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皇权王座》皇权免税店官网 御姐 皇权王座801

更新时间:2020-07-19 06:04:30

《皇权王座》皇权免税店官网 御姐 皇权王座801 连载中

《皇权王座》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好个晚秋分类:历史主角:凤歌,林凤歌

《皇权王座》是好个晚秋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皇权王座》精彩章节节选: …… 一阵嘘寒问暖之后,可把林凤歌给感动的不行。 柳成宁高坐在龙椅上,看着朝堂上的文武大臣说道:“朕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关于林卿任...展开

《皇权王座》免费试读

……

一阵嘘寒问暖之后,可把林凤歌给感动的不行。

柳成宁高坐在龙椅上,看着朝堂上的文武大臣说道:“朕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关于林卿任北齐大将军一职,众爱卿可有异议?”

站在文武大臣中间,低着头的林凤歌眼睛眯成一条缝,心里暗道:终于是到最后一步了……

“回陛下,臣有异议!”

柳成宁话音刚落,朝堂上面便响起了一道铿锵有力的反对声。

终究还是来了。

林凤歌内心无奈,眼中却冷然的闪过一丝冷漠。

“哦?”

柳成宁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惊讶的说道:“余爱卿可有何异议?”

余秋原手里持着玉板从文官一群人中走了出来,撇了一眼林凤歌洪声说道:“陛下,齐王未必太过于年幼了吧,如此年龄,如此资历就执掌北齐四十万大军,未免有些不妥吧。”

哪想,一听到余秋原话是这么说的,林凤歌嘴角顿时不禁咧起一道不屑的弧度,轻笑了声出来。

不过在看到周围有人看向他后,又很快的很好的把表情给掩饰了下来。

余秋原皱着眉看着林凤歌怒目而视,冷喝道:“怎么,老夫说的话很好笑吗,令齐王如此开心,竟然让齐王在这庄严肃穆的神龙大殿上笑出了声。”

“老夫如果是有说错了什么,还望齐王指出来,不吝赐教。”

“不不不不不,本王可没这个意思!”

林凤歌一听余秋原的话,赶紧摇摇头摆摆手说道,露出一副“我完全没有这么想”的表情。

只不过又紧接着说道:“不过嘛……余大人还真有几点说错了!”

“哼!”余秋原冷哼一声,横着眼说道:“说错什么还忘齐王告知!”

林凤歌的话不由的连连引起场上众大臣的侧目,他们已经很久没看到有人敢在神龙大殿上怼余秋原了,这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就连坐在龙椅上的柳成宁也对林凤歌投以好奇的目光,想知道他是怎么反驳的。

“余大人错误有二!”

林凤歌自信的笑道。

“哪错了,老夫洗耳恭听!”

余秋原就站在原地一副不屑的表情,手里拿着玉板冷冷的看着林凤歌。

林凤歌胸有成竹的伸出一根手指,镇定自若的说道:“其一,余大人认为我笑是因为大人的话令我感到好笑,开心,我只想说一句:大人这句话真是大错特错!”

“笑只是一种表情,与开心快乐无关!”

林凤歌轻描淡写的述说着,随后又伸出手指摆出二的样子说道:“第二,关于本王有没有能力执掌北齐四十万大军的问题,本王自认还是有的。”

闻言,余秋原脸上露出轻蔑的表情,不屑的笑着说:“非也非也!齐王未免太年轻了吧,军营里靠的是资历,不知齐王有何资历可以胜任北齐大将军一职?”

林凤歌毫不示弱的反驳道:“余大人此言差矣,能力的大小与资历毫无关系!”

“哈哈哈哈哈!”

突然,余秋原大笑出声来,连连摇摇头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语气说道:“乳臭未干的一个黄口小儿竟敢言可掌一地兵权,真是不自量力,滑天下之大稽!哈哈哈~”

“真是可笑。”余秋原一系的党羽连声附和道,有一人站出来嗤笑道:“不知齐王可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气盛就是年轻的代名词,在座的各位哪一个不是你父辈一级的人物,哪一个资历不比你高?对于我们的意见,王爷还是虚心接受为好,这个官职王爷现在还当不起!”

林凤歌嘴角冷笑,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冷色。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林凤歌转头看向那人,沉声问道:“不知这位大人可识樱萝,易峥?”

这位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大人看到林凤歌转头看着他,脸上表情一顿但还是脱口而出道:“樱萝,易峥大汉谁人不识?”

林凤歌突然露出了阴谋得逞的表情,笑着说道:“大人既然认识,那么我想问大人一个问题。”

“樱萝而立之年任大丞相,易峥不过二十余岁便官拜大司马大将军,按大人的话说他们的年龄也不高,那他们是不是也不该任职?”

