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贤妻良妇gl GC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HE

更新时间:2021-01-05 20:05:58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贤妻良妇gl GC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HE 连载中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

来源:作者:兰妮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梅兰,绍平

主角叫梅兰,绍平的小说是《贤妻贤妇:与君同塌》,它的作者是兰妮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欧怡悦紧紧的攥紧自己的手,扯下压在手上的凤冠,从...展开

《贤妻贤妇:与君同塌》免费试读

欧怡悦紧紧的攥紧自己的手,扯下压在手上的凤冠,从地上慢慢的站起身来,踏着婚礼进行曲的节拍,一步一步走向前,把目光盯在了蜡台上燃烧的蜡烛,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抓住蜡台不顾一切的刺向那个羞辱她,曾经发誓只爱她的人。

“啊……”当一声惨叫划破教堂的气氛,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人,众人们更是惊惶失措的来回跑动着,刚刚那个说有他身孕的女人则是窝进了康德的怀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众人的样子,再看看那个倒在地上,不在挣扎的坏男人儿,欧怡悦露出了发疯似的笑声,而她由于所受刺激太大,喷血而出,身子慢慢的倒下,母亲那担心的眼神,疯狂的呐喊也渐渐的模糊,声音渐渐的远去。

痛,全身的痛令欧怡悦咬着牙,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琳喜,琳喜,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刚刚吓死我啦。”没等她反映过来,自己已经被一个人紧紧的抱住,还是一个女人,带着哭声的。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这陌生的人,尤其被那女人哭笑不得的声音骚扰着,令她不禁的全身麻痒起来,在陌生感的驱使下,她不自觉的想推开那个紧紧搂着她的身体的人儿,可无奈身子不听话,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推开她。

“哈提,哈提……”算是老天帮她,让她舒舒服服的打了个喷嚏。

“琳喜,你怎么了,要不要找大夫啊?你看我,你看我一时高兴的差点忘了,你刚醒过来,我,我不应该这么激动的。”于是松开她的手,双手扶住怡悦的肩,担心的道出一串话来。

她揉了揉自己刚刚打过喷嚏的鼻子,松了口气,抬起头,欧怡悦才看清了眼前的人,眼前这个刚刚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穿着一身碎花的衣服,梳着两个小辫子,精巧的盘在头上,细小而精致的脸上还淌着二串泪水,不难发现她刚刚是大哭过的,不过这,这身打扮也有点太古老了吧,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欧怡悦不禁的敲了敲自己的头,告诉自己是错觉,二十一世纪是不会有人穿这样的衣服的。

“琳喜,你是不是还不舒服啊,你可不要再吓我啦。”小姑娘抓住欧怡悦的手,担心的问道。

“姑娘,你在叫我吗?我们有认识吗?”挣脱开自己的手,欧怡悦挤出一抹笑容,小心的问道。在她的印象里好像不认识这个小姑娘,她一定是认错人了,她是欧怡悦,根本就不是她刚刚叫的什么琳喜。

“琳喜,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怎么可能不认识,我是梅兰,我们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好姐妹,我们都是去年才到贾府来做丫鬟的。”叫梅兰的这个小姑娘睁大眼睛盯着欧怡悦急急的说道。

“琳喜?我叫琳喜?”听着小姑娘的述说,欧怡悦用手反指着自己怀疑的问道。

没有回答她的话,梅兰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叫琳喜,我不是什么琳喜,我叫做欧怡悦才对。

没错,我叫欧怡悦才对,而我也快要结婚了,根本不是什么琳喜!想到结婚,怡悦的脑海里不禁的闪出那一幕,教堂里,她穿着妈妈精心给她准备的那套凤冠霞帔在焦急的等待着绍平,在她好不容易等到绍平时,康然同时出现了,绍平竟然对着前来参加他们婚礼的来宾,羞辱她,更是辱骂她们母女,她的解释换回来的只是更多的羞辱,亲友们的指责,而她成了莫名其妙的第三者,大怒之下,她抓起教堂的蜡台亲手杀死了那个忘恩负义,玩弄她,羞辱她的男人,而她也在解恨时大笑吐血而倒在地上。画面在此时变得空白起来,而她的头却忽的疼痛起来,她用手抱住自己的头,痛苦的在床上打着滚。

“琳喜,琳喜,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唤做梅兰的女孩跪坐在床边,用力的抱住她,担心的喊叫着。

疼痛慢慢地消失,而她平躲在床上,苍白的脸上冒着冷汗挤出一抹痛苦的笑容。

“醒了?”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是的,老爷。”听到声音,梅兰的身子不禁地颤抖起来,她快速地退了几步站在一边,手放在前面,毕恭毕敬的说道。

