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山箫声后》乱后江山悲庾信 精彩阅读 江山箫声后801

更新时间:2020-08-20 00:05:47

《江山箫声后》乱后江山悲庾信 精彩阅读 江山箫声后801 连载中

《江山箫声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夏樨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齐治颖,乐灵环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山箫声后》的小说,是作者夏樨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下午未时三刻,赤芍提着药箱前去齐治颖的营帐为若蜓施针,正好碰上从齐治颖帐中出来的齐治睿,赤芍自然是认得怀王的,恭敬地作揖行礼后就...展开

《江山箫声后》免费试读

下午未时三刻,赤芍提着药箱前去齐治颖的营帐为若蜓施针,正好碰上从齐治颖帐中出来的齐治睿,赤芍自然是认得怀王的,恭敬地作揖行礼后就准备进帐,却被齐治睿一把拉住。

齐治睿看来人提着药箱,想着应该是宫里派来的太医,索性拉住,问问若蜓的伤势,“若蜓伤势如何?”

“若蜓?”

“就是里面受伤的姑娘。”

“虽有性命之危,倒也可控,离王殿下和那位姑娘是?”不知两人是什么关系,赤芍想从齐治睿这打听出来点东西。

“她是七哥很看重的婢女,跟本王也是好朋友,太医可有救治的法子?”齐治睿简单说明了一下三人的关系,就开始关心若蜓的伤势。

“哦,回怀王殿下,如今姑娘的伤势已经稳住了,大抵今晚或者明日清晨能醒来的话,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听到赤芍的话,齐治睿算是放心了,他来是想让七哥去他那睡,虽然只能挤在一张榻上,可床榻也够宽,够他们两个人睡了,好比他现在不眠不休的好,奈何齐治颖非要等到若蜓醒来再过去,硬说自己不累。

“不累才怪,一天一宿都没好好休息了”,齐治睿心里暗道,脑海里却突然冒出一个惊天的设想,觉得自己的七哥该不会是铁树开花,对小蜻蜓动心了吧。

赤芍正好想打听一下屋子里的人,旁敲侧击齐治睿,“屋子里的姑娘是离王的婢女?我看离王对其颇为照顾,我还以为是离王的……”

后面的赤芍未说完,但齐治睿也猜到他想说什么了。

“本王也有这个猜测,若蜓两个月前竟被七哥收做贴身侍女,现在两个人关系特别好,你还别说,本王倒觉得若蜓跟七哥很是般配。”

突然意识到自己多嘴在说什么的齐治睿,一拍脑袋,“本王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快去给小蜻蜓诊治,别耽误了。”说着,把赤芍推进帐里,自己则悠悠地走向乐青凯的营帐,去瞧瞧乐大哥查的怎样了。

经过齐治颖的照顾,若蜓的热度慢慢散去,赤芍进来时,若蜓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齐治颖连忙起身相迎,将若蜓的情况尽数告知,赤芍回了句“正常现象”,两人就又像早上那般,合力为若蜓施针救治。

施针完毕,若蜓的气色明显恢复了一些,不像起初的时候,虽有内力相护,却还是进的气少,呼的多,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酉时末的时候,若蜓缓缓转醒,脑袋昏昏沉沉的,嗓子又干又苦涩,扭头看见趴在桌子上的打盹的齐治颖,心底浮起一股暖意,扯着身子想要起来去倒杯茶,却牵扯到背上的伤口。

“嘶”,一声倒抽,使得齐治颖醒来,见若蜓醒来,急忙走到若蜓榻前,将其身后垫起,小心扶着若蜓靠上,又用探了探若蜓的额头,确认没有发热,轻呼了一口气,问道;“想做什么?”

“喝水。”

“等着。”

若蜓看着齐治颖为她倒水,端过来喂她喝下的一系列动作,没来由的出了神,她隐隐约约地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思绪,明知道不该有的念头却有了,低头喝着杯子里的茶,不再说话。

“还要吗?”齐治颖见杯中的茶水都被若蜓喝下,又问道,只见若蜓摇了摇头,小心地扶着若蜓躺下,“你躺着别动,本王去叫人给你换一下背上的药。”

说罢,不等若蜓说话,便披了披风前去卫景的营帐,齐治颖见还点着灯,礼貌性地在帐外打了声招呼,“卫侯,方便进来吗?”

卫景听出来是齐治颖的声音,回了声“离王请进”。

齐治颖见乐灵珞正在同卫景两人在下棋,虽贵为亲王,请人办事,还是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道:“卫侯,想要同夫人这里借个侍女过去,给本王的婢女换个药,不知方便吗?”

