从肩膀滑到胸口,他忽然想,还好有个人陪在身边。再长的夜也终将被白...展开

《乱之狐妖劫》免费试读

戾渊握紧了封冰,靠在怀中的人散发出久违的温暖,睡着了的脑袋不自觉地从肩膀滑到胸口,他忽然想,还好有个人陪在身边。

再长的夜也终将被白昼取代,他不经意地抬起头,天边放出些朦胧的光,鸟儿有了一声婉转的轻啼,破晓将至。

青缎一直没回来。在天快亮的时候戾渊也经不住困意折磨浅浅地睡了,醒来的时候对上朝风瞪大了的眼睛,满脸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他问。

“我要尿尿。”他感到自己快要憋不住了。

“……”戾渊随手把他丢到树丛里。

他抱着剑靠在树上等朝风方便完。深冬的清晨依旧冷得厉害,放眼望去到处一片茫茫的白,浓雾笼罩在远处的山头,呈现出一派幽静的淡蓝色。之前落的雪差不多都融化了,枯草杂乱的地面有些湿,枯黄的树叶上结着厚厚的白霜。

从这里可以看到裂在山间的一条小河,仿佛柔和的绸带蜿蜒在崇山峻岭之间,只不过这个时候河水差不多都干涸了,露出大大小小的岩石,上面附着些干枯的青苔。而顺着河流前行,就可以看见陷在山后的小镇,是久违的人流聚集处,也是他们此时的目的地,中午之前应该能赶得到。

不知道青缎找没找到紫寻,还是又发生了意外?想起昨夜的那一场疯狂的逃亡,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明明不久前他们还围着火堆喝酒吃肉,高歌谈笑,而现在却七零八落,不知道你死我活。

朝风从树丛里出来,戾渊看了他一眼,昔日白衣如雪的贵公子模样荡然无存,蓬头垢面,衣衫破烂,两只脚缠着布,扶着树木站立不稳的样子有些可笑。他却笑不出来,自己也是一身狼狈比起他好不到哪里去。

“走了。”戾渊让朝风重新趴回自己的背上,不准备再等青缎。他觅得一条小路,下山去。

“我的肚子好饿。”朝风有气无力,一路上都唱似的叫个不停:“也很渴,想吃东西,想喝水。”

戾渊不理他,反倒问:“还有没有其他感受?”

“什么感受?”朝风不解。

“你的风寒好了?”

“不会吧?”经历了动荡不安惊魂未定的昨夜,应该更加严重才是,可他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惊喜道:“鼻子不堵了,脑袋也不晕晕乎乎的了,好像真的好了。”他伸长了脑袋把额头贴在他的脖子上:“好像也不烫了。”

“那就好。”感受到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温度,戾渊稍微地放了下心。

在进镇子之前,两个人还是决定把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收拾一番。

朝风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晃着两只脚丫子,开开心心地唱了一支歌。他终归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无论经历了多大的痛苦磨难,转眼就可以忘掉,轻易就可以因为一件小事而欢快起来。只是他的歌,反反复复都是两句词,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实在谈不上好听。

之前一直在林子里赶路,没有真正地停下脚步看看属于密林的景色,此刻两个人坐在河边,流水潺潺,两岸是高耸的山峰,一眼望不到边。劫后余生的喜悦,清晨的山林有种难得的宁静,风把他的歌声传得很远。

戾渊湿了手帕给朝风擦脸,河里的水有些冷,触到皮肤立刻冒出细小的疙瘩。朝风皱着脸躲来躲去,被他一把托住,擦去满面尘埃之色,露出原本白白净净一张脸,还是孩子一样稚气未脱。

朝风自己俯下身去洗手,一边抱怨水太冷,一边弄得水花四溅,最后看见映在水中自己的面容,才高兴似地抬起头来,指着自己圆嘟嘟的脸颊问:“渊,你看我现在是不是面黄肌瘦?”

戾渊不由自主地掐了掐他软绵绵的脸蛋,诚实道:“没有,还和以前一样胖,脸色也不错。”

“怎么会?我这些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应该瘦了才对!”

“你居然也会担心自己胖?”