顺着声音的来源,欧怡悦看清来人,大约四五十岁,中等略胖的身材,身后还跟着一个年龄不差多少的人,只是微躬着腰,一幅讨好人的样子,但是看见两人穿着的衣服,欧怡悦不禁的皱起了眉头,他们的衣服怎么有种演电视穿的道具的感觉,想到这里,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她不禁的打量起四周来,统一的木质家具,看起来很有历史的样子,而她躺的床根本就不是床,而是硬硬的土炕,看起来是属于简朴型的装扮。

传说中的穿越时空是她唯一想到的,难道她穿越了,想到这里,欧怡悦不禁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那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收回四处打量的眼神,欧怡悦盯着刚进来那个有着威严的中年人问道。

“琳喜,你……”在她发出声音的同时,梅兰小声的止住她,低着头胆怯的叫了声,用力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是那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无视梅兰那害怕的样子,欧怡悦把头再次转过来盯着眼前的人问道。

“大胆丫头,竟然没大没小的,敢直接问老爷话。”没有等那位中年人说话,身后那个畏缩的人抢先开口了,他用手指着怡悦怒叫起来。

“老爷,对不起,琳喜她,琳喜她刚刚醒过来,请你饶了她吧。”站在一旁的梅兰扑的跪倒在地上,咚咚的嗑着响头,求饶的请求道。

“好了,管家,不要计较那么多了,给她几天养好身子,到时我自有安排。”中年人只是看了她一眼,交待道,转身离去。

“给我注意着点。”被称做管家的人瞪了她们一眼,转身快速的跟着中年人离开。

“琳喜,你没事吧。”梅兰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松了口气坐在坑边问道。

没有回答她的话,欧怡悦只是点了点头,告诉她自己没事,只是一眼好奇的看着她。

“刚刚那位是老爷,怒斥你的那个是管家,而我们两人是府上的丫鬟,其实老爷是不会来看我们这些下人的,而且老爷还是一个特抠门的人,要不是为了小姐一辈子的婚事,他才不会又请大夫,又亲自来看你的。”梅兰抱怨的说道。

“小姐的婚事?看我?”欧怡悦大约明白了她的意思,刚刚那个人是个老爷,只是跟她欧怡悦又有什么关系?

“琳喜,你真的不记得了,老爷要你替小姐出嫁,你才会跳河**的。”看着欧怡悦那一脸无辜的样子,梅兰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下来,无奈的问道。

“替小姐出嫁?”看到这个惊讶的答案,欧怡悦越来越搞不懂了,她是穿越时空了没有,现在还不清楚。但也不至于倒霉地要替人出嫁吧。

日子在她养伤的情况下过了几天,在这几天里,她算是搞清楚了,她是真的穿越了时空,最让她不敢相信的是现在的身子竟然还是她以前的身子,照着那看不清晰的铜镜,她还是一样的靓丽,只是身子有点虚弱,美丽的脸上显得有点苍白。

配上这身逊色的衣服,虽然很有怀旧的感觉,看着铜镜里的身影仿佛是在看几世以前的自己,原来在这个时代,她叫做琳喜,今年只有十六岁,兄妹三个,家里以前也算富裕人间,而她也是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可惜在几年前,家业败落,父亲承受不了打击离开了人世,从来不曾见过世面的母亲带着他们姐弟三人回到了乡下,她是家里的长女,本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为了补贴家用,她推掉了所有媒婆,跟梅兰在去年一齐到贾府为奴。

不过这一切都是梅兰给她说的,至于什么替小姐出嫁她问过梅兰几次,每次都被她找借口溜开了。

虽然梅兰没有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隐约中她能感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好事的话,她就不会**,不对,不是她,应该是这个身子以前的她,那个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自己。

“琳喜,今天好点了吗?”时间大约过了中午,拖盘里端着丰盛的饭菜,在她身边放下,坐下,小声的问道。

“嗯,好多了。”睁开眯着的双眼,欧怡悦对她露出一抹笑容,微笑着说道。

“那就好,快点吃吧,这是老爷特地吩咐厨房为你准备的。”看着身边的饭菜,梅兰咽了口口水,示意她快点吃。

“一块吃吧。”梅兰的动作没有逃过欧怡悦的眼睛,起身,对着露出羡慕眼神的梅兰说道。

“你吃吧,我刚刚已经吃过了。”像是被揭穿了自己不可见人的秘密,梅兰站起身来,退后几步,急急的解释道,这可是老爷特别吩咐厨房,虽然看起来很好吃的,可琳喜的身子还在恢复中,她最需要的就是补一下,她绝不能吃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