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众神塔》众神之神 免费阅读 众神塔kuso

更新时间:2020-01-10 12:05:20

《众神塔》众神之神 免费阅读  众神塔kuso 连载中

《众神塔》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拾奕分类:玄幻言情主角:姜奕歌,岑起

经典小说《众神塔》由拾奕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奕歌,岑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两人一路无言,静静的并肩而行,从荒郊到闹市,从余晖遍布到江火点点。 到了闹市,两人才真正体会到了人世间的繁华与热闹。 “这才是真...展开

《众神塔》免费试读

两人一路无言,静静的并肩而行,从荒郊到闹市,从余晖遍布到江火点点。

到了闹市,两人才真正体会到了人世间的繁华与热闹。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呀。”岑起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大咧咧的伸了个懒腰,感慨道。

“抱歉,带着你出来,没能好好陪你,反而让你和我一起承担了很多东西。”对岑起,他是有愧的。

岑起一拳锤在他肩上,如同在碧落的时候那般,一样的自然。“说啥呢,都是兄弟。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我,等你这边事了,陪我走遍整个大陆。”

“嗯。”怎么感觉自己最近老是鼻子发酸眼眶发红呢。

“不许哭啊,你要哭我可就装作不认识你了啊。”看到姜奕歌的样子,岑起赶忙低声说。大男人哭哭啼啼,不好,不好!

姜奕歌压下突如其来的感动,板起脸。“谁哭了?”

啧,以为板着脸就听不出你那小小的哭腔了啊。岑起腹诽,没敢说出来。他打不过阿奕,不敢说不敢说。

“没谁,没谁。”岑起四下看看,突然眼前一亮,指着一个方向说:“我们去那边看看,那边人好多呀,肯定有好东西。”拉着姜奕歌就往前挤。

刚挤到一半,就被好友拉住了,岑起回头:“怎么了?快跟我进去看……。”话没说完,就看到自家好友冰冷的脸和充满杀气的眼神。

岑起顺着那道杀人的视线看过去,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是她!

是那个一剑杀了傅姨的女人。

“诶,你冷静!”岑起一把抓住准备动手的好友,“你别忘了你是城主,在这里动手会伤到普通人的。”

姜奕歌恍若无闻,直冲冲的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姜都的夜晚,人很多,摩肩接踵间,那个女人已经消失在人流中。

姜奕歌心中有把火,越烧越旺,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宛如魔怔。挣开那双拉着自己的手,向着那个人离去的地方追过去。

“诶,那不是城主吗?”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看着那道奔跑的身影,诧异的问身边的人,正好是来不及追过去的岑起。

岑起装傻:“不是吧,不太像。”城主夜间苦追一名妙龄女子,有点不太好,而且还是在归灵间。

路人“哦”了一声,可能是看错了吧,自己对城主印象不深,认错也不丢人。

信了就好。岑起摸摸鼻子,看那人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赶紧朝着姜奕歌离开的方向追去。

姜奕歌并没有追到那个女人,他没有时间去了解一座城,去认识每一条道路。左拐右拐之间,丢掉追踪的目标很正常。

一拳打在树干上,牙齿咬着嘴唇,漂亮的脸扭曲着,眼底却能看出深深的疲倦。

“你...没事吧?”哥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锦花也有事,欧亭御只能一个人出来散心。却发现有个人好像在追她,她躲了起来,偷偷的看到追自己的人长得挺好看的。嗯...虽然上次被漂亮姐姐骗了一次,这个漂亮的男人应该是个好人吧。纠结了一会,看脸的某个女人,没忍住,自己站了出来。

姜奕歌抬眼,那日的画面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一遍遍的闪现在眼前。

“果然是你!”短短四个字,被他一字一顿的,慢慢的,低沉的,狠狠地吐出来,带着无尽的杀意。

我,我怎么了?我们不是第一次见吗。欧亭御一脸茫然,不太清楚这个漂亮的男人的敌意。

“喂,你谁啊,你怎么回事?”凛冽的杀意迎面而来,欧亭御闪身避过,几个回合以后,开始认真起来,她看懂了,这个男人是真的想杀她。

虽然不懂为什么,但是小命要紧。

拔剑,刚进拟物境界的她自然可以感知这个男人比她境界高,这让她微微有点兴奋。毕竟她除了是个颜控,还是个战斗狂。

姜奕歌用的也是剑,只不过,他的剑是真力所化。

而欧亭御的剑却是实实在在的剑,这剑是她无意中所得,当日她一见此剑便心生欢喜,便花了大价钱买了下来。

两人你来我往,各有优劣。

姜奕歌的剑意偏柔,真力所化之剑随着主人的杀心,几次散落成尖锐的碎片以刁钻的角度袭向敌人的要害,但往往被欧亭御堪堪避开,仅仅划破衣衫。

欧亭御的剑意比起姜奕歌来,豪迈了许多,也直白了许多。剑气所到之处,树会被砍断,花会被摧残,就连姜奕歌的头发,也被削去了几缕。

两人谁也不让谁,剑气和杀气在这一片小小的树林搅拌出不小的动静。寻着这动静,几道影子疾步向此处走来。

岑起是最先到达的,看到两人的打斗,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对着欧亭御出手。欧亭御对付姜奕歌一人还行,对上两个人自然吃力,躲过了岑起的攻势,自然没能躲过另一道剑气。

剑气上身,随之入体,身上一痛,喉头微甜,血腥味在口中蔓延。

身形微顿之间,凝聚出新的真力剑的姜奕歌已执剑近身,剑尖直指欧亭御心口,眼看就要为母亲报仇。

倏然间,剑下的人消失了。

紧赶慢赶的欧亭午,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妹妹。

姜奕歌眼角余光捕捉到了救走仇人的身影,手微微用力,剑影消散。身转手扬,新的剑招已成,袭向那道身影。

欧亭午无心恋战,抱着妹妹闪身躲过,直接向远处奔走,他家妹妹还受着伤呢。

“家主。”正待继续追的姜奕歌被赶过来的诉音叫住了。

原以为姜奕歌不会停手的岑起看到他停住了,也松了口气。

“诉音姑姑为何拦着我?”姜奕歌声音低哑,语气沉重,带着满满的仇恨。

听到这个声音,诉音有点怔楞。她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温暖的,疲倦的,稚嫩的。从未想过,他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充满了仇恨。

“诉音姑姑。”岑起戳戳愣住的诉音。

诉音深吸口气:“带走那个女人的人,是城郊剑庐欧霆的儿子。”

“所以?”失去了愤怒目标的姜奕歌慢慢的冷静下来。

“欧家以铸造为生,姜家大部分的武器都是在他家定制的,算是他家的大主顾。”诉音把夫君告诉她的转述给姜奕歌。

“论质论量,东都没有能媲美他家的。”

似乎看到了姜奕歌的想法,诉音幽幽的补了一句。

“那个女人和欧家什么关系?”

“我夫君说,她是欧霆的养女。欧霆和欧亭午都挺疼她的。”诉音心里也恨,仇人近在咫尺,却没法报仇。这种感觉别提有多憋屈了。

姜奕歌闭眼,深吸口气,努力压下心中再次冉冉升起的怒火。

“回府!”既然这样,报仇一事就要徐徐图之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