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穿越之异世潇湘情缘 下克上 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GC

更新时间:2019-12-26 12:04:33

《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穿越之异世潇湘情缘 下克上 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GC 连载中

《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夕拾残阳l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独雅,阴离

主角叫独雅,阴离的小说是《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它的作者是夕拾残阳l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万年前,神界独氏一族新一届神女降世轰动三界,天皇为其取名独雅,高雅尊贵是神女的专称,而同时三界只知神界降临了一位神女却不知同时也...展开

《穿越异世之三世情缘》免费试读

万年前,神界独氏一族新一届神女降世轰动三界,天皇为其取名独雅,高雅尊贵是神女的专称,而同时三界只知神界降临了一位神女却不知同时也有一颗命石在一刻不到出现在神界也消失在神界。

“天后,天皇让您处置小……,您此举若被天皇发现不光她保不住,您也会受此牵连。”一宫女跪于榻前恳求着床榻之上面容憔悴的天后。

天后慈祥的望着怀抱中的婴儿,又望了望榻上身旁的另一女婴,慈爱的轻抚这怀中的孩子柔声说道:“没有人会知道她的存在,天皇只知本宫处置了这孩子,伤心过度随此而去。”

“天后,您这是何必呢?”宫女哭道。

神界神女降世,天后难产为保神女平安出世灵力尽散神陨,这是在神女独雅降世之时同时传遍三界的消息。

天皇痛失爱妻大怒将临产之时在场所有人员全部天罚魂逝,就连天后身旁的贴身宫女也随着天后的神陨为受罚魂逝,此举传遍三界都称天皇对天后用情至深,望此保重神体。

“父皇,儿臣今日百岁诞辰有劳父皇了。”大殿之下的独雅拱手清冷的声音响起,对着高座之上的天皇敬道。

今日是神女独雅的五百岁生辰,从小高雅尊贵的神女因神界对其严厉的制法又因年幼失母,天皇无暇照看及对其严厉的期待使其从小寡言少语清冷高贵,神女独雅的出世就代表了她身上抗的对神族的责任和使命,一言一行都受神界管束。

“神族神女的诞辰可是我神族的大事,何来劳烦一说,你只需听从本皇的安排即可。”天皇未抬头看一眼殿下的独雅,不温不火的说道。

“儿臣知晓,已无他事,儿臣告退。”独雅闻此抬头望了一眼高座之上的天皇拱手说道便转身离去。

是呀,今日是神族神女的诞辰而并非是她独雅的生辰,独雅出了宫殿便向冰原雪山而去,每一百年的今日,独雅都会来冰原雪山,而神界今日都无暇管她更不需要她。

独雅来到雪山一片雪地上时,望着广阔无际的雪山空无一人,随后低头望了望印在雪地之上的影子,对其笑了笑转身在雪地之上翩翩起舞,身下的影子紧随着独雅的动作舞动着。

一向清冷高雅的独雅,只有在此时才会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使其冷若冰霜的美颜少了些寒意多了一丝柔和,使其整个人如同变了个人般很是温柔。

她知道,她的影子里有个她看不见的人一直在陪着自己,她知道她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某个夜晚,皎洁的月圆关于空中,清冷的月光照着独雅的后院,院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在月光之下偏偏起舞,美伦绝幻。

借着月光白衣少女身下的影子跟随着起舞,有了影子的陪伴,夜空之下的少女不似孤单独舞。

在此时,突然出现的天皇使少女慌乱被其脚下细石绊倒摔在地上,而她在摔下的一刻看见身下的影子并未停下舞动的姿势还再起舞,直到她快接近地面之时才紧随着自己的动作印在身下的地上。

短短的时间内,只一眼独雅相信并非是自己看错了,她一向精明睿智,此次大发现让被天皇罚关入禁室的独雅没有任何的惧意。

跪在漆黑一片的禁室中,独雅在等着初阳的升起,也在等待着夜幕冷月的降临,每到此刻,光亮都会透过禁室顶上的窗口洒进余晖,身下的影子也只有此刻才会出现。

而独雅就在余晖洒进来的那刻独雅都会紧盯着身下的影子出现时的姿态,独雅也会不停的更换着动作、位置专心的观察着影子,时不时的独雅会躲在余光的暗处,也会突然出现在余光之中。

而每一次的观察都让独雅失望,影子没有任何异常,紧随着她的动作变化着,一筹莫展的观察后独雅开始放弃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可能真是她太渴望得到陪伴,即便是影子也渴望得到回应。

此后,被罚于禁室一年的独雅,在余光透进禁室中时就观察影子,在夜幕降临漆黑一片时,便在黑暗中翩翩起舞,没有人是的独雅她想得到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渴求什么,只知道神女独雅最终会代替天皇守护着神界。

独雅的身旁只有那影随光现的影子相伴,可能是她太渴望身旁有有一人相伴,然而,光之下的影子只会跟随着独雅的动作而动,光消失了,它也一起离开独雅,即便出现之时也如同她听从父皇般像傀儡一样的活着。

