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辣个坑系统的女主》穿书之坑女主系统 小白文 辣个坑系统的女主冰山攻

更新时间:2019-12-24 18:02:49

《辣个坑系统的女主》穿书之坑女主系统 小白文 辣个坑系统的女主冰山攻 已完结

《辣个坑系统的女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烧鹅最美分类:科幻空间主角:威廉,查茗

主角叫威廉,查茗的小说是《辣个坑系统的女主》,它的作者是烧鹅最美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空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系统看着她把一个瓶子里的东西勾兑,李阿妹速度很快,系统看不懂这个人在做什么。 因为不懂,所以无法干预,一旦动手就给了对方反制的机...展开

《辣个坑系统的女主》免费试读

系统看着她把一个瓶子里的东西勾兑,李阿妹速度很快,系统看不懂这个人在做什么。

因为不懂,所以无法干预,一旦动手就给了对方反制的机会,明棋你也奈何不得对手,系统请来五号,他却表示自己并非化学专业,不过系统可以从网络中心的数据库中调取资料。

“资料,你是让我读完整本化学基础?”有这个时间学,不如请一个会的人过来,但是,自从网络安全中心那边明设陷阱等着它后,系统更不会踩进去。

与它合作的那位,系统称呼对方——影主,已经把与查茗有关魂魄找来,这是对方给予的最大帮助,剩下的就需要看系统自己。

要求太多,只会显得系统无能。

无能,那便不需要继续合作了。

五号无所谓,他津津有味的看着李阿妹制作爆炸品,好心提醒系道:“你难道不应该去看七号么,他被锁在自己房中,有专人严加看守,不过这些对于李阿妹来说都不是问题。”

系统不以为意:“她想绑架威廉,茱莉娅预料到了。”正有人在那里守株待兔呢。

“是么,我们拭目以待。”五号不认为李阿妹这么容易落网。

李阿妹把混合物倒入空油桶,随即,启动了车库里所有的用电设备,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另一帮看守觉得不可思议,这些山民也会开车不成?

不然发动机轰鸣声是怎么回事儿。

守着威廉的看守,也听到了动静,心里有疑问但是仍尽职尽责,没有离开大宅的二楼。

李阿妹拆下电闸把手,随后带着盛放化合物的油桶离开了。

她从屋后摸索到了南面受山洪破坏的种植园,从一侧斜坡上,能看到时不时留心车库动静的监工。

系统以为李阿妹要炸毁车库,可她没有,而是来到塌方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看着种植园。

“你知道她要作甚?”系统问。

“你猜,难道你想从我们身上不劳而获。”五号笑得莫测,不愿交换信息。

他和系统又不熟,需要如此悉心辅佐么。

当然不需要。

系统在五号这里碰壁,它发现喜欢查茗的人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都是这种留一手的调调,很多秘密只有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分享。

一旦不利于自己,这几个人还会联合起来坑其他人。

五号讥讽道:“我们并非你的棋子,是相互利用掣肘,我想你应该清楚。”

“是么,你们就这么确定有和我谈判的价值。”系统反问。

哈哈哈,五号仰头大笑。

“你以为我们都是笨蛋,李阿妹至今仍能启动审查权,因为你和你的影主,都不能碰这个权利,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而这个麻烦,却是自这个世界形成之初,被埋下的一根暗线。”五号看着白光,系统不是不聪明,它在耗时间,到现在他已经感受到对方力量在增强。

系统还需更强大的力量,所以它一只在吸食他们这些返生魂魄的七情六欲。

其实,这个世界里的人,并非全都是虚幻,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带着几缕魂魄。

魂魄与系统相互给养,其实当结束一个位面,系统就会吸食里面所有的生命,已经有两个世界被拆吃入腹。

系统对于五号一番剖白并不当一回事儿,她放他们出去,目的就是这个,和查茗耗时间,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来,赢就赢它能洞察查茗的弱点,输了更有借口吞噬整个位面。

到最后自己就能凭借着当初这些人建立这个系统的能量重生。

呵呵,到时候,它就能以真实面目与查茗一决高下。

报仇雪恨。

“哼,确实是相互利用。”说完,白光消失,留下五号看着那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故事里的李阿妹,带着汽油箱来到了种植园的蓄水池,人手不足,没了看守。

岩溶地貌,地下水并不好抽取,不如直接引山里的自然瀑布或者改河道来得快捷方便,种植园主怎么会大费周章去整一个昂贵的灌溉系统,然后让成本上升,茶叶和咖啡豆两个产品失去竞争力。

修建蓄水池显然是更划算的选择。

把小猎狗放到宅子附近后,旺堆兄弟就偷了两把铁锹藏在附近,现在他们正挥舞着铁锹把池壁因为山体滑坡出现裂痕的地方挖开。

“嘿哟,嘿哟。”旺堆向手掌啐了一口唾沫,顶着烈日又开始挖,直到李阿妹看到裂痕的全貌后才停手。

“好了,你们把铁锹放下,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李阿妹粗略计算了一下定点爆破的位置,这一块山体松动,只需要再加一把力,这个超大蓄水池就能制造一场小小的灾难。

系统也好,茱莉娅也罢。

动她的人,就要准备好付出代价,扯平了才能谈判。

旺堆兄弟往坡下摸去,看着二人离开。

李阿妹安放好汽油桶,然后拿出那只左轮,趴在十五步远的一块半人高的凸石上,瞄准,扣动扳机。

先是,砰!

然后一声轰天巨响,乱石四处飞,空中腾起一朵黑蘑菇,在坡下的监工怔忡之际,蓄水池里的水,倾泻而下,夹杂着泥沙的滚滚流水。

“跑!跑!”其中一名监工大喊,他顾不得其他人,拔腿就往其他高地上冲,羊群效应一下就影响了其他人。

剩下的六个监工也丢下搬石头的山民,自顾保命。

他们或许没注意到,或许已经注意到,水来之前已经有两个山民,用山里人才懂的鸟鸣暗号给被扣押的同伴打暗号。

监工们被吓得魂不附体时,山民早就抱紧和自己一副脚镣的人,用二人三足的办法,迅速跑向指定的地方。

泥沙之下,又冲毁了三分之一的茶园。

威廉住的门窗都被封死,但是他以前养小猎犬留下的书本宽的狗洞里传来爪子刮蹭木质地板的莎莎声。

他开始以为是老鼠,或者捣蛋的猴子。

结果,竟然是小猎犬钻了进来,看到自己后,兴奋的汪汪叫。

“你怎么回来了。”威廉连忙抱起小猎犬,虽然知道它听不懂,也不会回答,还是接着问:“是不是她送你回来的。”

看到小猎犬,威廉更加确定刚才数次异动都是因为一个人,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头顶的灯忽然一明一暗,然后咔嚓,不再亮起来。

发电机烧了。

搁着门板,威廉听到楼道里杂沓的脚步声,随着惊恐的高呼,守在门外的三个守卫,噔噔噔离开了两个,只剩下一位。

是机会!

他要逃出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