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男宅女》妖男舞团资料 女王受 妖男宅女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8-29 18:14:33

《妖男宅女》妖男舞团资料 女王受 妖男宅女全文免费阅读 已完结

《妖男宅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青翼追光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白吉,杨墨

独家完整版小说《妖男宅女》是青翼追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吉,杨墨,书中主要讲述了: 慌忙提了裤子转身,只见一男一女正望着他们,穿儒衫的憋笑得满面通红,白衣女铁青着脸。 这两人正是刚才楼上看戏人,一路跟着赤宵剑气而...展开

《妖男宅女》免费试读

慌忙提了裤子转身,只见一男一女正望着他们,穿儒衫的憋笑得满面通红,白衣女铁青着脸。

这两人正是刚才楼上看戏人,一路跟着赤宵剑气而来,见着那孩子面容俊美,气质不凡,有一种似男似女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么短的时间内飞奔这么远,却不急不喘,均是暗自心惊,以为是什么世外高手,或者闭关高人的徒弟,已是暗下决心,只可智取,不可力夺。

直到见那孩子毫无目地的乱跑,突然钻进草丛里,手按裤带,他们以为是解手,不想却见到他脱裤穿裤半天,那儒衫男实在忍不住,出声笑语引起那人注意。

双方互相瞪着,气氛异常尴尬,杨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白吉却一付大义凛然的模样,在她看来,当然是**的不对!

此时他们双手还牢牢扯在裤腰带上,表情古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白吉乘机暗道:『杨大,靠你了。』

『喂!你这女人怎么能这样!』

『不是你刚才嚷着要控制权的么?我给你你又不要,你这男人真难侍侯,谁嫁你谁倒霉。』

『你胡说什么,谁娶你这种女人谁倒霉才对!』

白吉想到前面被拒的三十七次告白,勃然大怒:『你个死杨墨你不要得寸进尺!行,你不要这身体,给我!』

杨墨毫不犹豫的交出身体控制权,想着看白吉出丑,他刚才在酒楼上被叫作野孩子,恼火的很,不想她一开口,便让他愣住了。

“敢问两位,今天是什么年月了?”

白衣女与儒衫男面面相觑,女子答道:“贞观元年,七月十一。”

“可是李……”本意是想确认一下所处朝代,可是她猛的省起古代避尊者讳,只好硬生生改口,“……家天下?”

说完后,还是心中打鼓,就怕这两人是什么跟朝廷有关的,突然来个“你敢对朝廷不敬,大胆”,又开始追杀逃亡,那她在杨墨面前不是大大落了面子?

幸好两人并未察觉,只是有些奇怪听了年号为何还特别问下,白衣女点点头道:“小姐……小兄弟……呃……”

“在下是……小女子。”

说完这句别别扭扭的话,白吉就听见杨墨在脑中一阵闷笑,眼前男子嘴角又有裂开趋势,女子则面容扭曲的道:“嗯,这位……姑娘,我途经此地,见你一人在这荒郊野外,可是遇上了什么事?”

白吉尚未答话,杨墨已抢先道:“没什么事。”听了这话,白吉立刻在心中大骂:『你不是说把身体给我控制的吗?干什么私自说话!?』

『这些人怎么能信?明显是跟刚才那帮追杀我们的人一样目的。』

『你怎么知道?』

白吉盯着两人看了半天,也未看出什么端倪来,杨墨经过刚才种种事情,此时才慢慢冷静下来,头脑了跟着活络起来,道:『你闻这两人身上味道,是不是有丝酒气?除了是从扬州城来,还会有别的解释?』

鼻子用力嗅了两下,果然有一丝酒味,看着他们身后的马,骑马都没吹散酒味,除了最近的扬州城来,也确实无他解释,白吉有些头疼的看着两人背后长剑,困难的咽了唾沫:『杨墨,你说要真打起来,我们能打过他们么?』

杨墨也开始紧张,这可不是街头打架,搞不好直接就被抛尸荒野,死了又死就太惨了:『打不过吧,你学过什么武功没?』

『我学过瑜珈……你呢?』

『我练过拳击……』

两人一阵郁闷,突见白衣女子往前迈了一步,紧张的白吉立刻握着赤宵叫道:“别过来!”

白衣女子一愣,漾开个微笑:“姑娘不必紧张,我没有恶意。”

“你根本也是从扬州城来,何必说什么路过?我看还是冲着我手里这玩意儿来的吧?”