“胖子烦恼多多,渊你这种瘦子不理解我的痛苦啊。”他唉声叹气。

戾渊笑道:“也是,背着你的时候我以为背着两个人。”

“也没到那个程度!”朝风瞪着眼睛不高兴,他还记得北末翎的话,又美滋滋道:“瘦了就是瘦了,等回家的时候我一定会瘦成一个翩翩美少年,吓哥哥一大跳。”

不过戾渊倒是觉得他这样胖胖的也很可爱,虽然背着有些重。

朝风洗了脚,昨夜被荆棘划破的伤口已经结了痂,戾渊给他重新上了药。照这个愈合速度应该很快就能完全恢复,只不过在没给他找到一双鞋子之前,还是只得趴在他的背上。

两个人洗漱一番,看起来像个人样,启程出发。

镇子上人不多,都是些山里人,大概是年关将近,街道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小摊,人来人往,倒也别有一番热闹的气息。而这个时候极昼城早该是处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片繁华辉煌之景。

朝风迫不及待要冲到吃饭的地方去饱餐一顿,但还是首先被拉到卖鞋的地方,结果两个人没有钱。极昼的货币在这里行不通,但金银玉石同样是值钱货,戾渊的东西丢在了昨夜休息的地方,幸好朝风的的宝贝还有几样藏在他的身上。

“我的玉怎么不见了?”他摸遍了全身,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什么玉?”戾渊记得在出发前就把他身上挂的那些华而不实的装饰品全摘了,只留下几样藏在衣服里和脖子上沉甸甸的金锁片。

“就是那个绿绿的,月牙形状的,两片合在一起的,可以打开。我好不容易从别人那里要来的。”他一脸心痛:“肯定是在路上不小心掉了,掉哪里了呢?明明昨晚上都在的,难道是在河边?”他大有过头去找的势头。

戾渊一把揪住他,无所谓道:“掉了就掉了吧,这些东西你还少吗?大不了回去我再送你一个。”

“不行,那是我……那是我……”他红着脸欲言又止。

“是什么?”

“算了算了……”他摆了摆手,但明显还是心有不甘。

“把你的长命锁给我。”戾渊伸出手。

“为什么要给你?”朝风瞅着他,捂住了胸口,强调道:“那是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现在我们不是没钱吗?暂时借给我用一下。你难道不想吃饭了?”

“就给你用一下。”朝风舍不得,那还是他出生满一百天的时候父亲送给他的,金灿灿的分外耀眼。小时候挂在脖子上太重了,把脖子都坠出了红痕,现在戴习惯了,仿佛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朝风恋恋不舍地把银链穿着的金锁放到戾渊的掌中,戾渊看他忍痛割爱的表情,在心里答应一定会还给他。

两个人去一个类似当铺的小商店当掉了朝风的金锁片,无良的商家看他们不是本地人就狠狠地宰了他们一笔,一大块金子换了几块小银子让朝风很是愤愤不平,戾渊倒无所谓多少,只有够用就行了。为了安抚朝风肉痛不已的心情,在街边的一个老人那里买了一大包饴糖,自从出了极昼就再也没有这些什么糕点零食可吃的朝风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朝风穿上了新鞋,也顾不得脚痛,在街上跑来跑去,一会儿又要吃这个一会儿又要玩那个。戾渊担心他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又担心昨夜的那些杀手混迹在普通人中,还是把他抓过来放在自己身边。

他抬头看了镇中有一家小小的,有人进进出出,破旧的招牌上写着“柳溪”二字。不知道赤心他们什么时候来,正好腹中饥饿得厉害,他带着朝风走了进去。

而内。

一间普通的房内,金色长裙的女子临窗而立,身姿窈窕,黑发覆肩,妙曼仿佛画中仙。她温婉的目光眺望到跌宕群山之后变得深邃起来,仿佛能抵达望人忘不见的地方。而她的身后,黑衣的男子跪在地上,胸口的剑伤还在往外冒着血,惨白的脸色仿佛随时都会晕过去。

“回来的就只是你一个人吗?”夜辰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风从她的身后吹来,扬起流云般的长发,抚过冰霜般清冷的容颜,五官精致,眉宇之间带着些微的傲然之色,更衬得她美得惊人。她的眉心仿佛被星辰烫出了一点印记,看不出年龄大小,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韵味,一双眼深不可测。

“是。”男子的声音粗哑得宛如鸦鸣。

“起来吧。”她拧起纤纤细眉,流露出些怜悯之色,俯下身将他托起来。

“属下办事不利,还请星御使责罚。”男人弓着腰,神色一痛,沉声道:“心宿……他…死了。”

“死了?”女子面露惊讶。

“依御使所言,我和心宿带着所有日冕的人趁夜袭击极昼来的那一群人,他们大概有十人左右,除了两个人,其他修为都不弱。我们人多势众,他们被杀得措手不及,但并未方寸大乱。为首的是一个使刀的女人,实力很强,恐怕和我不相上下。我先是杀死了放哨中的一人,另一人趁机跑了,我没有追上去,只是在人群中寻找着我们此行的目标。混战中看见几个人不顾一切地往南逃遁,其中有一个好像受伤了不能行走,被另一个背着。我追上去,却被一个天羽护卫冒死阻挡了下来,我杀了他之后,其他人早已经没了影子。”

夜辰没有说话,面色凝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