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卿国宠妃》卿国宠妃第二十七章 免费试读 卿国宠妃小白文

更新时间:2019-09-11 00:10:20

《卿国宠妃》卿国宠妃第二十七章 免费试读 卿国宠妃小白文 已完结

《卿国宠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蛋淡的疼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叶醒,殷时砚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蛋淡的疼原创小说《卿国宠妃》,主角是叶醒,殷时砚,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殷时砚挥退了前来搀扶的属下,阴冷的眸子还是看着叶醒药,然后他就挂着嘴角的血,一步一步极慢、极慢,像凌迟死刑似的朝叶醒药走去。 叶...展开

《卿国宠妃》免费试读

殷时砚挥退了前来搀扶的属下,阴冷的眸子还是看着叶醒药,然后他就挂着嘴角的血,一步一步极慢、极慢,像凌迟死刑似的朝叶醒药走去。

叶醒药见惯了鬼,可见到一个像鬼的人,她还是有点不适应,又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迅速朝自己的腰间摸去,却只摸到腰间一块碧透冰凉的玉佩。

叶醒药这才想起,自己穿了,现在身上根本她没有她炼制的天香。

她于是瞪大眼睛,企图用自己极具有杀伤力的眼眸,让殷时砚后退,却发现那男人根本对她的威胁视若无睹,还瞬间就掠到了她的眼前,擒住了她圆润的下巴。

像是要确认今天的耻辱,殷时砚用更加阴冷的语调叫了她的名字,“叶醒药,你敢睡本王!”

叶醒药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喷嚏,“睡都睡了你想怎样?反正我没钱……”

人群静谧无声,没人敢说话,但他们心里都在想着,这女子竟敢对九王出言不逊,肯定会被九王弄死,而且绝对很惨。

叶醒药翻着白眼,将殷时砚的手指一根一根从自己的下巴上掰下来,然后把腰间的玉佩扯下来放进殷时砚的手里,“九王殿下,我知道你被人睡了很不情愿,但你要知道,我也是被迫,我也不情愿不是?你要算账,就该去找出骚注意让我……”,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殷时砚,“跟你睡一起的罪魁祸首,你说是不?”

殷时砚维持着那姿势,手指扭曲像痉挛了一样,但他手中的玉佩,却被他的戾气化为了灰烬,然后风一吹,飘了出去。

殷时砚看到了叶醒药眼中赤·裸裸的嫌弃,嫌弃……

这个丑女人,竟然敢嫌弃他!

殷时砚又再次被叶醒药气得喷了一口血,那血喷的又凶又急,差点喷了叶醒药满脸,还好她反应快,闪的及时。

九王的心腹立马个个义愤填膺的瞪着叶醒药,叶醒药无辜地耸耸肩,表示跟我可没有关系。

正在这时,从宫城那边传来一阵激烈的马蹄声,踏碎了这冰天雪地的静谧。

两批带刀侍卫迅速涌向了城门,随后便有一声尖细而绵长的通传声响起,“皇上驾到——”

除了殷时砚与叶醒药,人群跪倒了一大片,大约是急于见证殷时砚是否真的诈尸了,新帝殷孝衍并没有乘坐龙辇,而是骑马前来。

行到了城门前,殷孝衍勒住缰绳,目光在殷时砚和叶醒药之间掠过,眸中沉光闪过。

死了七天的人诈尸了,还一诈就是俩,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诈尸的是其他人,殷孝衍必定会以妖孽处置了,但偏偏两个主角都很特殊。

殷时砚,他死了他都不敢动,更何况是活着。

叶醒药,名义上的西宫太后,让自己名义上的母妃给皇叔陪葬,本就是他做的荒唐,若是殷时砚真死了还好,可殷时砚没死,他还要在人前弄死叶醒药,那么这事儿,就麻烦了,对他这刚登基的新帝,也许会是一种毁灭Xing的打击。

殷孝衍神色间没有露出丝毫异常,甚至没有去追问任何人这其中的细节,他只坐在马上说道;“让皇叔受惊了。”

叶醒药看见殷孝衍,整个人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心里只知道一个念头——殷孝衍不会放过她。

不止殷孝衍,殷时砚也不会放过她。

这大燕国想要叶醒药死的人太多了,她留在这儿,刚刚回魂的小命儿又要没了。

叶醒药抱着一丝侥幸,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想要溜走。

她蹲着身子在棺材后小步小步地挪着,挪了一会儿,从棺材的另一面探出一张胖嘟嘟的脸,两张脸对上……

叶醒药刚想让小胖子别出声,小胖子就拿自己的额头狠狠的朝叶醒药额头一撞。

叶醒药被撞的头冒金星,小胖子跳了起来,“父王,儿子我给你报仇了,你安心去吧……”

九王抽着嘴角,果然很华丽丽、很安心的晕过去了。

殷孝衍看了九王一眼,让九王府的人把殷时砚带走。

叶醒药被人发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走不了,而且,小胖子那一额头下来,把她撞的站都站不稳。

叶醒药是一个尴尬的存在,丑的惨绝人寰可却是西宫太后,还刚刚兼职九王妃结束……

殷孝衍想了想,说道:“来人,送太后回慈安宫。”

叶醒药被宫女拖上了轿子,浑身无力,咬牙切齿看着朝她做鬼脸的九王世子,“小胖子,我跟你没完!!”

慈安宫内,叶醒药惊悚地盯着镜子里倒映出的那张脸,吓得娇躯一阵,差点没把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小命给吓丢了,“妈呀,鬼都比我好看啊……”

穿就穿吧,为什么要穿在这样惨绝人寰的人物身上?

瞧那张脸被红斑块覆盖得只剩下一双眼睛能看的脸,叶醒药欲哭无泪,如果这张脸长在别人身上,她都不好意思去安慰人家啥心灵美更重要,更何况还是长在自己身上。

过了好半晌,叶醒药才鼓起勇气继续往下照,她看见自己脖子上被白绫勒出的痕迹,像尸斑一样难看,再加上今天被语殷时砚掐出的痕迹,和那一马平川的身板,叶醒药悲哀地发现,她全身上下就找不到一个可以看的地方。

她叶醒药不求倾国倾城,但能不能别丑的这么传奇?

叶醒药泄气地放下镜子,仔细摸了摸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脸上这好像不是胎记,她搜索了一下原主记忆,想起这是她五岁的时候,她亲娘死的那一天长出来的。

叶醒药仔细打量,陡然惊醒,她不是中了毒,是中了一种失传已久的上古奇蛊。

前世她曾在天香阁中看到一卷古籍有记载,上古有一种奇蛊,遍体凹凸红斑,狰狞吓人,与一般蛊虫不同的是,它是由人血炼制而成,所以喜欢依附在人的皮肤层上,依靠人体散发出的血液味道而生存,它一旦黏上了一个人的身体,便不会轻易离开,还会无限长大。

但是,这种蛊毒也有一个优点,它能让人百毒不侵。

现在她脸上的红斑明显的有些萎缩,是因为这七天,叶醒药死了,鲜血失去了味道,这只蛊虫也活不下去了。

也就是说,现在她叶醒药的脸上,只是贴了一只不断长大的恶心蛊虫,只要她能炼制出昆山素这味天香,便能杀死这只蛊,恢复容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