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诱主》诱主林以沫 HE 诱主同志

更新时间:2019-09-01 12:12:26

《诱主》诱主林以沫 HE 诱主同志 连载中

《诱主》

来源:北京星空奇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者:糖衣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韩相,陈豹

独家完整版小说《诱主》是糖衣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相,陈豹,书中主要讲述了:走到一个包间门口的时候,我觉得里面的动静很不正常。凭我在这里做过事的经验,我知道里面肯定有男的在为难姑娘。在夜场做事的姑娘未必都是...展开

《诱主》免费试读

走到一个包间门口的时候,我觉得里面的动静很不正常。凭我在这里做过事的经验,我知道里面肯定有男的在为难姑娘。在夜场做事的姑娘未必都是出来卖的,有些也就是陪个酒唠个嗑或者像我当年一样卖艺不卖身。碰上刁难的客人非要拿钱逼姑娘出台,姑娘拒绝的话难免少不了一番羞辱刁难甚至动粗。

想到我之前被难为的事情,我有点替包房里面的姑娘忧心。

就抓住门口颤颤巍巍的服务生问:“里面什么情况?”

这个服务生面孔稚嫩,看起来年龄不大,应该是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他打着哆嗦说:“里、里面的客人在打包房公主,打了快半个小时了,没人赶去拦……这个公主快被打死了。”

“你们妈咪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妈咪不管吗?要是包房公主被打死了怎么办。”我着急的问。

服务生看我想插手,小心翼翼的把我拽到一边,告诉我:“妈咪早就躲到楼上去了,她说了,这里面的大爷我们都惹不起,听说是赌场豹哥的亲弟弟,打死个公主我们赔钱就能了事,可要是得罪了豹哥的弟弟,怕是牵连着我们会一起没命。这位小姐姐,我看你年龄也不大,还是不要管闲事了,没人敢管。”

“你们妈咪可是姓王,30多岁挺漂亮?”

服务生点点头,疑惑的问我:“小姐姐,你怎么知道?”

我把他推到电梯口按开电梯:“你也去楼上躲躲吧,你没看到我是和警察一起来的吗,我进去看看,他应该不敢拿我怎么样。妈咪要是问起来,就报林以沫的名字。”

我当年在世纪至尊虽然不卖身,但是好歹是陈伯一手捧起来的花魁,如今妈咪还是当年的妈咪,没少从我身上捞了抽成,现在我又有了韩相濡这层关系,她多少应该会卖我些面子。

把服务生支走后,我回到和我一起来的警察身边,指着包房的门说:“你去管管吧,要是出了人命又是一桩麻烦事。韩局长在这会客,要是姑娘被打死了,对他影响也不好,毕竟他在场,是吧?”

然后没等他点头答应,我就一脚跺开了包房的门。

里面的男人跟条发了疯的狗似的,掐住包房公主的脖子,使劲用膝盖一下一下顶她的肚子。那包房公主眼看着就跟蔫儿的茄子似的,身体轻飘飘的想摔倒,愣是被这男人禁锢着动不了,看起来真的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住手。”我冷冷的大声对他吼:“打女人算个什么爷们儿,陈豹知道你干这么丢人的事情吗。”

男人听到我的声音,把包房公主往地上一摔就抄起一个酒瓶向我走过来,那姑娘虚弱的咳嗽了几声,看着我说:“你别管我,快跑吧。没人救的了我。”

“警察同志,我要是在你面前出了事,难道你不怕韩局长拿你是问吗?你现在还不管,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回头,看着愣住门口的小警察。

此时门口已经聚集了一拨人在看热闹。

他听到我的话,终于反应过来,立马拔了枪冲进,指着男人的脑袋说:“把酒瓶放下,抱头蹲下。”

陈豹的弟弟看见警察和枪,只好悻悻的蹲下。小警察问我:“林小姐,你说怎么处理?”

“该怎么办案我不懂,不过把人打成这个样子,先铐起来不为过吧?”其实我看见这种打女人的男人就来气,觉得直接一个枪子毙了他也不解气。

这警察马上掏出手铐,把陈豹的弟弟双手从背后铐了起来。

陈豹弟弟一看我们来真的,马上叫嚣着骂起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一个小警察敢抓我是吧,信不信我让我哥哥弄死你。”

这说话的嚣张气焰,真是跟陈豹如出一辙。

我看看门外,对两个服务生招了招手:“进来,把姑娘抬头,叫个救护车送医院去。费用算在妈咪头上,就说是林以沫交代的。”

听到我的名字,陈豹的弟弟抬起头来,看着我不屑的骂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林以沫,你当年不过是陈伯手里的玩物,现在怎么连警察都敢指挥了?哦对了,听说你傍上了韩局长是吧!行,你牛叉!”