“我去吧。”乐灵珞柔声道,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准备同齐治颖过去,这两天都能看出来离王对他那小婢女的重视程度,她只带了一个侍女过来,霜儿太过毛手毛脚,自己过去反而能放心些。

“我陪你过去。”天色已经暗了,加上昨日刺客一事,卫景觉得还是跟着乐灵环放心些,乐灵珞自然晓得他的考虑,点了点头,任卫景穿上披风后,为自己系上披风,两人跟在离王齐治颖后面相挽而行。

到了营帐,卫景与齐治颖待在帐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乐灵环则进到帐内给伤重的若蜓脱衣换药。

“疼的话跟我说,我尽量小心些。”乐灵环音线温和,动作小心地扶若蜓坐起身,自己绕到若蜓身后,将衣服缓慢散下,看到了背部一道伤疤,刀口很深,稍有愈合,不过是血迹干了遮住了伤口罢了,稍微一动还是会渗血。

乐灵环看得头皮发麻,她不是没见过人流血,父亲与大哥都是沙场上的将军,受伤在所难免,小时候就见过了父亲身上的剑伤、刀伤,还有母亲为父亲上药时的心疼模样,但是若蜓这样柔弱的姑娘,承受着这样狠厉的刀伤,怕是已经做好了不要命的打算。

“没事的,麻烦夫人了。”若蜓强忍着疼,可还是在乐灵环拆开纱布上药的身子轻颤,乐灵环就更小心了。

“唉,你这小姑娘,还真是不要命。”

“本就是奴婢,这条命为主子是自然。”

“还真是让人敬佩,不过也不知是该说你命好还是不好。”

好好的小姑娘要受这么一顿罪,这背上可能还会留疤,但是这姑娘受伤以来,这边离王一直是亲自守候,也不愿假手他人,这南山猎场的人都在猜测其中的些许猫腻;那边皇上亲调太医,并将围猎推迟三天,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是若蜓的无上恩赐,可在同为女子的乐灵环眼里,这算不得什么恩赐,先是若蜓以命相救在前,再有离王、皇上看重在后,这本就是她应该得到的。

“想靠着还是躺着?”乐灵环给若蜓上完药又重新扯了纱布包扎上,一边为其穿衣一边问道。

“靠着吧,多谢夫人。”若蜓是打从心里感谢乐灵环,毕竟让人家一个卫侯夫人来照顾自己这等下人,却还尽心尽力,没有架子。

“我很喜欢你沉静却不失勇气的性子,从赛马一事我便很欣赏你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乐姐姐吧,更亲切一些。”乐灵环把若蜓的一切安排妥当,轻言道。

若蜓对乐灵环很熟悉,就好像以前自己家中的姐姐一样,给自己顺头发、掖被角,又见其如此坦诚温和,便也不再做作,低低地唤了一声“乐姐姐”,乐灵环脸上浮现了柔和的笑容。

“我先走了,尽量不要牵动伤口。”

乐灵环走出营帐,跟齐治颖交换了眼色,后者说了一句“多谢”便转身进帐,卫景则伸出手牵着乐灵环回自己的住处。

翌日清晨,齐治颖正在营帐里看书,若蜓就在榻上靠着,时不时目光瞟到齐治颖,也不言语。

“若蜓。”

“嗯?”

“你频频将视线投到本王身上,可是有话要同本王说?”齐治颖还是沉沉地看着手里的书,并未将目光移开。

“没什么,就是觉得主子照顾奴才,很是不该,有些别扭。”

“你真是傻。”齐治颖说这话的时候,放下了手里的书册,坐到了若蜓的身边,眸中竟添了一丝心疼的神采,看的若蜓一怔,就好像很多年前也有个人跟她说过这句话,相似的语气,相似的神采。

两人正在交谈间,赤芍带着两个小丫头踏进帐里,行了一礼,抬头那一瞬间,便与若蜓的目光相撞,赤芍轻勾唇角,若蜓乱了心跳,没想到会再见赤芍,神色也有些慌张。

看着同时静止的两人,齐治颖眉头微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两人双目对视的眸光流转,齐治颖猜到这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

“离王殿下,若蜓姑娘,这两个侍女是陛下特地宣来照顾若蜓姑娘的。”赤芍率先收回了目光,介绍了两个丫头的来历。

“你们两个认识。”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齐治颖听完赤芍的话瞥了一眼两个侍女,便将注意力放在了赤芍和若蜓两个人身上。

若蜓的“不认识”即将脱口而出,却见赤芍抢先回道:“回殿下,我与若蜓姑娘是旧识。”

话音一落,齐治颖重新打量若蜓,他自然知道赤芍的身份,通音楼中人,齐治彦花了大价钱且献出扶风郡的土地才将赤芍请进皇宫为齐罗轩诊治,按理来说,在进入离王府之前,若蜓、若蝶两姐妹均是深闺女子,应该不会认识此等人物,齐治颖突然觉得有必要查一查若蜓的身份了。

“以往有次病重,得神医相救才化险为夷。”若蜓无力多谈,也不想赤芍多话,只编了一个缘由掩饰。

齐治颖是何等机警之人,一眼便看穿了若蜓的掩饰。

赤芍也不拆穿若蜓,知道她这番的意图,自然替她圆着谎话,若蜓从他的一句“若蜓姑娘”,就知道他不会轻易说出自己的事情,只是过往复杂,不想多言,所以才找借口敷衍。

“今日就不需要殿下以内力相护了,只用在下为若蜓姑娘施针即可。”看齐治颖将若蜓扶起坐直想要施加内力之际,赤芍旋即开口制止。

若蜓这才方知,这两天齐治颖一直为自己灌输内力相护,怪不得自己虽然伤口处疼痛,却无特别虚弱无力的感觉,再仔细看齐治颖,脸色青白,明显是因为给自己输送内力又休息不好造成的困乏。

“何德何能,得你离王殿下如此相待。”若蜓心里想着,酸涩感更甚。

“殿下休息会儿吧。”赤芍也知道齐治颖的辛苦,所以出言劝道。

“也罢,本王去九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