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仙帝魔君在都市 百度云 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19-12-29 18:03:37

《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仙帝魔君在都市 百度云 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精彩试读 已完结

《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千君里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玄力,靖兮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的小说,是作者千君里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他为了教训欧阳炎天,又给欧阳望一个下马威,动了不少玄力。 最后开圣域的那一下,他只是希望欧阳望知难而退,不要再来追杀他们,此前,...展开

《一等帝女:魔君的盛世娇宠》免费试读

他为了教训欧阳炎天,又给欧阳望一个下马威,动了不少玄力。

最后开圣域的那一下,他只是希望欧阳望知难而退,不要再来追杀他们,此前,玄功又遇瓶颈,练功受了伤,所以此时此刻,不得不好好休息一下了。

靖兮回头去找了放在一边的点心,转身来看的时候发现君北葬已经闭着眼睛,靠着树干一动不动,似是睡着了。

她瞧着这静谧的树林,有些紧张:“大白天就要睡觉的吗?那晚上呢……”

君北葬道:“休息一下而已,本座不需要睡觉,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们启程,彻底离开历州范围。”

靖兮吓了一跳,原来他没有睡着啊。

她抱着点心,屁颠屁颠地走到他身边,然后坐下,与他靠着同一树干:“所以你是在调息吗?不过你都这么厉害了,平时还需要静坐调息来恢复玄力吗?”

君北葬说:“本座玄功遇阻,为突破瓶颈花费不少精力,调息是为日后打算。”

靖兮说:“遇到阻碍,那就不要突破了啊,你都这么厉害了,我爹说,这长赢能够玄力化翼的不过数万之众,你已经很厉害了!”

君北葬嗤之以鼻:“你懂什么,本座若得突破,便是长赢当世第一人。”

靖兮说:“这么牛的吗?你不会是吹的吧,当世第一人,太过分了!”

君北葬:“哼。”

靖兮笑了笑,忽然问:“长赢的高手很多的,数亿之众,不容小觑,你真的有你自己说的这么厉害吗?”

君北葬还是:“哼。”

靖兮又问:“九魑魔岛你知道不,九魑魔岛的岛主——玄沉,你听说过没有?”

君北葬面无表情:“玄沉,坐拥九魑魔岛,易守难攻之地势,雄踞一方多年,座下有三尊,亦是罕世高手,你问他干嘛,听说,他要娶长赢帝君的小女儿了……”

靖兮撇了撇嘴,说:“原来你知道啊,他也很厉害哦,你把你自己说的这么厉害,有他厉害吗?”

君北葬似乎是笑了笑:“不以与本座相提并论。”

靖兮觉得他真的在吹牛:“哇,这么厉害的吗,其实我在出来之前,听说过很多人很多高手,但我没有听说过你啊。”

君北葬一脸鄙夷:“你一介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知道个什么,你就说说,你知道哪些东西吧!”

靖兮说:“长赢英雄榜上,十位顶尖高手,除却榜上排名第一的人,没有公布名号之外,列在第二位的,名号骆樘汮,其三兰涉音,巾帼不让须眉,杀手榜上,也有十位顶尖高手,长赢国第一杀手,叫做段云衷,他帮忙杀人全凭心情,有时候,甚至会杀了自己的雇主,因为实力非凡,百年来稳居第一,第二名叫莫竹久,近百年来从未失手,更是只杀目标,不伤其他人分毫,其三辜落,为钱办事,也为自己办事,号称从不为雇主办事,负责罗列这两个榜单的,是长赢最神秘的机构——夜雪阁。”

君北葬说:“你知道的看似很多,实际太少了,出来闯荡,了解这些毫无用处。”

靖兮说:“我知道,你了解的肯定比我多嘛!对了,你们这些高手,不都有绝顶武器的吗?你的武器,我怎么没见你用过?”

君北葬说:“对付一些杂鱼,不值得本座开渊薮拔剑。”

靖兮又凑近了他几分:“你是用剑的啊,我爹说,剑是万器之王呢,剑有剑鞘,器有器鞘,这器鞘,便是永恒渊薮,我记得,在往来客栈内,欧阳炎天那两个护卫,就开了渊薮,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在我的永恒渊薮里放上一把武器……”

君北葬轻笑,说:“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要打打杀杀了。”

靖兮撇嘴:“少这么看不起人了,长赢历来,名动天下的女英雄不在少数,哪怕君临天下的帝姬,亦不在少数,女孩子,怎么就不能打打杀杀了!”

君北葬扬着唇角:“本座并非看不起女子,只是你的确弱不禁风,若能得人庇佑,便一辈子生活在他人的庇佑之下吧。”

靖兮拉了拉他的衣服,说:“这种话我爹也说过,简直一模一样,不过我说你,怎么老是自称本座啊,你到底是哪个本座?”

她还没自称公主呢,这一闲散通缉犯,一直自称本座。

君北葬反问:“那你为什么叫小离?”

靖兮说:“因为叫小离,所以叫小离啊,我出生的时候,我爹和我娘彻底分离,所以,我爹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小离,离别的离,离开的离,我爹用此来怀念我娘一生。但是,我叫小离,和你自称本座,有什么关系吗?”

君北葬说:“你自有你的原因,那本座,也自有本座的原因,又有什么可以探究的呢?”

靖兮眨了眨眼睛,忽然觉得他说的很对。

她是个絮絮叨叨的人,总是可以喋喋不休地说着话,在帝宫中的时候,侍女都不喜欢听她说话,而父君也很忙,没有机会与她谈心,好不容易离开了帝宫,遇上一个不嫌弃自己话多的人,还总是会和自己搭话的人,她忽然觉得很高兴,所以一整个下午,都说个不停。

日暮西斜,太阳眼看快要落山了,靖兮疲倦起来,身体靠在了君北葬的腿上,逐渐睡去。

君北葬不想打扰她,索性给她下了安神咒。

他伸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发现她的身材,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娇小,头发很长,很软,稍一凑近,便能闻到淡雅的花香,想来一直打理的非常好。

长赢唯一的公主,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君北葬打算天色一暗下来,便带着靖兮离开。

她已然睡着,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了。

树林里,鸟儿惊飞,转瞬间突然安静了下来,片刻后,一道人影掠到了君北葬面前。

他抱着靖兮,倚着树干而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面前的倩影逐渐清晰起来,是一个穿着精致华丽长裙的年轻女子,裙摆及地,女子的手臂裸露在外,洒脱妖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