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悍女驯夫》悍女训夫 帝王攻 悍女驯夫玻璃

更新时间:2020-02-14 06:04:00

《悍女驯夫》悍女训夫 帝王攻 悍女驯夫玻璃 已完结

《悍女驯夫》

来源:作者:忧葛雪分类:穿越主角:夏过,柳岩祉

《悍女驯夫》是忧葛雪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悍女驯夫》精彩章节节选: 夏过看着柳岩祉一本正经的模样忽然笑了:“好啊!我期待。” 马车了出了城,一路延官道朝另一个城前去,午时已过他们都有些饿了。周围都...展开

《悍女驯夫》免费试读

夏过看着柳岩祉一本正经的模样忽然笑了:“好啊!我期待。”

马车了出了城,一路延官道朝另一个城前去,午时已过他们都有些饿了。周围都看不到有卖吃的,便都下了马车休息。

刘斯曜看了看四周,一旁有座大山。便朝上面走去。

夏过看到了便喊了一声:“刘兄。你去哪儿啊!”

“我去看看能不能找点儿吃的。”说着刘斯曜便朝那座小山走去。

“哦,小心点儿。要不我陪你去吧!”夏过喊了一声。

刘斯曜摇了摇头:“不用了,你坐着休息吧。”

草儿带了些水还温着,便倒给夏过喝。夏过端着水杯,丝丝暖意传递到手中:“草儿,你想得真周到,正好渴了。这水还是温的。”

草儿受到夸奖,一脸的笑容,然后很得意的看了柳长贵一眼。

长贵不屑的一笑,从包袱里拿了一块芝麻大饼递给柳岩祉:“少爷,你先吃着垫垫吧。”这块大饼本来是长贵给自己赶车嚼着玩准备的,他喜欢闻着大饼芝麻的香味,咬上一口香香的赶车都有劲。

柳岩祉有些奇怪:“你哪儿来的大饼啊?”

“刘府里的芝麻大饼好吃,我出门的时候就多拿了两个。刚一路赶车一路嚼了一个,这还剩一个,少爷你吃。”说完还不忘挑衅的看了草儿一眼。

草儿一看顿时懊恼自己没有像长贵一样带些吃的在身上,害得小姐要挨饿:“小姐,对不起,我都没有想着带些吃的在身上。”

夏过喝了一口水:“你从来都在黄府里,又没有出过远门,哪里知道备这些东西啊。”

柳岩祉接过一块大饼本想咬,但是看到夏过没得吃,便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吃着让女人饿着不太好。但是就这么送给黄花菜,他又觉得面子上拉不下来,而且她也未必领情。

想了想便走过去:“喂,我渴了,我拿大饼换水喝可以不?”

夏过抬起头看着柳岩祉递过来的芝麻大饼,好像还能闻着芝麻的香味。而草儿和长贵两个人的眼神她也是看在眼里,便想气气长贵:“好啊!这大饼金黄金黄的,一粒粒的芝麻粘在上面,一看就让人流口水,肯定很香。”

“那你拿着吧!倒杯水给我。”柳岩祉把大饼递给夏过,柳长贵在一旁真是气死了,他自己舍不得吃留给少爷吃,少爷居然把它送给了黄花菜。

长贵一脸愤愤不平的走过来:“少爷,我舍不得吃,留给你。你怎么给她们了啊。”

“少,少爷我渴了嘛,谁让你不带水。”柳岩祉有点儿心虚,但是他不想让黄花菜看出来是他存心给她的。

正说着,刘斯曜从山上下来,拎了一只野鸡和一只灰兔子,一脸笑嘻嘻的:“我们中午有得吃了。”

夏过一看刘斯曜下山了,一脸惊喜:“你就上去这么一回儿,就这么大收获?”

草儿刚想倒水给柳岩祉,但是看到这情形,就知道马上有吃的了,不在乎那个大饼了。便轻轻一笑把水拿走了:“不换拉倒。”

柳岩祉拿着那块大饼,心里憋着一口气,好心没好报。把饼塞到柳长贵手里,走过去。

“喂!这生的能吃吗?你吃得下去吗?”他之所以说话这么冲,是因为夏过眼里的惊喜和崇拜他看着刺眼。

长贵忙小心的接住芝麻大饼,又重新包出来,嘴里嘟哝着:“芝麻大饼不好吃吗?都不要,不要拉倒,我自己留着。”

“笨死了,生堆火烤熟了不就可以吃了吗?”夏过瞟了柳岩祉一眼回了一句。

刘斯曜没想到一个大家闺秀居然知道这些野物在野外是可以烤着吃的。便点了点头:“是呀!我去弄干净。你们生火吧!”

