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临安初雪不负卿》临安初雪 弱受 临安初雪不负卿反攻

更新时间:2019-09-08 18:11:03

《临安初雪不负卿》临安初雪 弱受 临安初雪不负卿反攻 连载中

《临安初雪不负卿》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僧很美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殷长卿,植一院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临安初雪不负卿》的小说,是作者小僧很美味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大虞重文轻武,民风开放,是以风月无边。风流韵事,才子佳人的故事总为人所津津乐道。临安城作为大虞的国都,自然更是繁华不歇。风月阁便...展开

《临安初雪不负卿》免费试读

大虞重文轻武,民风开放,是以风月无边。风流韵事,才子佳人的故事总为人所津津乐道。临安城作为大虞的国都,自然更是繁华不歇。风月阁便是这临安城最大的花楼,只是风月阁与他处不同,这楼里从迎客的小厮、跑堂侍奉的下人、乐师、琴师,到挂牌接客的姑娘,除了护院,马夫,厨子都是女子,且都以薄纱遮面。

风月楼里也有些不一样的规矩,姑娘不到及竿不挂牌,若是急需钱财可在芸娘处佘下。姑娘都只是卖艺,至于卖身得姑娘同意才可。若想为这里的姑娘赎身,要经过芸娘的考验。

这些也是风月楼壮大的根本,一个如此神秘,新意的花楼,里面的姑娘不仅貌美,而且个个身怀绝技,让大虞的文人墨客驱之若素。不仅如此,很多朝中官员和世家子弟,也是这里的常客。有人会问了,一个青楼,还这诸多规矩,那些官家子弟未必会遵从。

临安城里流传,这风月楼的老板与朝中位高权重的几位重臣,王爷皆是关系匪浅。更关键的事,这风月楼不光是烟花之地,据说背地里还做买卖消息的生意,手里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初雪来到风月阁的第二日,就又被重新安排回了后院。想必是殷长卿不想自己身上的秘密被旁人知晓。阮娘得知了那晚的事情,对这件事也是尤为上心,对初雪又是耳提面命了一番。之后便是每天近九个时辰的课业。

“这下棋,输赢一方面,有时候你要赢之不易,有时也要输的漂亮。”芸娘斜靠在软榻捻着棋子从容落下。

柳初用心的听着,执着棋子蹙眉思考,这下棋学起来十分不易,步步思量,处处盘算,很是耗神。

“除了输赢,还有姿态和气度。执子落子,蹙眉轻叹,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要恰到好处。”芸娘轻轻佛了下颈侧的青丝,姿态神情像只慵懒的妖精,惑人的很。

有人从窗外飞身而入,惊掉了初雪手中的棋子。

“影月,你是采花贼么?次次都是翻窗而入,我这窗棂都要被你踩坏了。”芸娘有些嗔怪。

初雪听了知道这人与芸娘相识,才缓缓放松了神经。刚刚那一刻,她还以为此人是冲自己而来。

“公子来了,要见初雪姑娘。”影月并未理会芸娘的戏弄,传达了殷长卿的吩咐就又从窗口消失了。

“看来这棋也不用下了,你去听风楼见公子吧!”芸娘知道,临近新月公子自然会来,只是没想到今日来的这般早。

“是芸娘胜了!初雪先告退。”初雪起身离开房间,帮芸娘关上房门。并没有听到芸娘的感叹。

“这丫头,这几个月真是越来越美了。”

初雪缓步的走进墨竹院,心里暗暗觉得,殷长卿那样的人其实不适合竹园,更适合墨池血莲,或者是植一院的曼珠沙华。

听风楼里点着红色莲灯,光线不算暗,却是淡淡的红光。

“公子!”初雪福身行礼。

“过来!”殷长卿盘膝坐在榻上,面前摆着一副棋盘。初雪听话的上前几步。

“坐。”初雪依言坐下。

“听影月说你近几日在学棋,与我下一盘看看。”殷长卿打量眼前的初雪。此时的初雪与几月前判若两人。初到这里是她还是个瘦骨嶙峋的乞丐模样,经过这几个月的调理,身子丰润了些,脸色透红,肤质凝雪。五官比常人更显精致了些,到真是像飞羽说的越长越妖孽了。就是这性子太安静了些,像块石头。

“是!”

