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雁北归秋》南雁北归是什么季节 GAY吧 雁北归秋LOLI控

更新时间:2019-09-10 00:12:00

《雁北归秋》南雁北归是什么季节 GAY吧 雁北归秋LOLI控 已完结

《雁北归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刨啦拳拳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木秋,谷冬

独家完整版小说《雁北归秋》是刨啦拳拳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木秋,谷冬,书中主要讲述了: “阿萌,好奇怪啊,我为什么有一种很久都没有回来的感觉呢……”雪茶环顾着御药房的四周,小声地嘀咕道。 傻瓜,我不抹掉你的记忆怎么把...展开

《雁北归秋》免费试读

“阿萌,好奇怪啊,我为什么有一种很久都没有回来的感觉呢……”雪茶环顾着御药房的四周,小声地嘀咕道。

傻瓜,我不抹掉你的记忆怎么把你直接从上阳院带到这里而又不通过前门呢?

“诶,雪茶,你说,怎么能让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冰释前嫌呢?”

“冰释前嫌?”

“......好吧,这太难了。我的意思是,至少明面儿上能够互不干涉,和睦相处。你知道要怎么做吗?”

“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呢?”雪茶扑闪扑闪着眼睛认真问道,她现在内心总有一种很久没有见过木秋萌的感觉,所以很想多和她说说话,特别是她发现她已经有问题需要她帮她解答的时候,她就愈发想要多和她说说话了。

“他们是......以前的好兄弟,一直的死对头,嗯,曾经的情敌,现在的君臣。”木秋萌说起这样的状况时的神情,立马黯淡了下来,她想起这样的骨肉亲情,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而这样的感情,却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变成如今这般扭曲,甚至冷酷得有些恶毒起来。是多么诱人的位置会改变这样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又还残留着多少当初的温情,木秋萌都不得而知。

这发生的许多阴谋,早就蒙蔽住了她去看事实的真相,特别是情感上的真相的双眼。感情这种东西,仿佛也能流露,也能压抑着,有时压抑着压抑着,自己都忘了自己还能温柔地对待别人,不知道雁狢的心里,雁狄的心里,还有没有为对方保留着一席之地呢?

“那必须得有一方先示弱。”

木秋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思考着雪茶的话。一方先示弱,让雁狄示弱?雁狄松口的前提必须得是雁狢先对他表忠诚,他才能给他一个台阶下,也是给他自己一个台阶下。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窗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鸽子叫声,木秋萌无奈地笑了笑,那只鸽子会有这样温厚软糯又俏皮的声音呢?只有一只叫咕咚的壮鸽子吧?

“雪茶你先去歇一歇,我出去走走,抓只鸽子晚上咱们烤了吃!”木秋萌笑着对雪茶说完便出了御药房的正门,自从住到世安宫里后,她就没见到谷冬来找过她,来得正好,她得找他兴师问罪去。

一转过墙角她便看见谷冬叼着一根车前草斜靠在一根石柱上等着她,还满脸一幅高冷的厌世模样,“你这个人在这里装什么深沉啊?”木秋萌冲上去对着谷冬的耳朵就是用力一揪,“你是不是忘记我了?这么久了都不找我玩?嗯?”

“哇哇哇,你别拽了!耳朵都要掉了!”谷冬憋着声音叫了起来,他委屈地捂住了那只通红的耳朵,撅着嘴辩解道:“你好意思吗?你和雁狄天天柔情蜜意的,你记得我吗你!”

这句话堵得木秋萌无话可说起来。

谷冬说的没错,和雁狄在一起的这阵子,她的脑子里除了每天雁狄的喜乐几乎就没有再想些其他的事情,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失败了起来。

“......你懂什么!”

“还抓鸽子吃,你这个女人真是残忍!”

“喂!谁叫你没事学什么鸽子叫?学的那叫一个惨字了得,简直就是四不像!你居然说我是女人?我是女孩子好不好?”

“得了吧,都和雁狄共处一室了还叫女孩子嘛?”

“我生气了!”

“......阿萌,对不起嘛,我带了你喜欢吃的烧鸡,你尝尝。”

“我......回去再尝。”

“你是想骗雪茶这就是你打的鸽子吧?”

“对对对,就你聪明!讲真的,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木秋萌抱住了那只用纸紧紧包裹住的烧鸡,直接插入了主题。

“嗯嗯,你说,随时效劳!”谷冬一边赔着笑脸一边像模像样地朝她作了个揖,弄得木秋萌也忍俊不禁了。

“是关于上阳院的事情。”

木秋萌低声说道,将谷冬瞬间带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假山后。

“什么?你要我化成雁狢的样子去贿赂大臣?天哪,我这么善良可爱怎么做得出那么阴险狡诈的事儿呢?”谷冬听完木秋萌的提议后连忙摇手表示自己做不来这件事情,大眼瞟向了没有木秋萌的另一边体现出了他浑身的抗拒。

“我不找你找谁去呀咕咚?你们土族才有幻化面相的能力啊,这件事情真的得做好,我答应了张灵柚的事我不能食言。至于雁狢那边我会去说服他。”木秋萌软下声音劝说着谷冬道,她突然间希望自己能够有五族所有共同的法力,也许这样,她便不要再去求任何人。

“......你这丫头每次找我我都有求必应,不行,这次我得要点报偿!”谷冬斜着眼睛看着一脸迫切的木秋萌,意味深长地说道。

还未等到木秋萌开口说话,谷冬便立即凑上去亲了木秋萌一下,然后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那双杏仁般的大眼睛闪着少年该有的清晨露珠般的灿烂,嘴唇纤薄但也有型得恰到好处,这样迷惑人的清纯魅力让木秋萌风一般地消失在了谷冬面前,若说羞恼二字,奇怪的是,木秋萌还是羞比恼多。

她不想打他骂他,她只想逃走。

这个死咕咚,想占她便宜多少年了,这下让他给得逞了,讨厌鬼!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骂着不敢骂出口,不想表现出她在意,也许才是给人一种真正不在意的感觉吧。

“阿萌你回来啦?”雪茶看见木秋萌踉踉跄跄地跑进了御药房里,就立马笑逐言开地站起来迎接她,还有她手里的烧鸡。

“哇,阿萌真了不起,这鸽子长得这么肥大,还烤得如此黄金亮色,太棒了!”木秋萌看着雪茶高兴地把烧鸡放在药盘上,仔细地用纤长的手指把一只完整的烧鸡肢解得四分五裂起来,对啊,只要仔细看,仔细推敲,无论是食物还是事物上,都会有平日里她不曾注意过的细缝抑或是界限,她只要找到这样重要的精微之处,把雁狢最想要的,和最担心的,都解决好,她就可以安抚他,成全他,最终打垮他。

山枣糕再美味,灵汁再珍贵,不是他的终究不是他的,他和她终究不会是一路人。

尽管他们曾表现得那么像,两个一起把酒消愁的朋友。消愁?那就让我来了结这些忧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