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珍珑.无双局》珍珑 字母文 珍珑.无双局激H

更新时间:2019-09-18 00:13:04

《珍珑.无双局》珍珑 字母文 珍珑.无双局激H 连载中

《珍珑.无双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桩桩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穆澜,林一川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桩桩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珍珑.无双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穆澜,林一川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沿着三尺宽小径往里走,青石板路被厚厚的枯叶盖着,踩上去绵软干脆。 十年,这里的树木竹林长得又密又多,青幽幽遮住了大半天光。朝阳从...展开

《珍珑.无双局》免费试读

沿着三尺宽小径往里走,青石板路被厚厚的枯叶盖着,踩上去绵软干脆。

十年,这里的树木竹林长得又密又多,青幽幽遮住了大半天光。朝阳从枝叶缝隙里投下下聚成一道道明亮的光影,照得道旁零散怒放的野花鲜艳欲滴。

竹溪里有竹有溪,浅浅山溪沿着青石板路蜿蜒流淌。清亮的水中能看到透明的小河虾,指头长的鱼活活泼泼地戏水。

如果不是被穆澜坏了兴致,林一川会觉得这里空气新鲜风景不错,林中走走还能消除一夜未眠的疲惫。但是,他现在望着骑在马上的穆澜就气不打一处来。拿了自己那么多银子,还总是和自己作对,真真岂有此理!

燕声时不时就悄眼看看自家公子。他跟着走路,不觉得委屈。少爷凭什么要跟在姓穆的小子马屁股后面,他咋这么能忍呢?正替少爷委屈想着,就看到自家少爷手里捏了块碎石头,一脸坏笑朝着穆澜弹去。

穆澜恰在这时伏低了身体,嘴里嘟囔着:“这片林子沿路该修剪修剪……骑马不留神就会被刮到脑袋。”

就这样恰巧地躲过了?

燕声一声长叹。少爷应该比自己更生气吧?他转过头一看。自家少爷正气极败坏地捏了个剑决对着穆澜的背影狠狠地戳。这是被气狠了吧?多少年没见过少爷这般孩子气了。燕声噗嗤笑出声来。

脑袋顿时被林一川敲了个闷粟。得了个警告的眼神,燕声委屈地揉着头想,少爷你才十八岁呢,又不是八十岁,被我看到小孩心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真不会武功吗?林一川不信自己试不出来。他在地上捡了一把碎石。他要看看穆澜还能不能又“恰巧”地躲过去。

还有完没完啦?这么想试探自己有没有功夫?凝花楼死了条东厂的狗而己……又一块石头扔来。穆澜“恰巧”又从马上转过了身,倒骑在马上冲两人笑:“大公子,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说说我师父的嗜好。免得你见着他,也请不回去。”

又这么巧躲过了?燕声眼睛都睁大了。

才扔了一块石头,林一川就扔不下去了。手里握着石头又不好扔掉,只能装作玩耍,拿着石头去打枝头上鸣叫的鸟:“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我师父无肉不欢。竹溪里附近又没卖猪肉的,所以呢,家里养了两只肥猪。一只耳朵上有黑斑,叫黑耳。一只身上有黑斑叫花腰。”

“迟早要被宰了,还取什么名字?”

穆澜笑道:“人迟早要死的,不也生下来就有名字?没名字的小子猫蛋狗蛋的叫着,姑娘就大丫二丫的喊着。总要有个名字不是?”

林一川哼了声道:“人和牲畜一样么?”

穆澜想到了东厂虐女童取乐的太监,讥笑道:“有些人还不如畜生呢。哎,我没说你呢。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师父养猪其实是为了方便吃肉。可是呢他又生**洁。所以他特别喜欢勤快的人。而且他还特别怕欠人情。师父使唤徒弟,天经地义。我帮他干活他心安理得。如果有外人帮他铲猪粪扫猪圈,这人情他非欠不可。懂了么?”

