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拒嫁豪门老公》总裁独宠拒嫁豪门老公 kuso 拒嫁豪门老公kuso

更新时间:2019-09-10 18:07:28

《拒嫁豪门老公》总裁独宠拒嫁豪门老公 kuso 拒嫁豪门老公kuso 已完结

《拒嫁豪门老公》

来源:作者:一笼汤包分类:穿越主角:郝映,江煜恒

一笼汤包新书《拒嫁豪门老公》由一笼汤包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郝映,江煜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卖了她都不够抵债。 她是不是又掉进圈套了?郝映深刻的反思着。如果陵嗣故意往她身上栽赃,那她岂不是更说不清楚? 郝映握紧拳头,鼓足...展开

《拒嫁豪门老公》免费试读

卖了她都不够抵债。

她是不是又掉进圈套了?郝映深刻的反思着。如果陵嗣故意往她身上栽赃,那她岂不是更说不清楚?

郝映握紧拳头,鼓足勇气,想要跟陵嗣约法三章说清楚,“我……”

可惜那男人已经上了楼,站在旋转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即便眼神带着威胁,那笑容依旧足以倾倒众生。

陵嗣将她的话打断,“你要开工了?工具在库房。”

郝映硬生生将自己想说的话香下,不争气的说了句:“我不知道库房在哪里。”

“自己去找。”抛下四个字,陵嗣转身就上了楼。

看陵嗣说话的口气,库房应该是在一楼,郝映在角落的房间里找了找,果断找到了打扫卫生用的东西,吸尘器,拖把,清洁剂……应有尽有。

郝映清楚明白的值得,这么大一个房子,她就算一夜不睡也是没办法清理完全的。所以,她机智的给自己偷懒省力,先打扫看得见的那一圈儿,至于剩下的地方,再说吧再说吧。

房子并不脏,看得出来是有人定时来做卫生清洁的,这是郝映打扫完客厅得出的结论。幸亏上个人打扫的干净认真,不然她现在一定会累的半死。

厨房里烧的水开了,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抱着玻璃杯坐在地上休息会儿。看了看时间,快十一点半了,看样子,她今晚是回不去了。

“坐在地上,屁股不凉?”身后传来陵嗣沉沉的声音。

在安静的夜里,他的声音落在她的耳中,深沉又带着磁Xing。

陵嗣已经洗好了澡,他穿着一身黑色浴袍,衬得他的目光更显幽深。他头发还没擦拭,上面还湿漉漉的抵着水,只是一条毛巾随意的搭在了他肩膀上。这样的随意一点儿都不影响他的完美的气质与外貌,反而多了几分。

陵嗣撑着胳膊靠在沙发上,发丝上的水珠准就顺着地心引力,落在她的手背上。

郝映回过头去,恰好对上他的视线。

寂静的夜晚,空荡的房子,一男一女忽然的对视,空气中忽然就多了那么几丝暧的味道。

差点儿被美色迷惑了,郝映猛地回神,摇了摇头,把脑袋里不该有的那些旖旎念头给摇走,这才用陵嗣自己的话回答他:“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贵,弄脏了弄坏了,就算卖了我都赔不起。我胆子小,还是什么都别碰比较安全。”

“随便你。”陵嗣嗤笑了一声,他难得发了次好心,结果还没好报了,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郝映捧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水。这大半夜的,她没精神给他对着干,还是休息完了赶紧打扫,赶紧走人吧。

将水杯放回厨房,准备继续“卖苦力”的郝映被陵嗣一把捉住。

他的手心滚烫,那热度仿佛能够透过肌肤表面,一层一层向里面渗透蔓延。不知道是不是刚冲完澡的原因。

“你真准备不眠不休把整个房子打扫完?”陵嗣看着郝映,莫名的情绪在心底蔓延。

这傻丫头就不知道偷偷懒,说让她打扫,还准备扫完整个房子?他这房子可不是她一个人不眠不休就能收拾好的。

只是被他抓了一下,郝映却觉得半个胳膊都有些发麻的感觉,可他抓的并不重。这就是传说中来自帅哥的电力吗?她轻轻摩挲着自己的胳膊,低低的叹了口气:“我是挺不想打扫的,可我不想你能放我走了?”

好意被她曲解,陵嗣冷冷的笑了笑,口不对心的说:“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郝映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她这哪儿是自知之明,明明是对资本家的剥削本Xing有着深刻的认知,陵嗣就算装的再像个好人,他本质还是条大尾巴狼。

果不其然,大尾巴狼陵嗣很快就对可怜的“包身工郝映”下达了指令:“我刚冲过澡,你去把浴室收拾了。”

“浴室也要打扫?”郝映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这人什么怪癖?大晚上让人去收拾他的浴室。

况且,那浴室是他刚刚用过的。谁知道里面会不会出现什么她不该看的东西?郝映娇嫩的脸上,一瞬间红白交替。

看着她一脸丧气,陵嗣觉得有些解气,“看来你家浴室从来不收拾,既然你没有收拾浴室的经验,那我应该重新考虑下……”

“嗯嗯嗯!你考虑下。”郝映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那双大眼睛尤为明亮。

陵嗣勾了勾唇,“那我就考虑下,到底还要不要你做帮佣还是还钱好了。”

“我收拾,我收拾!”谁让自己处于弱势呢,郝映举手投降。

跟着陵嗣上了楼,走进了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要比她整个家都要大上许多,屋内是黑白色的简单搭配,很适合这个男人的事儿无赖事儿霸道的个Xing。这房间看起来平常无奇,细看之下,则会发现这房间里的每一处细节都充满了简约美,唯有大师才能做出如此完美的设计吧。

陵嗣从不让外人进自己的房间,哪怕是打扫的阿姨也只有在特定的时间内进来,不允许弄乱他的东西,更不允许多看一眼。

他也没想到自己仅仅是为了逗弄这个女人,就让她闯入了自己的生活里来。看着她愣愣的打量自己的世界,居然也没有一丝反感,甚至连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难道真是像嘴贱的江煜恒说的那样,他是寂寞太久了?

直到郝映将视线收回,重新落在他的身上,他这才指着浴室的方向,冷漠的说了句:“去打扫。”

“哦,好的。”郝映一点儿也不在乎陵嗣情绪的变化,只要他不想占自己便宜,什么话都好说。

陵嗣看着她兴高采烈的进了浴室,低低的叹了口气。

这样的情绪太危险,他需要克制。不过是个女人罢了,想要就要了,不值得让他这么用心。

“我打扫完了。”郝映拎着水桶出来,跟陵嗣汇报自己的进程。

陵嗣站在落地窗边,正背对她看着窗外的夜景。他的身姿颀长,背影都是那样的好看,连窗外浩瀚的夜空都仿佛甘做背景为他衬托似的。

“这房间需要打扫吗?”郝映半天没得到回应,她只好又问了一句。

陵嗣暗暗为自己这几天的不正常的行为感到恼怒,郝映撞在枪口上,他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呼吸变得沉重,一个念头疯狂滋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