因此,在第一次发现影子的不同时独雅的心中有多高兴,然而在不断的试探后独雅只剩下空欢喜一场。

在黑暗中起舞的独雅不知道的是随着她的舞动,身下紧随着一抹黑影随着独雅起舞。

雪地上迎着寒风白衣翻飞的少女忘乎所有的舞动着,此时的她不是神女独雅,而只是独雅而已。

雪上的另一角的大石背后,一黑衣少年望着雪地上迎风起舞的少女,脸上露出青涩的笑容,她,来了。

而此时两人都未察觉到一只火狐在逐渐的靠近舞中的独雅,就在独雅察觉有异之时已为时已晚,火狐发起攻击猛的冲向独雅,速度太快独雅来不及反抗便被火狐击落滚落与雪地之上。

突然出现的火狐也使黑衣少年始料未及少年顺势一道黑色灵力便由手中发出击向火狐,火狐受此击转身向着雪山之下飞窜而去消失在雪山之中。

黑衣少年望着消失不见的火狐急忙向滚落在雪地里的独雅跑去,跑到独雅身旁时为其查看了一番伤势。

“姑娘,可有大碍?”奇怪,就刚才火狐的那一击虽不足致命也不至于只受了点皮外伤啊,青涩的嗓音从少年的口中传出,独雅闻声抬头望着眼前为其检查伤势的少年,透过逆光有点看不真切。

“无事。”独雅推开搀扶着自己的少年冷声说道。

“救命之恩,我独雅必以重礼相还。”独雅起身理了理衣袍再次清冷的说道。

独雅?原来她就是神界的神女独雅,果真如外界所传般高雅尊贵,即便受火狐一击都不曾有一丝狼狈之态。

“在下魔界王子阴离,姑娘不必言谢,举手之劳罢了。”阴离拱手说道。

“何曾谢过?明日我会将重礼送至你魔界。”独雅寒声说道便转身准备离去。

咦?什么意思?她不曾谢过他?他好歹也救了她一命就此被打发了?重礼,什么重礼能抵他堂堂离王的救命之恩,哼!高雅,明明就是无礼。

“虽然你起舞时确实配的上高雅二字,但对待救命恩人如此无礼,看来神女的高雅有所不得此雅。”阴离抱臂轻蔑的望着准备离去的清冷背影说道。

独雅闻此身形一顿,慌乱的回身瞪着阴离寒声道:“你何时见我起舞?说。”

阴离被突然发怒的独雅吓了一跳,不就看你跳了下舞嘛,有啥了不起的至于如此生气么?

“刚好路过,看了一眼。”阴离伸手摸了摸鼻头心虚道。

此话一出独雅一道纯白的灵力直接击向阴离,阴离对突然出手的独雅及时躲避,逃过此招,而独雅没有给阴离反应的时间迎面继续释放这灵力向阴离击去。

哎呦!还是个暴脾气嘛,无色灵力,五行之外的纯净灵力,他阴离今日有幸领教传闻中的天才神女不知是否能活着回去咯。

阴离再次躲过独雅的一击后嘴角勾起一道弧度,随后手中出现一道黑色灵力迎上独雅的白色灵力。

独雅望着反击的阴离冷笑道:“土系宗师也想跟我打?不自量力。”独雅望着迎上而来的阴离手中爆出一道白色灵力紧随而上。

“不错,不愧是神女独雅,才五百岁就达皇阶,看来我是没法离开这雪山咯,受教了。”阴离嬉笑着躲闪着独雅的攻击。

“是独雅。”独雅寒声道冷若冰霜的脸上寒气逼人,闻此神女二字使独雅心中烧起一团火,在这里,她是独雅,不是神******离闻此不解,不是同一个人么,不做多想笑着迎上独雅的招,拼灵力他阴离接不了独雅几招,然而两人能够僵持这么久是因为阴离很好的利用了雪山的地势不停的躲避着独雅的攻击,还很好的隐藏自己的身影给独雅出其不意的攻势,虽然有所小人之为,但能逃离独雅的攻势又和独雅练招这是很难得的机会。

直至夜幕降临,独雅而阴离两人还是持平没有一方有落势之态。独雅没有想到阴离会如此难缠,灵力之上确实比不上自己,但走势上他却很聪明懂得利用周围的地势躲避自己的攻击之时还没能很好的隐藏是她时常失去对其位置的判断。

阴离很好的利用雪山的地势躲过独雅的一击顺势用出幻术迷惑独雅绕其至身后出其不意的一招击向独雅,阴离见其被击中后还来不及得意便见独雅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一块雪地后缓缓倒下,阴离来不及多想飞身上前及时的接住倒下的独雅。

不是吧!他才用了点灵力而已,独雅可是高自己一阶怎会被他打伤,这下完蛋了。

阴离左右环顾了下,不管了,急忙的抱着独雅在雪山中寻找着可以住的洞穴,不久后阴离便抱着独雅进入他以前常常离家出走来雪山之上住的一处洞**,阴离将独雅放在洞**的稻草上,也不知这稻草从何而来,将其安置好后便起身捡起周围的干柴用灵力将其点燃在独雅旁生起火堆。

“你人是蛮冷的,也不知道你怕不怕冷,反正我是很怕冷的,你就将就暖一下身子也好,总是板着个脸冷冰冰的。”阴离边捡着干柴添着火边对昏迷的独雅自言自语道。

火堆将洞穴中烤着渐渐有了温度后阴离边在独雅身旁坐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