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良田秀舍》良田高拍仪官网 别扭受 良田秀舍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11 05:03:46

《良田秀舍》良田高拍仪官网 别扭受 良田秀舍精彩阅读 连载中

《良田秀舍》

来源:作者:郁桢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韩露,明霞

经典小说《良田秀舍》由郁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露,明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自从麦子下了地,冬日里的农活就少了下来。...展开

《良田秀舍》免费试读

自从麦子下了地,冬日里的农活就少了下来。

项永柱在村头的烧瓦窑的地方卖点苦力,也能挣两个糊口的钱。白氏带着一双女儿照顾着家里,翠枝在家养胎,倒还算相安无事。不过每日照顾家里一头黄牛的事,自然就落到了青竹身上,放牛,割草料的事自然也是她全包了。

午后,天气有些阴沉沉的,不知晚上是要下雨还是要下雪。白氏和青竹说:“你去割些草回来吧,要是赶上下几天雨,只怕那些草料还不够。”

青竹二话不说,便背起了竹篓,带上了镰刀,说了句我出去了,便走了。对于青竹最近的异常听话,白氏确实挑不出什么刺儿来,若说拿青竹当自家的媳妇,白氏心里还是有些不甘愿。

明Chun和明霞在屋里不知为个什么,又争吵了起来。白氏连忙踢开了那扇门,见姐妹俩争得面红耳赤,白氏训斥道:“你们还只是淘气吧。”又对明Chun说:“都有了婆婆家,是大姑娘了还跟着明霞一道胡闹,家里的活一大堆,也不知道去寻了事做。”

明Chun被母亲训斥显得有些羞怯,两颊带赤的望着母亲。明霞则在一旁说:“娘,你就让大姐陪我玩会儿吧。什么事你让青竹去做不就好了么。”

“你们就懒吧,迟早嫁了人,婆家的人嫌弃,我可管不着。”白氏扔下这句话后气腾腾的便走开了。

明霞拉了拉明Chun的衣裳,笑说道:“大姐,别听娘念叨,刚才那话你再学给我听听,可真有意思。”

明Chun推开了明霞的手,并不怎么理会,连忙跟上了白氏,急忙道:“有什么要帮忙的,娘说一声就好。”

青竹背了竹篓出了家门,由于是寒冬季节,青草有限,寻了半日也只有不到半篓的样子。青竹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住在他们后面院子的章家小媳妇,韩露走了来,这位小媳妇和青竹差不多的命运,同样是童养媳。不过看上去身子似乎比青竹要结实一些。

韩露见着了青竹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来:“项姐姐。”

青竹见过这个小女孩两次,倒有些印象,连忙招呼道:“章家妹妹也出来割草吗?”

韩露伸伸懒腰说:“可不是,这样的季节还真不好干活呀。外面风大,才吹了一会儿就觉得受不了。对了,我听说项姐姐受了伤,可都好呢?”

青竹将刘海掀开给韩露看,韩露见青竹额上的疤痕赫然吓了一跳,忙道:“一定流了不少的血吧。”

“还好,也不疼了。”

韩露心疼说:“可别破了相。”

青竹并不怎么在意:“应该没那么严重。”

“我还以为项姐姐回娘家去呢,不过你们项家也着实手狠了些。那个小丫头还欺负你吗?”韩露记得项家的小丫头不讨人喜欢,最是个惹事的人。

青竹自嘲道:“自从留下了这个口子,倒像是枚勋章,现在连话也不敢和我说了。”

韩露赞许道:“我倒佩服项姐姐的这份勇气。不过我们做小媳妇的,命运都差不多。熬过这几年,可能也就要好些了。”

青竹感同身受,又对韩露一笑:“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便是这个道理了。我姓夏,叫夏青竹。章家妹妹称我青竹便是。”

韩露也赶着自报家门:“娘家姓韩,正好是寒露那天出生的,所以小名就是韩露二字。不过自从到了章家以后,没有人这么喊过我呢。”

韩露与青竹命运相当,她的小丈夫章谷雨到底也不算个什么出色的人,比韩露略大一点,成天脏兮兮的,什么事也不做。脾气又暴躁。青竹这才知道自己的命运比起韩露来,似乎要稍微好一些。虽然不知未来怎样,但项少南还算个上进的人,也肯读书,说不定还真有光耀门楣的那一天。

“我想着到了Chun天暖和了,青草也多了,便去买几只兔子来养。”韩露谋划着。

青竹听了韩露的话,顿时豁然开朗,是了,她也可以从养兔子开始,得加紧攒钱了,因此连忙和韩露道:“韩妹妹要买兔子的话,记得和我说一声。我正愁养点什么,或是做点什么。幸亏韩妹妹这话提醒了我。”

韩露笑道:“这个容易。再说我也还没本钱,还不知道这笔钱何处去筹。”

青竹心想自己那二十几文钱,还是青梅姐姐偷偷塞给自己的。再也没有多余的部分,若是能稍微活动一点,她便借钱给韩露了。

姐妹俩是同时回家的,回去的时候两人的背篓里已经有大半的草了。

才回到家,就立马下起雨来。青竹庆幸自己没有被淋湿,赶着收拾了一回,想着再歇一会儿,又该忙碌了。忙忙的倒了水来喝,还没递到嘴边,白氏走了来。

“这雨一时半会儿的像是停不下来,正好你在家,去给少南送伞吧。”说着便将一柄黑漆漆的伞递给了青竹,又给了青竹一领蓑衣。青竹接过了,想到大伯永柱还在窑上呢,便问:“大伯哪里要不要去送?”

“我已经让明Chun去了,你快去吧。别让他又淋一身的雨回来。这孩子本来就弱,可受不得什么寒气。”白氏的言语中全是对小儿子的关爱。

青竹只好换了双木底的鞋子,不那么容易被雨水淋透。撑了伞便去项少南的学堂。

少南坐在学堂里,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正愁如何回家去。同窗的好友左森走了来摸了摸少南的头,取笑道:“少南,你快看,你媳妇来接你回去了。”

自己有个童养媳,这对少南来说是件心病。因此听见媳妇两个字就浑身不自在,红了透了脸,正要辩驳时,却见青竹正站在门口,正朝自己这里张望呢。

少南在同窗们才嘲笑中,匆匆收拾好了书袋子,急忙逃离了这里,背后引来一阵的哄堂大笑。

青竹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少南连招呼和不和她打,只得拿了伞,匆匆跟上去。心想要真是将白氏的宝贝儿子给淋坏了,到头来受苦的还是自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