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此生莫言殇》此生不换 全文免费阅读 此生莫言殇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2-08 18:06:02

《此生莫言殇》此生不换 全文免费阅读 此生莫言殇女王受 连载中

《此生莫言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阿中哥哦分类:婚恋主角:童殇,童之素

独家完整版小说《此生莫言殇》是阿中哥哦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童殇,童之素,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默麟又高烧了。 沈逆周末在家,把国庆期间的事“事无巨细”的讲给了童之素。 于是有了这通电话。 “什么事?”童殇冷言问道。 “小...展开

《此生莫言殇》免费试读

沈默麟又高烧了。

沈逆周末在家,把国庆期间的事“事无巨细”的讲给了童之素。

于是有了这通电话。

“什么事?”童殇冷言问道。

“小麟发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童之素的声音里没了之前的温柔,从都到尾都是压制的怒意

童殇风轻云淡,“告诉你又怎么样,你又不会回来。”

“他是我儿子,你应该告诉我。”童之素的声音不禁加大了一倍,尽是对童殇的不满。

“是吗?那你现在知道了,他好得很。”

“童殇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小麟他才三岁,你……”,童之素站在落地窗前,扶着额头,克制着自己心里复杂的情绪。

她虽然没有敞开了说,童殇也听出了她的话中之意,不禁道:“童之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发烧你还怪我?”

“我不怪你,我怪我自己。”

“童之素,你当然应该反省自己,你早该这样做了。”

“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管,我告诉你童殇,我是小麟的妈妈,也是你的妈妈!”童之素气得不行,她知道不该这样,但童殇这次的所作所为真的激怒了她。

沈逆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吼声,捂着嘴偷乐。

那小东西这两天一直高烧不退,沈逆从童之素和自己父亲沈沐彬的交谈中得知,原来童殇并没有把沈默麟之前发烧的事告诉他们。

他知道童之素与童殇的关系不好,于是他趁着童之素回来拿衣服的空挡,把这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遍。

当然,在他的口中,沈默麟的高烧自然而然成为了童殇的杰作。

沈逆得意的笑着,一碰一跳的出门上网去了。

童殇听到童之素以她的妈妈自居,她们之间的现状,童之素竟然觍着脸说她是她的妈妈。

童殇厉声责问道:“童之素你脸皮可真是厚,你看看你哪点像我的妈妈?我求求你好好回想一下,你有没有做过一件身为母亲该做的事,一件就行!”童殇再也压制不住情绪,恼羞成怒。

童之素也是怒气填胸,厉声呵斥她:“童殇你有点儿良心,没有我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我养了你二十一年,不是让你来和我对着干的!”

童殇万念俱灰,死死咬着下唇,眼泪悄无声息的流着,滑进嘴里,真是苦不堪言。

童殇深吸两口气,垂涕而道:“童之素,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把我生下来受苦啊,为什么啊?”她不再声嘶力竭的质问,声音里充满了平静。

童之素的心被狠狠绞着,心底某块腐烂的肿瘤被残忍剖开。

她最怕童殇这样云淡风轻的质问,她甚至能想到童殇脸上的淡漠无情,仿佛她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她捂着胸口,只能大口大口吸着气,脸上也是涕泪交加。

“对不起,对不起,殇殇啊,你原谅我,原谅我一点,一点就好,我求你……”,童之素可谓是痛不欲生,身体如像断线的风筝般,慢慢滑落到地上。

面对童之素突如其来的示弱与道歉,童殇也丝毫没有心软,不再回复她只言片语,狠心挂断了电话。

一场波涛汹涌的闹剧也伴着“嘟嘟”的忙音消弭于空气中。

童殇心里十分憋闷,决定出门走走。

走到图书馆附近时,她不经意间扫到了献血车。

他们学校每个周末都有学校附近医院的献血车来。

童殇站定,愣愣的看着献血车上大大的“十”字,一个危险的想法突然钻了出来。

她闭着眼睛轻轻叹了口气,抬脚向献血站走去,献血站冷冷清清,无人问津。

童殇过去,护士口头上问了一些问题后,给了她献血表。

她填好了麻烦的表,走进车内。

童殇没想到,她会在献血车上碰到纪处安。

献血车的外形是一个加长版的客运汽车,中间被挡板隔开,形成了两个独立空间。

童殇走上去,竟看到了正襟危坐在桌前写材料的纪处安。

纪处安见到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欣喜,微笑着上前去和童殇打招呼:“沈同学,又见面了。”

童殇的心抖了抖,也许是因为心虚,“纪医生,你怎么……”,她看着正襟危坐的纪处安,因为先前和童之素大吵,童殇的声音有些喑哑,听起来沙沙的。

纪处安耸耸肩,满不在乎道:“得罪了院长的女儿,院长把我开了,没办法,重新找了份工作。”

童殇把填好的表递给一旁正在花痴纪处安的护士,护士瞥了童殇一眼,不情不愿的接过童殇的信息表。

纪处安起身,从护士手中把童殇的信息表要了过来,温柔道:“我来吧,你去忙。”

护士又不情不愿的把表递给了纪处安,回头狠狠剜了一眼童殇。

童殇也是满不在乎,跟着纪处安进了里间。

里面是另外一番天地,左边放着两张丝绒的沙发,右边是一个接一个的单人座椅,座椅上放着粉色的靠枕,座椅之间被小桌子隔开,桌子上放着用来抽血的针具,消毒水和一些云南白药创可贴。

“童……殇……”。

听到有人叫自己,童殇抬起头来,发现纪处安正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的表格,童殇心虚的轻生咳了两下,把视线转移。

纪处安把童殇的动作看在眼里,脸上也并没有生气的痕迹,反倒有些不以为意。

“原来,你不姓沈呐。”

童殇随便拣了个座儿,把靠枕抱在怀里,撸起衬衫袖子,把胳膊放在小桌子上。

“我也没说过我姓深,是纪医生你一直叫我沈同学。”童殇看着纪处安,一边说着,一边把视线转移到自己胳膊上,示意纪处安给她抽血。

纪处安点点头,表示同意童殇的话,他戴上口罩,走到她的面前,把橡皮带绑到上臂上,接着用棉签蘸着深褐色的碘伏在童殇的臂弯处轻轻擦拭着。

童殇撇开头,不敢看那个又粗又长的针头,因为紧张,右手紧紧抓着怀中的抱枕。

纪处安轻轻勾了勾唇,眼睛带了些笑意,“不要怕,不会很疼,相信我。”他一边安慰着童殇,一边撕开了包装袋。

纪处安捏着针头,再次看了看童殇,童殇侧着头,眉头紧锁,眼睛一眨不眨。

她不停滑动的喉头出卖了她端出的镇定,他清楚的感受到,她在紧张。

纪处安把针头轻轻推进童殇的静脉血管里。

童殇咬着牙,忍着那一瞬间的疼痛。

纪处安在针口出贴上了创可贴,把橡皮带解了下来,童殇白嫩如霜的手臂上赫然出现一条红色勒痕,很是扎眼。

童殇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血液填满了抽血管,渐渐注入到血袋里。

纪处安优雅的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童殇。

“你哭过了,是出了什么事?”纪处安终于问道,她刚到车上时,他就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声音又有些沙哑,一看就是哭过。

“是啊,哭过了。”童殇干脆承认道,但对原因只字未提。

纪处安很识趣的没有追问下去,转而问道:“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童殇低头看着被渐渐被血液撑起的血袋,突然笑了。

不知道一个中度贫血患者,抽完400cc的血量后,会怎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