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默默解君语》50包邮解君愁 LOLI控 默默解君语圣水

更新时间:2020-02-07 18:03:17

《默默解君语》50包邮解君愁 LOLI控 默默解君语圣水 连载中

《默默解君语》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多一朵分类:婚恋主角:嘉琪,何嘉琪

《默默解君语》是多一朵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默默解君语》精彩章节节选: 泼皮首领有说道:“既然无冤无仇的,那您两位为何这般与咱们过不去?非得把人往死处逼?”何嘉琪这里还没答话,叶小七那里已是不耐烦地答...展开

《默默解君语》免费试读

泼皮首领有说道:“既然无冤无仇的,那您两位为何这般与咱们过不去?非得把人往死处逼?”何嘉琪这里还没答话,叶小七那里已是不耐烦地答道:“咱们两个就是缺钱花。”

泼皮首领一口鲜血堵在胸口,差点没当场喷了出来,暗忖这两位也太不讲理了,谁不缺钱啊?他们不缺钱能去偷么?缺钱就来打劫他们?这还讲不讲个道义了?再说了,你要抢钱就抢钱吧,你就别再打人了啊,至于每次都要把人打个鼻青脸肿的么?

他想了想,昧着良心叫了何嘉琪两个一句“大侠”,好言与他们商量道:“能不能听小的一言?咱们也就是做个小本生意,不过图个养家糊口。两位要是真的缺钱,咱们想法给您做票大买卖,咱别这么零敲碎打了,成么?”

何嘉琪撩了撩眼皮,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大买卖?”

泼皮首领小心地瞄着她的脸色,说道:“小的知道一户人家,虽不是深宅大院,可家里存放的银财却多,咱们若是能把这趟买卖做下来,两位大侠手头上定能宽裕不少。”

何嘉琪听了勾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慢悠悠地说道:“打家劫舍,这可不是偷了,得算是抢了。怎么?你想糊弄着咱们去做强盗?然后你再暗中告发,叫官差把咱们抓个正着?”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泼皮首领连忙说道,心中想得却是你俩个现在行径与盗贼也无异处,怎地就还在乎这么个名声。

何嘉琪笑笑,看似不经意地瞥了叶小七一眼,自己找了个木头墩子坐了下来。

叶小七与何嘉琪在一起混了十几年,两人之间已极有默契,当下便往前站了一步,插腰挺肚地问那泼皮头领道:“你说的是哪户人家?你们怎么知道那家中放的有钱?”

泼皮首领倒也是极有眼力之人,瞧出何嘉琪才是那个拿主意的人,因此虽是叶小七在问话,他却是佝偻着身子向着何嘉琪细细答道:“那是城守府大管家杨贵的外室,杨贵这人奸诈狡猾,偏生娶了个厉害老婆,咬紧了口不许他纳妾,杨贵就偷偷地在外面置了个外室。这外室年少貌美本就极得他的宠,前年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出来,杨贵就更是把外面这对母子放到了心尖子上去了,没少给她们置私房。”

何嘉琪一听到“城守府”三个字时就上了心,面上却是露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装腔作势地说道:“既是城守府的大管家,必然是有权势的,想他那外宅也小不了,怕是还请的有护院看宅。不去不去,没得为了几个小钱把自己再折进去。”

“没护院,那就是一处二进的小宅子,前面一对老两口看守门户,后面住的是那外室母子并两个小丫鬟。杨贵家里的母老虎着实厉害,他哪里敢明目张胆地给那外室置大宅。”

“哦?”何嘉琪挑了挑眉,从眼角上斜睨了他一眼,“你怎么地知道的这样清楚?”

她这样一问,不曾想却引出了那破皮首领的苦水,他叹息一声,诉苦道:“不瞒大侠,咱们这些人也都是家里穷得捱不下去了,这才出来做些偷偷摸摸的勾当。不过是求个饱腹,咱们不敢做那些太过伤天害理的事,也就是挑着那穿着好的,家境富裕的,从他们身上借几个小钱花花,一不叫他伤筋动骨,二也能帮他们挡挡小灾。”

何嘉琪听到这里却被他的这套说辞给说乐了,抬起眼来仔细打量这泼皮首领,瞧他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八字眉,细长眼,鼻梁又细又高,嘴唇薄而阔,人一笑起来,容长面孔上就只剩下了几条缝,再配上嘴角眉梢的那几块青肿,看起来极是滑稽可笑。

这人倒是被她瞧得不好意思了,干巴巴地笑了两声,陪着小心地解释道:“老话不是说了嘛,破财免灾,咱们叫他们破点小财,也就等于给他们挡了小灾了。”

叶小七看他啰啰嗦嗦地,冷声喝道:“哪这么多废话!”

那人被吓得一个哆嗦,忙闭上了嘴不敢再说。

何嘉琪扯扯嘴角,抬手制止了叶小七,转头问这泼皮首领道:“老兄贵姓啊?”

泼皮首领先怯怯地瞄了叶小七一眼,这才小心地答道:“免贵,免贵,小的姓邱,家里排行老三,大伙抬举小的,都叫上一声邱三哥。”

叶小七突然恨恨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暗道老子叫叶小七,你叫邱三,怎地?你还想着排到老子前头去?

