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夫君好坏 小顶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反攻

更新时间:2020-07-14 00:05:19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夫君好坏 小顶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反攻 连载中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却鹤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锦,孟光举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却鹤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因雨之夫君真好哄》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林锦,孟光举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众人各自散开,回到原本的座位,温承允看了一眼捏着酒杯,指尖微微泛白的许弋良,微一思量,走到林锦身侧跪下来。 林锦道:“温公子这是...展开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免费试读

众人各自散开,回到原本的座位,温承允看了一眼捏着酒杯,指尖微微泛白的许弋良,微一思量,走到林锦身侧跪下来。

林锦道:“温公子这是做什么?”

温承允为他添了一盏茶,轻声道:“平日承蒙林司学照顾,学生侍奉司学是应该的。”

林锦担任司学棋艺传授,讲过几堂课,但他记得很清楚,温承允有自己奶奶亲自教导,是瞧不上自己的,所以一次没来过。

所以,林锦眸光一转,瞧着楚郩,此子之心昭然若揭。

楚郩无辜的望着林锦,对他眨了眨眼睛。

林锦:“……”哼。

温承允将茶杯推到林锦面前,不亢不卑地看着林锦。

这茶,喝了便是默许了温承允的行为,不能赶他离开,不喝便是有失为人师表的风度。

楚郩撑着下颚看着两人明争暗斗,目光落在林锦噙笑的嘴角,似乎才发现那两片薄薄的唇瓣十分粉嫩可人,一直瞧个不停。

……不知道含在口中咬咬是什么感觉。

林锦轻轻瞥了一眼温承允,似乎有些失望,山东大儒教养出来的孙子也不过如此。

没了家族的依靠,根本不值一提。

林锦转头看向专注于看热闹的楚郩,问道:“如意不如猜一猜这是为何?”

楚郩将目光从林锦的嘴唇移到他的眼睛上,发现他这双眼睛像是深夜遥远而深邃的星光,正调皮的闪动着光芒。

有点可爱。

楚郩无意识的捏捏手指,轻轻“嗯?”了一声。

林锦提醒道:“圣旨在下朝后就进了两座府邸。”

楚郩挑挑眉,忍不住伸手点了点连鼻子尖都透露出一股聪明劲儿的林锦的鼻头,这小长安是想要借自己方才那个问题亲口打消一些没有自知之明的蠢人的念头。

楚郩笑道:“原来陛下这急吼吼地赐了婚,在都城还没传开呢,今日没收到祝贺的话总觉得有些遗憾,不如,”她歪歪脑袋,对看向她的温承允道:“这位公子说两句祝福话让楚某结了这个心愿?”

温承允:“......”

他是来膈应林锦的,可不是来贺喜的。

说什么祝词?说祝词是不可能的,绝对不会说祝词的!

楚郩蹙眉,道:“怎么,不会说?”

温承允不大高兴的压着嘴角,刚想开口为自己辩驳两句什么,突然感觉一股沉闷的力量压得自己垮下肩膀,莫名矮了林锦半截,脑袋也不太能抬得起来。

那两句话顿时便说不出去了,惊骇地望着楚郩。

楚郩耐心道:“没关系,既然你是林锦的学生,你不会说话自然是你的老师不称职,没有教好你,现在让他再教一遍便是。”

林锦可一日都没教过温承允,闻言不由看了楚郩一眼,这怎么还拐着弯把人家温老前辈骂了呢,真是蔫坏蔫坏的。

楚郩满含笑意的眼睛望向林锦,林锦忽然一怔,这......他好像把自己给坑了。

林锦看着楚郩面颊微红,想了想,红唇轻启,“惟祝卿之姻缘,胜孟光举案之好,匹张敞画眉之情,同心和合,结缔永恒。”

林锦说话的时候目光专注而诚挚,说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半敛着眼睛,不去看楚郩的眼睛。

楚郩似乎是在品味这句话,重复了一遍,“惟祝君之姻缘,胜孟光举案之好,匹张敞画眉之情,同心和合,结缔永恒。”

林锦听到她变了一个字,眸光闪了闪,心跳的飞快,轻轻呼了一口气,垂眸望着小几舒缓自己有些过于激动的心情。

楚郩眼中的笑意更深了,盯着林锦粉了个彻底的耳垂舔了舔嘴唇,不容置喙道:“好祝词,你老师教的很好,现在会说了吗?”

楚郩似乎有点不满,声音带了点说不出的冷意,常年积攒的杀意不经意间便流露出来,温承允首当其冲,鬓间流出一丝冷汗。

他咬咬牙,又很不甘心地开口道:“惟祝卿与君之姻缘,胜孟光举案之好,匹张敞画眉之情,同心和合,结缔永恒。”

楚郩似乎又被他这一句话取悦到了,笑了一声,“不错,你瞧瞧,人是聪明的,以后要好好学,莫要你的老师为你背锅。”

林锦抿唇一笑,这话又给圆回来了,不过也是,温老前辈一大把年纪总给孙子收拾烂摊子确实是说不过去。

温承允道:“……学生受教了。”

林锦忍住笑,将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推,轻声道:“温公子回去吧,莫要失了温老前辈的面子。”

温承允立时感觉身上一轻,忙告礼离开。

楚郩咸猪手又偷偷摸摸搭上林锦的腰,林锦抿了抿唇,这次没推开。

楚郩顺杆就上,没皮没脸地紧紧挨着林锦,又用腿轻轻碰了碰林锦的腿。

楚郩做些不正经的事却是十万分正经的严肃,甚至在林锦看过来的时候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林锦:“……”

“别闹。”林锦眼波流转,风情自显,看的楚郩呼吸不由一轻。

“哪里胡闹了?”楚郩几乎把林锦半抱在怀里,声音略略低哑:“长安,我的长安。”

林锦红着脸,难掩心中慌乱,早已忘记什么大庭广众,于礼不合这些东西,这会儿几乎被楚郩的强势气息包围,满脑子都是楚郩,她的声音响在耳畔,林锦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咬着下唇轻轻应道:“嗯。”

楚郩挨着他的耳畔,低声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海誓山盟亦可贫,我心如骄阳,意在明月,所念成追忆,所思在远方,潜别离,暗相思,此情绵绵无绝期。”

林锦微怔,这是何意?

她所念之人在远方吗?那为何又说与他来听?

她所念之人与他有何关系?

楚郩捏住林锦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小长安,抓到你了。”以后再也不会分开,哭哭啼啼的小长安由她来照顾守护。

答应父亲的事,她一定会做的很好,等过段日子就带小长安去给父亲看看。

楚郩侧头看了眼林锦,父亲……应该会很喜欢他。

林锦压下心中的疑虑,回握住楚郩的手,笑应道:“如意,我也抓住你了。”既然抓住了,那便不会轻易放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