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钻石悍少的闲妻》钻石悍少的闲妻 逐云之巅下载 全文无弹窗阅读 钻石悍少的闲妻18禁

更新时间:2021-01-08 00:03:07

《钻石悍少的闲妻》钻石悍少的闲妻 逐云之巅下载 全文无弹窗阅读 钻石悍少的闲妻18禁 连载中

《钻石悍少的闲妻》

来源:作者:逐云之巅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那一双,那只手

火爆新书《钻石悍少的闲妻》是逐云之巅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那一双,那只手,书中主要讲述了: Z市是一个傍水依山的美丽城市,一条奔腾气势宏伟的大...展开

《钻石悍少的闲妻》免费试读

Z市是一个傍水依山的美丽城市,一条奔腾气势宏伟的大江将城市分成了两半,横跨在城市中央,像一条腾云驾雾的飞龙,这座大江上,建有很多座高大雄伟的桥,形状不一,有弯弯的拱桥,当然也有用绳索吊着的巨大吊桥,桥建成年代也不一,有些是刚刚建成的,当然也有些是年代久远的。

就像眼前的这座桥一样,那是一座石拱桥,很大很大的石拱桥,雕着游龙吐珠的扶栏已经很陈旧,整个桥身带着从远古走来般的沧桑,那微微褪了色的扶栏,就是记录了它经历过无数风吹雨打的见证。

什么是桥?有人说,那是让人从这头走向那头最便捷的通道,也有人说,那是穷途末路时的最后一道美丽的风景。

可是,真的是这样么?也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也许,你认为它是什么,它便是什么吧!

夜色苍茫,雨下得并不大,人在雨里站了很久,也才是微微浸湿了肩头。

一辆军用吉普车缓缓地朝桥头这边驶了过来,车速不大,很慢,忽然,车子就在离桥头不远处停了下来,后面还跟着另一辆吉普车,也跟着前方的车子停了下来。

“参谋长!”只见车前很快的走下一个精神抖擞的年轻军官,一身崭新笔直的绿色军装,在那微弱的路灯光下,显得分外的耀眼,踏着健稳的步伐,来到车后座,将后车门打开,恭敬的对里面的人喊了一声。

很快,后车座上走下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一身整洁的,帅得掉渣的绿色军装,肩上简单的披着一件军外套,头上带着一顶威武得呱呱叫的军帽,脚上是一双油亮油亮的军靴。

乍一看,男子有一米八几的个头,军帽下面,是一张刚毅冷峻而不失帅气的脸,带着几分的刚断果决,浓浓的墨眉,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锐利沉稳,从容不迫,仿佛那搏击长空的雄鹰,泛着幽深的光芒,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修长的手指,已经被那一双白色手套遮住了,古铜色的皮肤,应着昏黄的街灯,显得无限的迷人,颀长而有魄力的身材,无不彰显着他那一身淡定沉稳,更有他那一身的正义与执着!

那名男子缓缓的从车上下来,抬起尊贵的头颅,刚毅的眼神往前方的石拱桥望了去,然后很快就收回了视线,抬起脚步,阔步的往前走了去,前面开车门的那位军官立刻跟了上去,从后面的车子下来的另外两名士兵也紧随其身后。

男子走到了桥中央,乍然收住脚步,黑眸灿灿,望向了那波光粼粼,忽闪忽暗的江水。

“参谋长!您在看啥啊?这大雨夜的,天还那么冷,而且您还没吃饭呢!”那名军官顺着那名男子的视线,伸长脖子,踮起脚尖,往桥下望啊望,除了那一江涓涓东流的水,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男子幽然收回眼神,定定的望着那名军官一眼,低沉有力,带着一份雅致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孟。”

“是!”那名军官立刻立正敬礼!

“我们上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了?”男子低沉问道。

“报告参谋长!是去年五月初五,正好是端午节!回答完毕!”那名军官回完话,才放下敬礼的那只手。

男子黑眸一闪,又望向那一江微微起伏的江水,沉声道,“那我们也将近一年没有回来了。”

“报告参谋长,我们已经三百一十七天没有回来了!”那名军官记得很清楚。

男子没有再说话,深深的望着江水,静静的观看着两岸倒影在水里的五光十色的灯光,当然还有天际那抹淡淡的孤月,还真难得,这细雨纷飞的夜晚,竟然还可以看到这样苍茫的月光。

也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这时候,路上的行人很少,偶尔才会匆匆走过那么一两个,都是小跑着擦肩而过的,也来不及注意到桥边站着这么几个人。

‘呯呯’,忽然,前方传来了一阵呯呯的东西倒地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声道歉声急切的响起。

男子幽然抬起眸子,往桥的对面望了去,只见桥墩角边的地上倒着一个画架,地上还散落着几张白纸,还有一张应该还没有画完的画,看不清画上的东西,只是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那上面沾上了一些零零星星的污迹,孤零零的躺在那潮湿的地面上,当然,那幅画的旁边,还掉着两支铅笔还有一个黑色的背包。

一个人拼命的在那里低头道歉着,而他的对面正直直的站着一个女子,男子目光上移,想看清那个女子的模样……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

一身绯红色的风衣,乌丽顺滑如黑色的绸缎一般美丽的黑发尽数散落在肩头,长长的,铺满了肩头,遮住了那狭窄的后背,一张淡漠如风的脸,洁白无瑕,高雅之中带着一股沧桑,冷漠之中带着一股傲然,美丽如那摇曳在凛冽的寒风里那迎雪绽放的寒梅,漠然的星眸泛着琉璃般动人的幽光,却不带有一丝温度,绯红色的风衣,一直长至膝盖,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靴子,靴子的跟,是平底的,鞋面上已经占有一层薄薄的微尘,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擦掉吧。

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没错,但,让战北城心头感到略微惊讶的,并不是女子的样貌,而是因为女子那两弯细细柳眉里所夹着的那一股若有若无的忧伤,虽然很浅淡,很浅淡,但他依然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她看上去应该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但全身充斥着的那股沧桑的淡漠,却仿佛从千年万年般走过来一样,依然凛冽的寒风拂过发梢,任谁都能看出,此刻的她,周身都在萦绕着一阵风尘仆仆的苍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