刘斯曜拿了把匕首去水边清理干净,而夏过相当兴奋的去拾柴火。她记得有一回夜里在野外,也是和夏老爹烤了只兔子吃,那香味至今还记得。

柳岩祉非常不情愿,但还是去拾柴火,眼神是相当的怨念。把火堆生起来了,刘斯曜也带着清理好的野鸡和兔子过来了,用树棍穿好,放在火上烤。

不多时便闻着阵阵的香味飘出来,众人肚子里饿了许久的馋虫都给勾了出来。长贵不由得赞了句:“好香啊!闻起来就好吃。”

刘斯曜轻轻一笑:“这只是闻起来香,吃起来淡而无味,不过可以填饱肚子,要是有调料才会真的好吃。”

夏过这才想起来,她记得当时夏老爹是洒了椒盐在上面的,可是现在哪里来的调料啊!想起那不放盐的肉,她吃了肯定会吐。

“蜜汁鸡翅膀。对哦!没有调料。这里要是有蜂蜜就好了,那抹在鸡翅膀上,味道肯定鲜美。”夏过忙补了一句。

“我去找,现在蜜蜂到处飞,肯定能找到蜂蜜。”柳岩祉想起刚刚被刘斯曜抢了个头功,他忙自告奋勇的站起身。

夏过一看他那文弱书生样,就想笑,脑子里已经出现了一个一群蜜蜂追着柳岩祉满山跑的画面。越想笑得越夸张:“好啊!你去吧!要是遇到蜜蜂记得把头包住,别蛰着满头包到时你爹都不认识你。哈哈哈。”

柳岩祉狠狠的瞪了夏过一眼:“你等着,你看不到我笑话的。”

“其实我真的不想看你笑话的。”夏过一边说还一边笑。

“少爷,我陪你去。”长贵忙跟着柳岩祉上山了。

刘斯曜没有说话,只是转动着手里的野鸡。柳岩祉这个人其实不错,如果她不是黄婳婇他也许会帮他在她面前说几句好话,可惜她是,他便也别无选择。

火烤着野鸡和兔子,被烤出来的油发出嗞嗞的声音,那香味也更浓了。过了许久都不见柳岩祉和长贵回来,夏过有些不放心:“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怕是没有找到蜂蜜不好意思回来吧。”草儿回了一句。

“别出什么意外才好,柳岩祉那一副文弱书生样。”夏过想想就觉得去山上找蜂蜜这事儿用点儿不靠谱。

刘斯曜也觉得他们去的时间太久了一点,把手里的食物递给夏过:“我上去找找,你们别走开啊。”

“好。”夏过接过食物点了点头。

刘斯曜刚一上山就听到一片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仔细一瞧是长贵和柳岩祉被一群人追。

“救命啊!救命啊!”长贵看到刘斯曜忙大喊救命。

夏过也听到了,忙站起身观望,正好看到他们三人跑下来,刘斯曜还大喊了一声:“快上马车,走!”

“怎么了。”夏过一脸惊讶,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待三人跑到她们面前,已经迟了。几个贼匪已经追下山了逼到了他们面前:“谁也别想跑。把钱财全都交出来。”

“青天白日的你们居然劫人钱财,你们眼里倒底有没有王法?”柳岩祉回到队伍之后底气也终于足了些。

刚刚他和长贵正在满山找蜂蜜,却不曾想遇到几个驻山的贼匪,他们好不容易脱身一路逃下山,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堵上了。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这土匪形象跟你脑子里想的一样,身材魁梧,手里拿着一把大刀,简直是太经典了,土匪怎么都是这形象?不过有点不同,他衣服穿得还挺严实,估计是天还很冷的原因,没露胸,至于有没有胸毛,夏过看不到。还有点儿不一样,他脸上没疤,更没有一脸络腮胡子,长得……客观来讲还算五观端正。

由于有刘斯曜在,夏过看着面前五个大汉也没有太过害怕,因为她觉得刘斯曜能搞得定他们:“我说大哥,能换句对白吗?好土啊!你可以说:诸位,这们做土匪的也是讲道理的,我们老大不叫王法,他也没有规定我们青天白日不能劫人钱财。”

夏过这话一出,几个土匪便将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还朝她走近了几步:“你小子有点儿意思哈!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害怕?你们五个人,我们也五个人,实力均等,打起来也是一对一!”夏过一脸的不屑,虽然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点儿慌慌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先在气势上一定得强过他们。

“你的意思是不肯把钱财交出来咯。”领头的位贼匪眯了一下眼打量着面前夏过。“那我们可不客气了。”

夏过一笑:“把钱财都交给你们,那我们几个就得没吃没喝饿死。不交出来我们说不准还能活一个两个的,那也比全死了好。”

“小子,你敢耍老子。”那土匪瞬间怒了,提刀就朝夏过砍过去,夏过一侧身躲过了。

一旁的人见领头的动手了,忙也跟着动起手来。刘斯曜知道长贵和草儿不会拳脚,便跳到他们面前将他们护在身后,与冲过来的贼人对打起来。

领头那位一刀砍空了,又挥过来一刀。夏过再躲。

“就耍你了,怎么了?你如果不是说全都交出来,我们还说不准为了省事儿给你们一点儿。”夏过一边应对着一边回应着。

“去死吧!”说话间又一刀砍过来。夏过只有闪躲的份,原来赤手空拳真的打不过手拿兵器的,她那点儿功夫确实只能对付不会功夫的。

攻向刘斯曜的三个人,其中一人突然转移目标朝夏过攻去。夏过一惊身子一矮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躲过两人的攻击,孰料她还未起身两把刀又朝她身上砍过来。

“黄花菜。”柳岩祉忙推开纠缠自己的贼人,冲过去挡着砍过来的刀。

夏过惊谔的瞪大眼睛,看着两把刀落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