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慢歌行》少年歌行周木楠 精彩内容 慢歌行GV

更新时间:2020-06-14 06:03:02

《慢歌行》少年歌行周木楠 精彩内容 慢歌行GV 连载中

《慢歌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开心的刀分类:武侠主角:杨帆,玄玉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开心的刀原创的武侠小说《慢歌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帆,玄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如果玄玉还在世,谭子路肯定会把他接过来,好生奉养着。 玄玉在江湖上一直名声不显,是因为他一直跟在凌玉真人身边。 凌玉真人就是杨世...展开

《慢歌行》免费试读

如果玄玉还在世,谭子路肯定会把他接过来,好生奉养着。

玄玉在江湖上一直名声不显,是因为他一直跟在凌玉真人身边。

凌玉真人就是杨世雄的师父,荆湖老一代剑术大家。

可以确定的是,凌玉真人虽然没能达到宗师级,但是在一流里,绝对是当世最顶尖的一位,平素里与宗师交往都是平辈的。

三年前杨世雄曾发过讣告,说他师尊已经仙逝,当时谭子路还很好奇,因为没看到玄玉。

要知道,玄玉是凌玉真人收养的孤儿,三十年间一直服侍凌玉上人,从没离开过。

说是仆人,到后来其实与养子无异了。凌玉真人传他剑法,授他名剑,而玄玉一直以来也都以侍奉凌玉真人为荣。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何,凌玉真人过世后的一干事宜,都是由早已出了师门的杨世雄打理的,而不是玄玉负责。

在凌玉真人的葬礼上,玄玉甚至都没出现过。

不久后,就有江湖传言,玄玉因为凌真人传授武艺还留了一手,心生怨恨,为了挖出凌玉真人的箱底功夫,设计暗害了凌玉真人,最终带着两把剑逃跑了。

谭子路是不太相信这种传言的,毕竟他跟凌玉真人多有交道,与玄玉也是接触过多次的,从他们接触的情况来看,玄玉对于扬名立万和更高武学显然没什么兴趣,唯一追求的就是替凌玉真人办好事,侍奉终老。

不过江湖上都言之凿凿,谭子路也不好反驳什么。

刚才听到杨帆说起玄玉,他心中猛然一动,便问道:

“不知这玄玉,在过世前除了交两把剑给杨宗师外,可还有其他物事一并交付?”

杨帆仔细回忆了一下,说:“没有了。他当时除了两把剑以外,身无长物的。”

谭子路回想一下,自忖如果真是自己拿了秘籍,也不太可能交给别人了。

不过又转念一想,玄玉以明玉为代价,请人将明珠送到成都府……成都府,李新武,那是凌玉真人另一弟子……

这样一来,江湖传言怕是另有隐情了。

“说起这玄玉来,其实荆湖武林大部分人都是知道的,包括在岭南那边也是薄有名声。”谭子路觉得还是有必要把玄玉的背景交代一下:

“这玄玉,是凌玉真人三十多年前收养的孤儿,自小带大,便一直养在身边。当时凌玉真人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就是杨世雄,另外一个就是李新武。”

“啊!李新府是凌玉真人的弟子!”杨帆这才知道李新武这层关系。

“嗯,杨世雄是凌玉真人大弟子,李新武是二弟子。如果以年纪论,杨世雄最年长,玄玉最年幼。”

“后来杨世雄二十多岁的时候,不甘寂寞,自认能够出师闯荡江湖,便辞别凌玉真人,自己在江湖闯荡,后来也算是出息,有了今日的金沙帮。”

“李新武则在凌玉真人说教无可教之后才离开,去了成都府,好像是哪个帮派的供奉。”

“以前跟杨世雄交道的时候,杨世雄也颇有怨言,说凌玉真人不怎么待见他,不愿教他更高明的功夫,反而交给了李新武,他对这个不太满意。”

毕竟是局外人,谭子路对这些事情知道得不多,只是捡一些清楚的说一说,不过就这些,也是杨帆之前不知道的。毕竟玄玉去世得太快,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交代。

“这么说来的话,凌玉真人的死,说不定还是杨世雄心怀怨愤,最后嫁祸玄玉?这着鸟厮,不当人子!”杨帆根据谭子路所言,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杨帆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对着谭子路道:“谭公,还请告知金沙帮总部所在,待回了城,我定要去他们总部再会会杨世雄!”