“你闭嘴!”

身旁的警察飞起一腿扫在他头上,他疼的不敢再骂我,但是一直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被他骂的也来气了,回瞪着他。

“林小姐,现在怎么处理?我把他带局子里去还是?”警察问我。

这时,小吴停好车追了上来,看我在包房里管闲事,赶紧跑到我身边问我有没有事。

我说我没事,不过陈豹的弟弟差点打死人怎么算。

小吴说既然陈豹的弟弟差点打死人,那就也把他打个半死好了。要是公办把他拷走,世纪至尊这边也难向陈豹的人交代。

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就告诉他们,把这男人狠狠打一顿,然后直接丢到陈豹的赌场门口,给他个教训。

然后这个警察就立马打电话,叫在会所门口警车里的另外两个警察上了楼,关起来门来按我的吩咐狂揍陈豹的弟弟。而我们三个没有多待,看了几眼后就往韩相濡的包间那边走了。

出门的时候,有一群好事的人还守在门外等着看里面的情况。见我出去,一个小姐模样穿着暴露的女人抠着指甲阴阳怪气的说:“哟,这不是陈伯当年那个干女儿吗,当年做到花魁的位置又走人了,妈咪留都留不住,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另外一个女人抽着女士烟朝我努努嘴:“她呀!你刚才没听到里面那位爷说吗,人家现在傍上了公安局局长,说话也硬气了,连这个帅气的警察哥哥都听他的话,把那位爷给办了。你说人家还能看得起咱们这风月场吗。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个不要脸的贱货,跟我们本质是一样的,都是靠男人。”

“哎呦哟,你可别这么说。傍了局长又能怎么样,要是正牌夫人出马,她指定躲在一边儿连个屁都不敢放,瞎得意什么。”那女人继续抠着指甲讽刺我。

我故意停下脚步细听,她们也没有避讳我的意思,另一个又说:“没准儿人家真有点本事呢!看长成这个样子就知道在床上多风..骚,把韩局长迷的七荤八素的。来咱们会所多少次了,连个陪酒的公主都没叫过,洁身自爱的跟个处男似的装纯情。”

我笑笑,看着小吴和那警察,问他们:“他们这么说我和韩局长,你们听不见吗。”

那警察走到这两个女人面前,晃晃手里的枪:“别听风就是雨,诽谤韩局长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有证据吗?小心我把你们一起拷回去!”

那俩女人吓得打了个哆嗦,抽烟的那个把半支烟往地上一丢,扭头就跑。

我没有再跟她们计较,三个人一起继续往前走。

到了一个包间门口,小吴说:“林小姐,就是这里了。”

那警察赶忙说:“林小姐,您进去以后,务必让韩局长早点出来。”

然后我伸手就要推门,小吴拽住我的胳膊交代我:“里面的人很刁难,您就说是夫人房地产公司负责公关的。韩局长让您来只是陪他聊天拖延一会儿时间,您注意自己的安全,万一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赶紧撤,知道吗。”

“到底是谁?”我皱着眉头问他。

韩相濡最近那么宠爱我,按理说这种场合不会舍得让我出来被人为难,可是今儿他请我过来,肯定事情不小。他把我推出来,难道是觉得我林以沫有些手段,搞定了刘诚然也能搞定其他的男人吗?

这个念头让我很是不爽,我看着小吴,问他:“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什么好女人?”

小吴被我问的愣住。

想来这话我问他也是白问,如果我是好女人,我怎么可能是世纪至尊曾经的花魁,如果我是好女人,怎么可能当韩相儒的情妇?可是就算他心里真的这么想,他也不敢实话实说。毕竟我是韩相濡掌心里的宝。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一边看不起我们这种女人,一边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倒不是怕我们,而是怕我们背后的男人。能包养情妇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贵,一般人都得罪不起。

而我,也越来越享受韩相濡带给我的一切,如果让我放弃这里的一切,过回原来那种生活,我未必能够适应。穷人活的再洁身自好,也一辈子享受不了韩相濡给我的种种。

尤其是刚才我亲手借着韩相濡的威风救下一个姑娘后,更加庆幸我是韩大局长的女人。

即便被两个小姐骂我是不要脸的贱货,那又怎么样。韩相濡把他的荣耀分给我一份,就足够让我也趾高气昂。

小吴看我情绪不高,支支吾吾的说:“林小姐,您问这话我听不懂。韩局长还在里面等您,您进去吧!”

“好。”我苦笑,推开了包房的门。

里面的灯光很弱,只有一个壁灯开着,可我还是很清楚的看到,和韩相濡面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是,司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