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免费 同人女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1-03-23 00:02:20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免费 同人女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下克上 连载中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

来源:作者:江岩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李二,鞠眉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是江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精彩章节节选: 花朩蕾客气的接过来,礼貌的回道:“鞠妹妹言重了,...展开

《第一商女:休夫排排站》免费试读

花朩蕾客气的接过来,礼貌的回道:“鞠妹妹言重了,让我看也是鉴赏,那里论的到我点评?”

说话间有意无意的向李二处瞥了一眼,他正自信满满的看着花朩蕾,好似这诗是他作的一般,花朩蕾心底不觉好笑。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郎有情妹无意的怨偶,而他却如此不自知。

抖平了手上的宣纸,上面三个大字便映入了花朩蕾的眼帘:(江边柳)

字写的小巧秀气,且圆润无滞,是难得的好字,再往下看:

袅袅古堤边,青青一树烟。

若为丝不断,留取系郎船。

意境虽略显小家一点,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首难得的好诗,由衷的赞叹道:“从诗词中可以看出,鞠妹妹不仅没有折柳赠别,倒希望柳丝绵绵不断,以便把情人的船儿系住,永不分离。无法说清那人手中那青青的柳枝何时枯槁,但折柳这个动作却一年一度地重复着。最后升华为一种优雅的伤怀之美,升华为我们审美传统中的一个典型意象。”

把诗纸轻放到了石案上,执起鞠眉秀的手道:“姐姐我实在是警佩妹妹,这种敢爱敢恨的精神,只是不知那位儿郎竞如此不知惜。”

鞠眉秀羞涩的底下头,“让姐姐见笑了!”

花朩蕾却抬起了头,带着探究,看向了那个李二,而李二,则面带伤感的看着鞠眉秀,怎么样的情会让这个李二明知鞠眉秀无心,还舍弃不下?

李二,感受到了花朩蕾看过来的眼神,回看了她一眼,以往只听说花将军之女才德皆出色,今日来来,不光是才德,智谋定也了得,因为不管何时,她看过来的眼神总是带一丝深意。

现在,李二就从花朩蕾的眼眸里读出了一丝警告的意味,她似乎是在告诉他:第一,她早已看出了自己于鞠眉秀之间的恩怨纠葛;二来,她作词,鞠眉秀则作诗,在这层上她已回击了自己对她的挑衅。

花朩蕾在李二转过头来的一瞬间,在他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丝未来的及掩饰失意,虽后李二警告意味十足的深瞅了她一眼。花朩蕾知道,这是一种男人被人刺探到隐私后,为驳回颜面的一种举措。

花朩蕾笑了笑,不再与他计较。只是,今日既是以诗会友,她岂会如此轻意的就放过他。

“李公子也来作一首吧,今天既然是以诗会友,大家又相识一场,全当是让妹妹们开眼界了!”

花朩蕾心想:就许你来将我吗?我现在便反过来将你一军。

“哈哈哈!”李二爽朗的大笑了几声,“果不愧是将门相后,两位小姐都是人中龙凤,我李某人就不献丑了!”

说的到是冠冕堂皇,花朩蕾正待发难,柳衣白却走了上来。

“蕾蕾原来躲到这里了,让我好找啊!”

“表哥!”花朩蕾娇呼一声,跑了过去,挽住柳衣白的手臂,殷勤的说道:“快来认识一下我的新朋友吧!”

将柳衣白拉到了鞠眉秀和李二身前,还未等花眉秀出口介绍,柳衣白便俯下身,作了一揖,“见过鞠小姐,楚世子!”

“楚世子?”花朩雷想过李二是化名,却没想过竟全是皇家中人。

抬头看了那李二一眼,他正满眼带笑的跟柳衣白寒暄,一点也没有尴尬或不适,心中不免低估了一句:脸皮真是厚的可以。

反道鞠眉秀不好意思的向花朩蕾点了一下头,花朩蕾回了她一笑,示意了然。

“唠叨二位了,实在是姨夫不放心表妹,出门时再三叮嘱在下,早些带表妹回家,失礼了!”柳衣白又是深深一揖。

我却看不惯了,上前一步,“李公子,出门在外,用化名也属不得已,今日既然与表哥是旧识,何不妨跟小女介绍一下?”

李二愣了一下神,他没料到花朩蕾会如此难缠。

“让花小姐见笑了,在下楚漓,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说着便向花朩蕾点了一下头,示意礼到。

花朩蕾虽深居内室,但皇家的人还是听说过的,楚漓,当今皇叔汝南王楚湘盂的次子,好个李二,李乃漓的谐音,排行老二,所以自称李二,想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思之细密了。

“大家本就萍水相逢,也没什么。”花朩蕾对皇家从来都没什么好印象,也不想有什么瓜葛,所以刻意加重了萍水相逢四个字。

转过身来,拉起鞠眉秀的手,“好妹妹,我今日先回了,若妹妹闲来无事,可到府上来寻我坐坐,我于妹妹甚是投缘。”

鞠眉秀的为人花朩蕾不甚了解,但从今天相处的种种,花朩蕾觉得她应该只是闺中女孩的心思,还未曾沾染她父亲鞠丞相的跋扈性格,花朩蕾的父亲在朝堂上与鞠丞相虽不是密交,但也不是政敌,所以,她跟鞠眉秀之间自然也不能太过生疏了。

鞠眉秀,回握住了花朩蕾的手道:“今日就不送姐姐了,他日得空了,自会到府上去唠叨姐姐。”

“好,就此别过了!”

临行,又朝刚刚那抺暗红身影处瞥了一眼,空无一人,花朩蕾的心,没来由的低落了下来。

临行,又朝刚刚那抺暗红身影处瞥了一眼,空无一人,花朩蕾的心,没来由的低落一下来。

坐在晃晃荡荡的车里,花朩蕾回想着刚刚那一瞥,想来想去却发现,她只记住了那暗红色的身影和黝黑深邃的双眸,别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不知道他的鼻、他的唇、他的脸究竟长的什么样,她的印象一片模糊。

“表哥,今天你可曾见到过一个身穿暗红色外袍的男子?”

也许,柳衣白知道他是谁。

“暗红色?”柳衣白边重复、边思考,“没有,今天大多都穿浅色的衣服,很少有穿深色衣服的人,暗红色就更没有了。”

柳衣白哥说的很肯定,花朩蕾的心却更低落了。

尽管只有一瞥,花朩蕾知道,那绝不是幻觉,那深如一潭秋水的眼眸,怎么可能是幻觉呢?她明明如此真切的感知到了他的注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