“这,你。”

曹远活了大把的年纪了,哪里听说过这样的诡辩,被怼的一阵面红耳赤,到最后只得脸红气急的说一句:“你有什么能耐可以和樱萝易峥相比?你,你……。”

最后的一句“你不配”他可不敢说。

现在的纷争顶多算是政见不和,纷争的背后仅仅只是针对林凤歌以及他背后的北齐林氏一族。

可是一旦说出“你不配”这三个字后,可就不单单是林凤歌一个封王的事了。

而是对于整个封王一族权威的蔑视,蔑视的下场就是引来七位一品封王的围攻,结局可想而知,所以就算给他曹远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说啊。

我就是在诡辩啊,我不诡辩有啥法子呢?

林凤歌心里叹道,

当年的易峥之所以能在二十多岁的年龄官拜大司马大将军是因为他有过两胜南蛮帝国的骄人战绩,所以当时虽然有不满的声音,但是在天子暗中的推波助澜下,易峥最终还是任职大司马一职。

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年龄太小,资历太浅了,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来,这也是他最为无奈的地方,因为没有人可以掌控时间。

“这人呐,贵在有自知之明,多大的胃口吃多大的饭,可却总有些人呐……不自量力,逆天而行,渍渍渍。”

“闭嘴!你什么身份居然敢这么说,你不想活了?人家权大着呢,比不了,比不了。所以说啊,投胎是门技术活,咱们没这命啊!”

另一个人阴阳怪气的暗讽道,看着林凤歌的眼神中充满了嫉妒。

凭什么?

老子寒窗苦读数十年考取的功名,给人当牛做马使唤了半辈子才站在这朝堂上,半生风雨才获得现在所享受到的一切,凭什么他就能年纪轻轻,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一切,凭什么?

不仅是他,林凤歌已经感觉到暗中有不少人对他投以敌意的眼神,有些人更是不加掩饰自己眼中的嫉妒之意。

接着,曹远冲着旁边的人小声说道:“你们听说了吗?这个小王在来龙城之前还亲自罢免了一个兢兢业业,效力北齐三十余年的凤都尹!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凤都尹的儿子抢了小王的位置,所以惨遭罢免。”

声音虽然是小声却还是可以令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嘶~三十余年的老人说罢免就罢免?这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我骗你干嘛?”

“好铁石心肠的人啊,这人不可胜任要职,不然肯定要出事!”

两人一唱一和间就把林凤歌给塑造成一个卸磨杀驴,任人唯亲,冷血冷漠,毫无才能的一个人。

一听到林凤歌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少保持中立的人看向林凤歌的眼神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

“曹大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身为兵部尚书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大放厥词,议论当朝一品封王,你该当何罪?”

工部尚书韩布直接冲着曹远便呵斥了一句。

曹远不屑的笑了起来,讥讽道:”敢做还不让人说啦,韩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呀!”

好不时的余秋原跳出来说了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可以理解,不是有那么一个词嘛,虎父犬子,想必这就是吧,哈哈哈笑死老夫了。”

“你们当真当我林家无人,宵小可欺?你……。”

“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朝堂上响彻着一道狂傲的大笑声。

林凤歌笑的肚子都痛了,蹲在地上,通红着一张脸。

“他怎么了?”

“不知道,中邪了?”

柳成宁看着蹲在地上狂笑不已的林凤歌,眼睛眯了起来,这个年轻人好像跟他想象中想的有点不一样。

一般的年轻人听到有人这么嘲讽他早上去打起来了,这个林凤歌不仅没打,居然还能笑得起来。

不一般!

这是柳成宁对林凤歌的印象。

另一边

“笑死人了!”

林凤歌站起来直起了身子,用手抹了下脸上笑哭出来的泪水。

就在这时,画风一转。

林凤歌的脸上突然间就冷了下来,冷着眼看着朝堂中讽刺过他的大臣,孤傲道:

“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林凤歌震天的声音在朝堂上怒响。

这些嘲讽的话如果是对以前的那个林凤歌来说或许还有点用,但对现在的他来说屁用没有,反而只会令他大笑,大笑这些人的愚蠢。

“哈哈哈哈,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且过几年你再看他?”

这段问答是出自前世华夏两位高僧之间的对话,所表达出来的那种超然大度的洒脱,正是林凤歌一直所追求的。

现在被他在这个世界用出来,一瞬间便造成了巨大的震撼,在场的许多嘲讽过林凤歌的人内心都是莫名的一震,说不出话来,总感觉胸中隐隐的在憋着一股无形的气。

这感觉就像是你想拉屎一样,裤子都脱了,蹲了半天就是拉不出来,气的慌。

此子好深的忍性。

柳成宁目光忌惮的看着林凤歌,他觉得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年轻的新上位的王爷,有这么大的毅力还怕做不成什么事?尤其是在他背后有着恐怖力量的时候更是如此。

林凤歌冲冠眦裂,怒不可遏的指着余秋原:“三年河西,三年河东!老匹夫,老而不死是为贼,你可敢与本王立下军令状?”

“三年之内我定守好齐长城,不让异族踏入,我若食言则此生永不在任北齐大将军一职,反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