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溺宠鲜妻 霍少 晚上见 LOLI 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801

更新时间:2019-09-02 06:03:16

《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溺宠鲜妻 霍少 晚上见 LOLI 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801 已完结

《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

来源:太和凯旋作者:顾暖暖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熊兴国,吴佳佳

新书《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顾暖暖,主角熊兴国,吴佳佳,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吴佳佳吓地手机险些直接砸地上,看顾暖暖紧紧拧着眉,心虚地别开眼,“你就洗完了。”“嗯,”顾暖暖一看她躲躲闪闪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有...展开

《不良鲜妻:霍少再忍忍》免费试读

吴佳佳吓地手机险些直接砸地上,看顾暖暖紧紧拧着眉,心虚地别开眼,“你就洗完了。”

“嗯,”顾暖暖一看她躲躲闪闪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试探地问,“佳佳,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啊?”

吴佳佳心虚地把手里的手机往背后收了收,“同事打过来问我工作上的事,你也知道我们家信号不好,要到阳台上才有信号。”说着就把顾暖暖往房间里推,“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睡觉吧。”

“佳佳,”顾暖暖盯着一脸心虚的吴佳佳,欲言又止。

但愿吴佳佳并没有出卖她,毕竟她们可是十多年的闺蜜。

吴佳佳在与顾暖暖目光对视的瞬间,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下,立即别转过身子语速极快地说,“我去洗澡,全身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顾暖暖起床的时候,发现吴佳佳已经出门,只给她留了一条信息说是去打工。

这么早?

顾暖暖揉了揉眼睛,起床洗漱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餐桌上放着豆浆和一个面包,心里一暖。

吴佳佳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和别的男人跑了,后来她爸爸也另娶了后妈再组织家庭,把她一个人留给爷爷奶奶生活不管不问。

现在吴佳佳的爷爷奶奶也死了,吴佳佳只能靠着两位老人给她留的一点儿钱,和她打工来的钱读书生活。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就要肩负起生活的重担其中的心酸,光是想想就让人唏嘘。

顾暖暖觉得自己和吴佳佳想比,要幸运多了只少她还有妈妈。

把自己收拾好,顾暖暖从吴佳佳的家里出来,决定去熊兴国家。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幸好当初赵西志想把她卖给熊兴国的时候,说起过熊兴国的家里的地址,不然她现在一准抓瞎。

熊兴国有钱,住在富人区。

顾暖暖踩着便民单车一路上,遇见不少开着豪车的人。

难怪富人区都没有地铁或者是公交车通往这里,这些有钱人出门根本就用不着那些。

还没到熊兴国家的时候,顾暖暖老远就听见一阵阵哀乐声。

走的近了,看见门口夹道摆着白色的花圈,不少穿着黑色衣服前来吊唁的男男女女往熊兴国家里走。

顾暖暖使劲拉了拉鸭舌帽的帽沿,下巴藏在高领毛衣里面,只露出小巧的鼻子在外面呼吸,才跟着吊唁的队伍玩里面走。

顾暖暖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路走进灵堂,耳边充斥着哭泣声还夹杂着一些很低的议论声。

离的太远,顾暖暖听不太真切,只是隐约听个大概是说熊兴国五十多岁,死的早留下孤儿寡母也就算了,还给家里人留下个抬不起头的名声……

顾暖暖想听的更清楚些,往那边挪了挪步子。

忽然从前面传来一道刺耳到尖酸刻薄的女声:

“你这个不要脸女表子居然还有脸来这里,要不是你熊兴国也不会死的那么早!”

顾暖暖吓地身子一抖,以为被发现了,看向说话的女人。

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一头黑发半掩面地披散在肩膀上,柔软的脸在黑色丧服下显得苍白如纸,楚楚可怜又说不出的优雅。

完全想不出刚才那句“不要脸女表子”是从她的嘴里的说出来的。

而她说的话,明显也不是对顾暖暖说的,因为她怨毒的目光刮着的人,不是顾暖暖而是熊兴国的前妻汤丽菊。

她是谁?

顾暖暖盯着三十多岁的女人看,莫名地觉得她的五官有些熟悉,好像和她认识的某人好像,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正狐疑着,汤丽菊开了口,“姜苗,到底谁是女表子?当年如果不是你这个小三,和你生的野种破坏我的家庭,我会和熊兴国离婚吗?居然还有脸骂我……”

姜苗!

呵呵,顾暖暖望着漂亮又优雅的女人,没想到她居然是熊兴国现任的妻子,熊家现在的女主人。

熊兴国明明家里有比他小了二十多岁的女人妻子,还想要包养比他小三十多岁的自己,真特么是个老渣男!

但是顾暖暖今天过来,可不是为了看熊兴国的两个女人撕逼的。

她趁着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姜苗,和汤丽菊两个人身上的时候,悄悄绕过灵堂,摸进一间房间。

运气不错,居然是熊兴国的书房。

顾暖暖开始四处搜寻起来,正找地起劲忽然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

她赶紧往躲进一个巨大的柜子里面,一进去身子就被有力的大手从后面搂住,嘴巴更是在她吓地要发出尖叫声前死死地蒙住。

“不要乱动,我不会伤害你。”

陌生的声音,带着男性荷尔蒙温热的气息一起撩拨进她的耳朵,惹的她一阵心慌意乱。

不等她想个明白,“咔哒”书房的门打开立即传来姜苗气愤的声音,“刚才你为什么拦着我?那个汤丽菊,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明明已经和熊兴国离婚了,也没给熊兴国生下一男半女,居然还有脸回来在灵堂上跟我撕,想争夺熊兴国留给我和儿子的遗产。”

“她以为她是谁?!”

姜苗越说越气,走到沙发一屁股坐下,“你倒好,不但不帮我,还要汤丽菊留下。你该不会是和汤丽菊,那个老娼妇有染吧?”

跟着她一起进来的男人连忙喊冤枉,“宝贝儿,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么?那个满脸横肉的汤丽菊,怎么能和你比,我又不眼瞎……”

躲在暗处的顾暖暖听见男人熟悉的声音,在看见男人熟悉的样貌后,震惊又气愤地全身发抖。

赵西志!

顾暖暖做梦也没想到,赵西志还有这么大的秘密。

眼前,赵西志已经拔光姜苗的黑色丧服,把她白花花的身子压倒在身下,不断地索取。

那画面,超级辣眼睛。

想熊兴国尸骨未寒,棺椁停在前面的灵堂,她老婆就在这里偷人――

呵呵,还真是报应。

只不过,顾暖暖一直和陌生男人身体紧贴着,明显随着眼前那两个人越来越辣眼睛的画面,男人的身体也变得越发滚烫。

顾暖暖动了动,想要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耳边却被男人轻咬了一口,“不要乱动,挑战我的极限。”该死的女人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乱动根本就是在玩火?

顾暖暖害怕地攥紧满是冷汗的拳头,恨不得转身一脚踢爆男人抵住她后面的硬热棒,让他断子绝孙。

上次是因为赵西志下药,她才会被深夜闯入的男人强要了第一次。

不,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再一次被强女干。

身后的男人如果敢对她做什么,就算被外面的赵西志,和姜苗发现她也会反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