不到一盏茶的工服,初雪便开始显露败式,殷长卿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落着子。

“下棋本质上是下的人心,你揣度明白对方的心思,要赢便非难事,控制棋面也是一种把控人心的练习。”殷长卿点波着初雪,这姑娘不是一般的聪明,将来或许会有非常际遇。

“多谢公子指点,初雪受教。”初雪回应态度向来不卑不亢,不喜不悲。

“公子时候差不多了,初雪去准备。”初雪站起来。殷长卿不喜人靠近,除了第一次,后来每次都是初雪将血放出来到青瓷碗里,再给殷长卿饮下。

初雪正要去放血,殷长卿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拉了她一把,初雪始料不及,身子一倾倒在了殷长卿腿上。

“公子?”

“这样每月饮你的血,倒让我举得你像是我圈养的食物。你倒是也很本分,长得越发秀色可餐起来。”

“公子说笑了,公子的毒总会有办法解的。”初雪有些慌乱,她第一次和男子如此近的接触,想要挣脱起身,又怕惹恼了殷长卿。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殷长卿轻笑着,心情似乎极好。

“我?”初雪满脸疑问,她又不是什么神医妙手?这解毒一事怎么也轮不到她来解决啊?

“嗯!”殷长卿在初雪迷糊的时候手指轻触,已经划开了初雪的手臂,送到自己唇边轻轻的吸允。

疼痛感袭来,初雪方才清醒,一抬眼便对上了殷长卿的双眼,明明是双风流的桃花眼,却似乎能洞悉人心,看透一切。初雪略略垂目,掩藏自己心思,很多事情还不能言说。

之后两个人便再没有说话,饮血的过程很安静,初雪甚至能听见殷长卿吞咽自己血液的声音。殷长卿一离开初雪的手臂,她就迅速的跳起来,垂头站在一边,像是被烫到一样。

殷长卿如往次一般,拉起初雪的手臂在伤口上撒上随身的凝血散,血立时就止住了。用帕子擦净血渍,便取了事先准备好的白布给初雪包扎起来。其实这些事初雪自己也可以做,只是这殷长卿似乎有什么怪癖,每次都给初雪包扎伤口。凭良心说技术还不错,就是下手重了些。

“你这体质倒是不错,恢复的快,也不见留疤。”殷长卿抚了抚之前的伤口,有一些已经就剩很浅的印记,加上肤质偏白,不仔细基本看不出来,就连上个月的伤口,结痂都已经脱落。

“公子无事,初雪就先告退了!”初雪抽回手臂,行了个礼就匆匆离开了。

殷长卿回想着指尖的触感,影月悄无生息的出现。

“她的身世还是查不到么?”殷长卿懒懒的问。

“属下只能查到大概两年半以前初雪姑娘突然出现在江城一带的,之后不久便离开江城,踪迹难寻。大概七个月前,又出现在故城。再往前就……”影月羞愧的垂头。

“两年半?比毒王谷覆灭晚了整整一年。一个小乞丐,行踪身世却如此神秘!芸娘那边呢?”殷长卿目光深沉。

“没有。”影月的头垂的更低了。

“哦!号称尽知天下事的风月阁也有买不到的消息?”殷长卿觉得事情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属下无能!”

“你先去吧!”

“那初雪姑娘的事?”

“暂时不用查了,风月阁都不知道的事,旁人怕是也查不出什么。”

影月消失,殷长卿看着刚才给初雪包扎时擦拭伤口的帕子,忽然觉得等她挂牌出现在风月阁,这临安城怕是要更热闹了。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殷长卿轻声呢喃,露出一抹深意的笑。

《临安初雪不负卿》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