谭子路自然是赶紧将金沙帮总部所在告知杨帆。

吴宇和温青这时才醒悟起谭子路这么绕一大圈子的目的。

他就是想先把杨帆拉下水,确定金沙帮没好日子过。

温青见状,对杨帆说:“小帆,一切小心为上,切不可把自己陷了进去。”

这时单纯的从关心杨帆的角度说的了。

吴宇却不一样,他从谭子路的话头里听出了一层别的意思来。

明显,谭子路对坞堡和金沙帮空出来的好处是很动心的,不过他没能力自己一个人打垮两个势力,因此想借力。

一方面是借杨帆的力量,重创金沙帮,另一方面是想借着东蜀剑派的实力,重创坞堡。

吴宇当然是要找坞堡的,但是却不想投入太多,毕竟东蜀剑派的大本营是在川蜀,拿下坞堡之后对辰州也是鞭长莫及,益处不大。

于是他对谭子路说:“谭老爷子,坞堡的事,还需要谭老爷子从中处理。我东蜀剑派别无所求,当初参与龙老爷子家惨案的元凶,一个不能放过,围攻我师弟人等的,也必须要有个交代!”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直接表明了东蜀剑派的态度。

温青也有些诧异,虽然门派里的事务,大师兄有一定的发言权,却从来没有这么强硬表态过,不过他也不好质疑什么,只好把疑虑压在心底。

谭子路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明白吴宇的意思了。

快速权衡之后,谭子路也不再遮遮掩掩,对吴宇和温青说:“既然坞堡行事如此乖张,坏了我荆湖武林规矩,老夫我作为荆湖武林的一份子,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这样,待此宴之后,我庄上的人随二位走一趟辰州,向坞堡要个说法!”

吴宇端起酒杯,同时替谭子路满上,一碰杯,毫不犹豫答应了谭子路。

温青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两个人的心思。

谭子路是想把杨帆支开,去对付金沙帮,同时派人把吴宇温青送到辰州。

依杨帆实力而言,重创金沙帮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杨帆既然说了下午回城就去,那金沙帮的重创就在眼前。

待金沙帮受了重创,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来收拾局面,顺势接下金沙帮空出来的空白。

之所以马上派人去辰州,则是不想杨帆在重创金沙帮之后还能跟着一起去坞堡。

坞堡毕竟远在辰州,路途较远不说,覆灭以后谭子路也难以直接控制。如果杨帆跟着去了,只要杨帆出手,那扶持起来的新势力,到底听谁的话还不好说,唯有让这宗师根本不出面,自己派人跟随吴宇去找坞堡的麻烦。

这样一来,哪怕坞堡就此覆灭,自己也可以及时扶持新的势力,从而把辰州收入囊中。

吴宇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根本就不在乎辰州的利益,只想报仇出气而已。

暗叹一声,温青安慰自己,这就是江湖现实了。

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对着杨帆,准备交代一番。

还没等开口,一个声音响起:“谭老爷子,您今日花甲大寿,林家小子来晚了,请您勿要见怪!”

原来是林岳带着林婉君过来了。

谭子路闻言,连忙大笑道:“老头子不过痴长几岁,能得岳州林家祝贺,那是给足了老夫面子了!谈什么晚不晚的。”

林岳笑吟吟看着谭子路,又说道:“本来家父是要亲自来祝贺的,不过这段时间岳州城里也不太安宁,无法分身,只好委派了晚辈过来。”

他端着杯子,跟谭子路轻轻一碰,却没急着喝,接着说道:“也幸好今日是晚辈来了,才有幸见识宗师风度。”

说完他朝杨帆看去,不过只是轻抬酒杯示意一下。

这是典型的嘴上说着有幸,实际是毫不掩饰的轻慢了。

吴宇还好,温青却是怒气顿生。

跟杨帆相处一段时日,就知道这人性格开朗,也不计较什么东西,待人真诚,虽有宗师实力却毫无架子可言。对他而言,就像多了个小弟弟。

这种看法无关武功,好比是哪怕弟弟武功再高,做兄长的也总想站在弟弟前面保护他一样。

不过,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杨帆抢了先。

杨帆看到林婉君过来,又手脚无措都不知道放哪了,这时听到林岳说的话,急忙端着酒杯就站起来,也是遥遥一抬,便仰头喝下,对林岳这种轻慢的行为毫无表示。

一口喝完,又对林岳说:“林公子谬赞了,能见识到林家风采,是我的荣幸才对。”说完又瞄向了林婉君。

林岳见了这个场景,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宗师?狗屁宗师!就是条会要尾巴的狗而已!

林岳恶毒的想着,倒也把一杯酒干了下去。

谭子路有些错愕的看着一副志得意满之状的林岳,又看着在旁边显得小心翼翼的杨帆,最后只是摇摇头,也把酒喝下,然后邀请林岳入席。

林岳也不客气,毫不犹豫坐了下来。

林婉君又被杨帆盯了个脸红,低着头在林岳旁边坐下。心底倒在腹诽自己二哥了:“刚才还气得要死,这会到摆起了架子来,也不知摆给谁看的。”

吴宇温青看了杨帆的表现,大感无奈,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随他们去了。

杨帆看着一脸娇羞的林婉君,不由得痴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