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应有语》血雨腥风应有涯修辞 SM 风应有语XXOO

更新时间:2020-01-18 06:04:24

《风应有语》血雨腥风应有涯修辞 SM 风应有语XXOO 连载中

《风应有语》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疏桐雨分类:武侠主角:萧让,李苓思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风应有语》的小说,是作者疏桐雨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连番遇到的不顺遂让李沧浪倍觉受挫,但所有这些失望感受却又于时局无益,若不想就此被天下剑盟掌控,那么他就必须继续联络其他志同道合...展开

《风应有语》免费试读

这连番遇到的不顺遂让李沧浪倍觉受挫,但所有这些失望感受却又于时局无益,若不想就此被天下剑盟掌控,那么他就必须继续联络其他志同道合之人。于逆境中抗争的人,是连半刻宣泄情绪的机会都没有的。

中原武林虽浩浩荡荡,但在除去这些不合适或者不愿意的门派后,李沧浪已无多少对象可选了。细算来,实力能够称强的不过天山、崆峒和蜀山三派而已,至于其他无甚规模的小门派,便就来了也不过是徒增心气罢了。

李沧浪只叹当初选了上少林寺而没有去拜会崆峒和蜀山派,兴许他们的处境看法会和自己一样。李沧浪又忽然想起萧让独上天山的事情,此时便也急切想知道天山派掌门吴快哉的想法。掐指算来,萧让也应该完成了使命回到云台派,李沧浪于是策马往自家门派赶去。

但令李沧浪意外的是萧让并没有回到云台派,反倒是自己这段时间的离开还给门派带来了不少麻烦。李沧浪才刚刚抵达云台山脚下,就发现其间聚集了一群草寇,看情形似乎正要对云台派开展攻势。而山门下的那一头,一干云台弟子亦在隘口严阵以待,却是谁也不敢有半丝懈怠。

李沧浪暗觉不妙,遂当即一个箭步飞身而过,转瞬间便稳稳的立在对峙阵中了。

草寇们见得来者身手不凡,便都暗下疑惑;而云台派上下见掌门从天而降,却是各个欢欣鼓舞起来。

“在下云台派李沧浪,不知各位绿林朋友来此有何贵干?”李沧浪收起剑问道。

“原来你就是云台派掌门李沧浪,来的正好,我们正要找你呢。”草寇中一个面相凶煞之人恶狠狠的说道。

云台派弟子见不得有人以此等口气和掌门说话,皆挺剑而出。李沧浪此刻只想弄清事情原委,便抬手止住了门下弟子。

“我云台派与各位绿林朋友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缘何今日却找上门来?”李沧浪不急不缓的问道。

“哈哈,堂堂一派掌门装起糊涂来竟和真的一样。”草寇中有人笑道。

此语一出,草寇们便更肆无忌惮的嘲笑起来,更有甚者还讥讽云台掌门乃虚伪小人。如此情景云台派弟子哪里还看得过去?若非李沧浪喝退门人,只怕双方非要大打出手不可。

“昔闻绿林好汉多是直来直去的痛快人,何不也同样直来直去的把话说个清楚?”李沧浪耐着性子说道。

草寇中旋即有个头戴戒箍的胖子喝住部下,然后又大摇大摆的上前瞪住李沧浪道:“你云台派大弟子萧让杀死了饮血岗的赤目郎君,识相的就乖乖把他交出来,否则我阴风寨必叫你们血溅云台。”

李沧浪自是见不得这莽匪的粗蛮风气,但若照那胖子所讲,他又觉得此事蹊跷非常,原因无外如是:其一、萧让往天山送完礼后直归云台山即可,怎会冒冒失失的去往巫山饮血岗生事?其二、赤目郎君在江湖中久有狠名恶名,靠的除了他生饮人血外,就是那一手诡异奇绝的“幽冥爪”功夫了,萧让虽在江湖后辈中颇有成色,但仍旧是敌不过赤目郎君的。

只是不待李沧浪一一问出,阴风寨的草寇们早已无耐心来听了。李沧浪知道饮血岗和阴风寨都是江湖中臭名昭著的恶人帮,未免多生枝节,也为了彻底弄清真相,他便转而询问起身后的弟子来。可是李沧浪不问还好,一问,这萧让自上次去天山后就再没回到云台派。李沧浪暗下焦急道:“莫非萧让出事了?”

阴风寨的人见李沧浪迟疑,便下通牒要求李沧浪即刻交人。

“萧让此刻并不在山中,待他回来,我定问清缘由,是非曲直李某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李沧浪不亢不卑的说道。

阴风寨的人岂肯就此离去?那领头的胖子于是向着李沧浪再喝问一句:“交不交人?”