白吉的话让对面两人同时心中一凛,却不知是哪里露了破绽,儒衫男哈哈一笑,往白吉走去,一边道:“姑娘,明人不说暗话,我们确实从扬州城而来,也确是冲着你手里的玩意儿去的,可是,我们和刚才的人可不同。”

“如何不同?”

白吉见得他往前走,不自觉的往后退,退了几步背后抵上树木——已是无路可退!男子笑了笑,道:“他们是豪夺,我们是巧取。”

『还真会说话……』

白吉听到杨墨脑中说出来的话,阴冷的语气让她也打了个哆嗦,还不知道这位爷生前是干什么的,也许正是个打家劫舍的主儿?

“我呸!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抢东西!?”

女子娇笑如丝:“这可不是我说的,是这位说的,我就做个作壁上观的过客,可没我什么事。”

说完,还退了一步,站在一旁,眼中透着兴味的目光,似要看白吉如何应对,眼见着儒衫男笑吟吟一步步逼近,白吉的心脏也不争气的跟着狂跳起来,惹的杨墨一阵烦燥。

『你能不能冷静点?冷静不下来就把身体给我用。』

白吉吐了几口气,应道:『等我不行了你再上。』

『你可小心点,弄伤了身体你痛我也痛。』听到这句,白吉明显想歪了,脸颊飞霞,杨墨察觉脸上一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都说男人是色狼,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说什么?你这沙猪!』

『你每次说的沙猪到底什么意思?』

白吉哼了声,答道:『沙文主义大男人。』

『就是英雄丈夫?』

她更不屑:『英雄不代表就要狂野,温柔未必不丈夫!你懂个屁!』

『你这女人……』

两人这边脑中斗着嘴,倒忘了眼前步步紧逼的男子,他看得这孩子眼神飘忽,神游太虚,无声无息的走过去,都站得前面了,对方还是毫无反应,不由的心中奇怪,试着慢慢伸手过去,直到手指触着赤宵剑柄,仍是没有受到攻击。

难道是吓傻了不成?这倒便宜小爷了。

他暗笑一声,正准备抢夺胜利果实,不想白吉敏锐的感觉到皮肤上触感,眼神一转,见着眼前大活人,立刻尖叫出声,反射Xing的向前递剑,非人躯体力量迅速不比常人,男子躲闪不及,眼睁睁的就看着那森寒剑锋递进了腹部,那刃锋利非常,斜切了进去,一时半会间竟是滴血未见,女子站他身后,看着姿势不对,等发觉诡异时赶上前来,只能看着男子轰然倒下。

杨墨感觉到白吉的手——或者说他自己的手在颤抖——前世不用说杀人,连家禽都没杀过的她,想到刚才切进人体中的钝感,再看着雪白刀锋上染着的鲜红血液,一滴滴落下,顺着刀柄淌到手腕上,竟是骇住,再看着那男子死不瞑目的双眼,猛觉得胃中一阵翻搅,转身抱着树干就吐了出来,直呕的胆汁也出来了。

身为男子,杨墨的感受却也比白吉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他也是个人,法治社会薰陶了那么多年,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不说五好少年,至少也是三好青年,杀人这种事不是谁都能做的,一边在心中不断反复催眠自己,一边接收了身体的控制权。

再说那女子见得同伴倒下,心中已是震惊,这人认识数年,功力她很清楚,能在一个照面间便被开膛破肚,这孩子的武功可说是深不可测,但是杀完人后即脸色苍白,不断颤抖,可能是个刚出师门的雏儿,甚至可能是偷跑师门的孩子,此时不利用更待何时?

想到这儿,她便堆出惊慌的神情叫道:“唉呀,你这孩子,怎么把他杀了?他也没有恶意,你怎可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杀人?”

杨墨虽知她是拿话呛着,却也找不出反驳的话,人是白吉杀的,可惜在这里,白吉就是他,他就是白吉,二魂一体,比双胞胎还双胞胎。

“你们本来就是不怀好意!还装什么纯!?”

女子脸上一寒:“我们可没有做任何不好的事哦!你可不能胡言乱语,从见面到现在,我们可曾做过恶行?”

杨墨说不出话来,转身欲走,刚一转身,脖子上便多了一把利刃,女子娇声从背后传来:“杀了人就想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