清亮的眼神不怀好意地在林一川和燕声脸上转来转去。穆澜想到那场景就觉得开心。

铲猪粪扫猪圈?林一川打了个寒战,看向了燕声。

“少爷!”少爷自然是不能做那种脏活的,可自己也不愿意啊。燕声哭丧着脸,不死心地出主意道,“我可以回去带人把杜先生家的猪圈布置成姑娘住的香闺。只要杜先生愿意,咱们在林子里搭几间屋子,令人住着,随时都能帮杜先生干活!”

主意是好主意,也费不了什么事。反正林家有的是银子。还怕请不起干粗活的人?可是林一川瞥着穆澜的笑容,心里泛起了不好的感觉。

“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先生的家?扬州知府登门造访,遇到先生身体不好,也客客气气地自责打扰了先生养病。我看在银子的份上带了你去,杜先生不赶你走就善莫大焉了。想想你以前是怎么去求见他的吧。”穆澜说完转过了身。这下林一川应该不会再在身后扔石头了。

父亲病倒不过短短三个月,已形若枯槁。他请遍了名医。连京里的御医都花了重金请了来。人人都说父亲无救了。自从想起十年前杜之仙的诊断,他几乎每天都来。第一次见面,杜之仙只说了句若十年前信他,倒还有救。之后连门都没开过。

杜之仙是十年前为父亲把的脉,谁知十年后父亲的脉相是否起了变化呢?林一川非请到杜之仙回府不可。想起卧病在床的老父亲,他突然觉得走得太慢了。

从燕声身上取下了包袱。林一川说道:“你回去,抬顶轿子来。”

以他现在的心情,恨不得肋生双翅将他杜之仙带回家。林一川忍不了还要陪着杜之仙慢悠悠地在这林间小道上走一个时辰。

燕声明白自家少爷的心思。如果杜之仙不反对,自己绝对会背着他飞奔回府。“少爷放心。燕声这就去办。”他转身朝着林外跑了。

林一川提着包袱,脚尖微点地,轻轻跃到了穆澜身后与他共骑:“骑马可以快一点!”

“我昨天没洗澡。”穆澜很诚恳地说道,“前天,好像也没洗。”

再嫌弃他脏,也比不上医治父亲重要。林一川坐得笔直,连边衣角都没有碰到穆澜的:“赶路要紧。”

穆澜挑了挑眉,心想这位林家大公子倒是个纯孝之人。今天还有事要做,自己也没时间和他耗。

“大公子坐好了。”穆澜扬起缰绳抽了一记,马长嘶扬蹄往竹林深处奔去。

路好走,竹枝却太低,林一川不想碰到穆澜,又要不时避开抽过来的枝条。身体摆动间,应付得轻松自如。

林大公子会武功?这让穆澜有点诧异。练武很是辛苦。原以为林一川只是花拳绣腿,没想到功夫竟似不弱的样子。

马奔得快,一柱香后,翠竹绿叶间露出了风火墙的翘檐。坡下溪水旁伫立着一座白墙乌瓦的院落。

“大公子,到了。”

话音刚落,马奔出山坡的瞬间,马蹄踏进了一个小土洞,马身朝下猛然下挫。

穆澜的视线已经能看到下面的坡底。想跳马的心思闪了闪,就熄了。他大叫了声,抱住了脑袋。心里暗骂着流年不利,活该要被摔一跤。

一双胳膊从身后探了过来,揪住了大片马鬃。林一川夹紧了马腹,大喝:“起!”

他用力硬生生将马拉起。马咴咴叫着,借助后蹄的力量用力一蹬,站了起来。

受惊的马在林间烦躁地踱着步,想要奔开。林一川用力控着马,好一阵才让马渐渐安静下来。

“林大公子,你可以松手了。”穆澜被林一川的胳膊紧紧圈在他胸前,咬着牙说道。

林一川这才发现自己紧紧抱着穆澜。这小子两天没有洗澡!他忙不迭地跳下马,不停地拍打着拍衣裳,还抬起胳膊来嗅味道。

我还没嫌被你抱着,你居然嫌脏?穆澜越看越火大。他微咪着眼睛想,这么爱洁,等会儿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脏。

------------

周末愉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