“事情我已讲的很清楚了,阁下也莫要欺人太甚。”李沧浪愤道。

李沧浪话语未毕,那戴着戒箍的胖子便提刀砍来,着实是蛮劲十足。便见李沧浪只虚步一闪一撤,就把这危险局面化解的干干净净,待胖子再欲追砍时,李沧浪已经长剑出鞘的相迎过来了。

场上二人才一交手,阴风寨和云台派的人马便也冲杀过来,眼见这巴掌大的空地就要变成一个混斗场了。却此时,李沧浪长剑左右一挥,旋即便各有一道剑气朝两边削飞过去,剑气所过,遂在草地上生生翻凿出一条寸余宽的沟槽,直将两派人马分隔开来。

阴风寨的人哪里见过如此出神入化的剑上功夫,便都惊讶着面面相觑起来。云台派的弟子知道李沧浪剑气划地的意思,也只得站在这沟槽前仗剑而立。场上于是又回归到李沧浪与胖子单打独斗的局面中来。

但胖子的刀法徒有蛮力,却始终近不得李沧浪之身,一番抡舞下来,不仅没有伤到对手分毫,自己还累得气喘吁吁了。却还多亏李沧浪手下留情,否则这胖子又岂能在李沧浪手下走上这七八回合?

所谓旁观者清,阴风寨的人见胖子头领直落下风,便都个个暗叫不妙。但所谓当局者迷,胖子头领不想人前丢了脸面,虽明知不敌却仍要继续强攻。

却此时,李沧浪却忽然喝住胖子道:“阁下若再无理取闹,就休怪李某剑下无情了。”

当着一帮部众的面,胖子怎甘示弱?但胖子才迈出一步,他便觉得胸口、背上皆清爽无比,待低头去看时,他才发现自己所穿的衣物早已篓烂成片絮之状了。就在胖子惊讶之时,他又忽觉额头宽松,翻眼望去,却发现自己头上所戴的紫金戒箍正裂成两半的缓缓滑落下来。原来刚才李沧浪是以无形剑气在胖子身上挥洒了一番,若非他手下留情,这胖子头领只怕早被刺成个筛子了。

胖子难以置信的望着李沧浪,却最终还是默默的退回阵中去。而一干阴风寨的人见头领这般狼狈,便谁也不敢再吱声。

“李掌门剑法高超,我海大胖佩服万分。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萧让有种就一辈子守在云台山别出江湖。”胖子头领又急又气的说道。

李沧浪知道这些绿林人士最记仇恨,便朗声说道:“如果萧让果真无辜杀了赤目郎君,我自会带他去饮血岗交代。但如果萧让没有做这些事,那李某就只能亲自去阴风寨讨个说法了。”

海大胖自知今日敌他不过,便只得不大服气的赞同下来道:“但愿李掌门公道办事,不要包庇门徒的好。”

说罢,海大胖便领着数十部众撤下山去。

李沧浪这一番出手不仅震慑了对手,更是极大的鼓舞了在场弟子的士气,便见门下弟子纷纷夸赞起掌门超绝的功法来。李沧浪心里还想着萧让杀死赤目郎君的事情,根本无暇去理会这些。

却此时,隘口忽然奔来一位着素衣的妙龄少女,虽远远相隔却连连喊着“爹爹”来。这声音清纯甜美,犹似天籁,直是沁人心脾。李沧浪听罢当即愁眉舒展,脸上亦浮现出少有的笑容来。

这位素衣少女正是李沧浪的独生女儿李苓思了。二八芳龄的她生得身姿娇婉面若芙蓉,活脱是个水灵清秀的美人儿,云台派的弟子们虽与她时常照面,但每次见都不免心下忐忑起来。而说到最被李苓思所惊艳的人,自然是随在她身后的那个玉面少年楚鸣乔了。萧让以降,就属他在一众弟子中成就最好,亦是云台派当仁不让的二师兄。

只见李苓思一上来便拉着李沧浪手臂嘘寒问暖起来,仿佛她父亲在外出的这一两月是吃了多大苦头似的。李沧浪自是深感慰藉,便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说道:“为父这一路上都还顺利,苓思勿用担心。”

“对了,大师兄怎没有和爹爹一起回来?”李苓思忽然急切的问道。

她不问还好,一问,李沧浪便火气上来了,起码这前来找岔的阴风寨草寇就是由萧让招惹来的。李沧浪于是当场追问萧让下落,众人知道掌门是要发火,便都只摇头着不语,唯有楚鸣乔上前恭敬作答道:“自上次随师父下山后,大师兄就再没有回到云台山。”

李沧浪本就急于向萧让问清天山派的立场,又需要他说明饮血岗赤目郎君的死因,如今竟然找不着人,却如何能不着急?

“大师兄不是和师父一起办事去的吗?……”人群中有人支支吾吾的说道。

但李沧浪脸色一黑,他便什么要说的话语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李苓思见李沧浪对萧让大为不满,又似要责骂答话的弟子,便拽着李沧浪的手臂委屈道:“爹爹走了那么久,一回来就要朝女儿生气……”说着说着,李苓思的眼眶便红润起来。

李沧浪最是心疼自己女儿,哪里见得她哭泣,便当即和声安慰一番。待李苓思破涕为笑时,他才唤弟子们上山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