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宅门劫》宅门贺九 何甘蓝 BG文 宅门劫诱受

更新时间:2019-09-07 00:04:41

《宅门劫》宅门贺九 何甘蓝 BG文 宅门劫诱受 连载中

《宅门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魔女ABC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袁玉轩,段夫人

《宅门劫》由网络作家魔女ABC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玉轩,段夫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路上,主仆四人均无话,回到自己住的院子里。抱琴见袁玉轩正在逗挂在回廊上的鸟儿。快步上前道“你爹病了也不过去看看。” 原本兴致不...展开

《宅门劫》免费试读

一路上,主仆四人均无话,回到自己住的院子里。抱琴见袁玉轩正在逗挂在回廊上的鸟儿。快步上前道“你爹病了也不过去看看。”

原本兴致不错的袁玉轩听抱琴这么说,立即拉下脸来。“他病了与我何干?在说,有你这孝顺儿媳,我也就不用去了。”

抱琴听了十分地生气。可早已经知道袁玉轩的脾气,也是无法。

Chun妈见小夫妻又争了起来。连忙圆场。“小姐、姑爷如今已经到了张府也不好在争了,好歹安生过日子吧。”

袁玉轩对Chun妈早有微词,见她平白跳出来。生气道。“我们二人争,与你何干。说到底我们也是一家人,你是哪里来的?”

Chun妈被骂的哑口无言。抱琴见自己的老妈子被骂,心中不悦。“觉得委屈去跟皇上说,大不了将我休了。反正这张府我也不想住了。且不说婆婆小姑刁难,就是那好色的公爹就已经让人难以忍受了。原本病了就应该好生养着,不想却看上我的丫鬟了。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配得上吗?”

袁玉轩一听这话心头一惊。“他看上哪个丫头了?”

抱琴见袁玉轩急了,轻笑一声。“还有哪个,不过是莲姐儿罢了。”

“莲姐儿可不能给他。”袁玉轩疾步到了院子里。

“知道急了?”抱琴笑道。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的道理袁玉轩甚是了解。连忙作揖道。“还请小姐高抬贵手。”

占了上风,抱琴心中大喜。“你放心,我又不是你那些姨娘,竟想做有悖伦常的事儿。即便是段夫人来要,我也是不会给的。”

袁玉轩听了暗自松了一口气。“再谢小姐。”

白挨骂的Chun妈见他们二人这就和好了,心中很是不满。“小姐,咱们到院子里走走吧?”

抱琴瞧了一眼Chun妈,脸上的笑容立即消散。“我有事儿要问付管家,你还是先回屋子里休息一阵吧,上了年纪就不要到处走了。”

“可是昨天晚上的事儿,奴婢我还没回您呢?”Chun妈道。

“哼。”抱琴冷笑了一声。“有Chun妈主持大局,还要我做甚。”说完转脸向付管家。“我有话问你,你跟我来。”

“是。”付管家应了一声,跟在抱琴身后出了院子。

袁玉轩只要莲姐儿平安,其余一概不问,见抱琴与付管家出去了。拉着莲姐儿进了屋儿。被凉在院子里的Chun妈骂了两句难听的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段夫人送来的丫鬟秋儿躲在门后将院子里发生的事儿一一记下了。只可惜秋儿的举动全被老谋深算的Chun妈看在眼里。

八月尾,院子里的花凋谢地差不多了。抱琴走在前面,付管家跟在后头。“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抱琴听着那小姐一阵轻笑。“这里又没人,你就不能改改口?”

付管家左右前后看了看,“还是小心点好,到底是在张府里。你让我查的事儿,我查了。没有头绪。”

抱琴已经习惯了“没有头绪”这四个字。但听了还是有些失落。“从京城到梅镇,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这老太太是不是在吓唬我们啊?”

“又不像。”付管家道。说着快走了两步到了抱琴面前,“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抱琴听着心里如何喝蜂蜜一般,“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食过言。”付管家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正在甜蜜的抱琴忽然发现花园尽头有人来了。立即警觉道:“有人来了。”

付管家听了不敢造次,低头道。“小姐,庄子里的事儿都交给掌庄打理。您就放心吧。”

“那就好,这件事儿你多上点心,听说今年年头不好,年终的时候少收些租子吧。”抱琴像模像样地吩咐道。

“弟妹在这里儿做什么呢?”张二姑娘领着丫鬟到了跟前笑着问道。

“这不,管家正像我回禀田庄里的事儿呢。”抱琴不慌不忙地答道。

张二姑娘昨天就听说跟着抱琴一同进府的还有一位相貌不凡的管家,于是仔细将付管家上下打量一番。只见他年不过三十,身材魁梧,眉宇中带着霸气。不想府里的赵管家那样天生一副奴才相。少见生人的张二姑娘竟看得脸红了。“还不知先生姓名?”