邱三却不知哪句话又惹了叶小七,见他突然发作,吓得连忙又噤了声。

何嘉琪淡淡地笑了笑,学着清风寨二当家文凤鸣惯常说话的腔调,说道:“邱三哥有个好口才,日后得了际会必成大器。咱们今儿先不扯别的闲话,还是说说那杨贵大管家吧,邱三哥怎地这样清楚他外宅的事情?”

邱三闻言忙点头,张口欲说之前却先长叹了口气,然后指着旁边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说道:“这孩子叫小宝,他哥大宝本跟着咱们几个一起混的,半年前没长眼偷到了杨贵身上,被抓住了狠打了一顿,还断了两只手。其实做咱们这行的,没少被人抓住过,有打一顿的,也有扭送官府的,可少有杨贵这么狠的。那荷包里也就几两碎银子,他就这样要了大宝两只手!现在大宝成了个废人,家里除了小宝就剩下一个寡妇娘,还是个病的,没法子,小宝只能跟着咱们出来了。”

说到这里,邱三已是红了眼眶,那个叫小宝的孩子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叶小七瞧得心酸,又想起了自个的身世,差点也跟着落了泪,不由得叹了口气。

何嘉琪却是不为所动,她自己就是个口舌伶俐能言善辩之人,知道这说话大有讲究,会说的能把三分事情说成九分,这邱三又是个惯会说道的,他的话里面怕是大有水分。她先横了叶小七一眼,转而问邱三道:“这么说来,邱三哥是盯了那杨贵许久了?”

邱三点头道:“不错,咱们一直想着替大宝报仇,只是那杨贵进出都有人跟着,咱们这些人又不比两位大侠有功夫在身,一直得不了手。后来才知道他养的有外室,虽是极隐秘的,却也没逃过咱们的眼睛,就想着趁他个不防备祸害他一下子!既然现在大侠手头上紧,不如就从他身上下手,您说呢?”

何嘉琪眼珠转了转,笑道:“好你个邱三,竟是想着利用咱们给你报仇吗?”

邱三吓得忙跪下了,指天赌誓地说道:“小的不敢,小的真的是全为了两位大侠着想啊。小的们替两位踩盘子,望风,两位武艺高强,翻墙进去抢了财物即走就可。”

何嘉琪与叶小七两人对视了一眼,又问邱三道:“事成之后你要什么好处?”

邱三初时还吭哧着不敢说,见何嘉琪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便壮了壮胆说道:“小的不敢要什么好处,若是大侠能顺利做了这买卖,还请大侠赏小的们一点汤水,只几块碎银就成,也好叫小宝拿回去给他老娘吃用。”

何嘉琪缓缓地点了点头,应承道:“这好说,若是这趟买卖能成,我自然也不能亏了你们。”

得她这句话,邱三几个脸上都显了喜色出来,连声道:“多谢大侠,多谢大侠。”

何嘉琪略略沉吟了片刻,又说道:“这样,你们几个先盯着杨贵的动静,瞅准了他哪一天去外宅,咱们就动手。”

邱三听了却是不解,疑惑道:“为何要在杨贵在外宅的时候动手?他身边可是有小厮跟着,万一……”

何嘉琪打断了他的话,“我自有道理,你无需多问,照做就是。”

邱三不敢多问,将信将疑地应下了,又与何嘉琪商定好了联络方式,这才带着几个手下离开。谁知走了没几步,却又听得何嘉琪在后面唤他。他提着小心回过身去,就见何嘉琪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枚小巧的飞镖,正活鱼一般在她指间灵活地跳跃戏耍着。

“邱三哥,送你件玩意耍耍!”何嘉琪笑笑,手腕微扬,那枚飞镖就化作一道光芒向着邱三飞了过来,紧擦着他的头皮正正地插入了发髻当中。

邱三头皮只觉得头皮阵阵发紧,早吓得傻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勉强地笑了笑,一叠声地谢道:“多谢大侠,多谢大侠。”

何嘉琪不在意地扬了扬手,笑道:“走吧。”

待邱三几人都走远了,叶小七才从一旁走过来,颇为疑惑地问何嘉琪道:“你找那杨贵的麻烦做什么?咱们躲那城守府的人还躲不及,怎地要去招惹他们?”

何嘉琪此时才扯落了覆面的黑巾,忍不住长长地出了口气,与叶小七一同往回走着,一面低声解释道:“就咱们两个,城守府不敢随意进,又找不到知己的人帮着打听,要寻到我义父的下落实在是难。既然这杨贵是城守府的管家,自然是知道杨成身边的事情,到时候咱们挟持住了他,必要从他嘴里撬出些东西来,起码也要问一问那一日在关口义父到底往哪里去了。”

叶小七一向听何嘉琪的主意,就点了点头,“这样也成,就是怕那邱三设计害咱们,别还没逮着杨贵,先把咱们自己折了进去。”

何嘉琪自有她的打算,当下说道:“咱们两个多加小心,到时候只我一个人进去,你就在外面制着那邱三,只要他的小命在咱们手上,谅他也没那个胆子敢使坏。”

两人低声商量着,先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换回了身上的衣服,这才又重新回到了客栈住下。

此后几天,他们自己也暗自调查起城守府大管家杨贵此人来,最后得到信息与邱三说的倒也无太大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