“在下付喜贵。”付管家行礼道。“拜见二小姐。”

张二姑娘用手绢挡了一下自己微红的脸。“付管家客气。进门就是客,何况是从相府里来的。”

抱琴看张二姑娘如此矫揉造作,不高兴地清了清嗓子,借以提醒付管家。付管家见抱琴不高兴,知道她又要耍小Xing。“小姐,我还得给老爷去信报平安,如果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先退下了。”

“你去吧。”抱琴道。

张二姑娘见付管家要走,心中有些失落。“怎么就走了。多说会儿话多好啊。”

抱琴见张二姑娘这是动了Chun心了,不满都到脸上来了。“二姑娘,好歹也要有个名声不是。”

一颗芳心已经被付管家夺去的张二姑娘听抱琴这样说自己,脸上挂不住了。“我不过是想问问京城的趣闻罢了。何必上纲上线的。”

抱琴心中不快,可想起方才张二姑娘怒打孟姨娘的情景,料定了。她在张府里也是个说话有声儿的人。将心中的怒火忍去打半。笑着道。“我与你说吧,咱们去那边。”

被抱琴拖着走的张二姑娘不甘心地看着付管家远去地身影,心中打定了主意,要将这男人收到自己房里去。应付了抱琴几句后,便抽身而去。

一个人在花园里坐了一阵,抱琴觉得无聊。又不想回房去看Chun***脸色。于是起身在张府的大宅里闲逛。宅子里的人大半都已经知道她是相国千金,所以也没有多加阻拦。

走了一阵,抱琴觉得累了,坐在一回廊上休息。一个身影在她的身后闪了一下,就不见了。抱琴有所警觉,害怕打草惊蛇,她起身向一处夹道走去,那夹道长有三四丈。两边也没可躲藏之地。抱琴走到一半,猛地回头,只见一上了年岁的老家奴手里拎着一个食盒走在她的身后。

“你是谁?”抱琴好奇地问道。

“回**人,老奴是后院看门的李老怪。”那老家奴将食盒放在地上行礼道。

“这个时你拎着食盒作甚?”抱琴好奇地瞄了一眼地上的食盒。

“今日是老奴的六十寿辰,夫人赏我一盒饭菜。”李老鬼道。

见那李老鬼年岁确实有六十岁了。抱琴的戒心方才放下。“我在后院闲逛时迷了路,如今这样才能回去?”

“少夫人走错方向了。这是去**的。到院子里。您可往相反的方向走。”李老鬼恭敬地答道。

抱琴轻轻地欠了下身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只径直将自己来的方向去了。

看抱琴走远了。李老鬼站直了身子,口中喃喃自语,却不知他在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日,只要是在院子,抱琴就觉得自己身后躲着一双眼睛,猛得回头却是什么也看不见。与莲姐儿说了后,莲姐儿安慰她是多想了。

可抱琴认定了有人在跟踪自己,行事举止更加地小心谨慎了。

因为张老爷的病情,段夫人忙了一阵。待张老爷病情稳定了。段夫人抽出时间将腊梅到跟前来。“这几日袁玉轩与那个付抱琴可有什么异常举动?”

“玉轩公子到是安生,偶尔与付管家出府走走。少夫人常在院子里走动。”腊梅道。“秋儿说自从公子与少夫人回府后,公子就没有在少夫人房里住过。到是莲姐儿常被公子叫去。”

段夫人听了甚是满意,“这样更好,没了相公的疼爱,就算是相国千金也不算什么了。”

“夫人,奴婢斗胆问一句,依奴婢看抱琴小姐不像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夫人为何不能与她好好相处?”

“你懂什么!”段夫人生气道。“仗势欺人的人夫人我见多了,这样的人就得将她们吓得不敢与你为敌,不然早晚有一天她会欺负到你的头上。”

腊梅不认同段夫人的理论,可也不敢反驳。段夫人见腊梅不反驳了,笑着道。“用不了几日,她肯定主动给我那两个儿子谋个官职。借以讨好我这个婆婆。”说完,段夫人咯咯地笑一阵。

腊梅夹了一眼,等着看段夫人的话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