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喀喇沁旗王爷府 by上伤桑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19-08-11 18:12:42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喀喇沁旗王爷府 by上伤桑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Size Queen 已完结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者:上伤桑分类:重生主角:尹佳,吴总管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上伤桑原创小说《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主角是尹佳,吴总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司马青心慌意乱的坐到床边,追问再三,莲舞也不说话,跳起身走过去从花瓶里掏出胭脂盒,大声质问:“这是什么!”司马青瞠目,冷汗涔涔。莲...展开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免费试读

司马青心慌意乱的坐到床边,追问再三,莲舞也不说话,跳起身走过去从花瓶里掏出胭脂盒,大声质问:“这是什么!”

司马青瞠目,冷汗涔涔。

莲舞心血益发上涌:“怎么了?轮到我问你,你就不敢说了?你才是个败类,大骗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司马青听她一番怒骂,魂不附体,喃喃解释:“那是我捡的。”

“为什么小心翼翼的塞进瓶子里?”

昨天夜里,司马青以为她熟睡,起身做了这勾当。

“随便找个地方放起来罢了。”

莲舞紧捏着胭脂盒的手略微抖索,泪水侵肌,四通八达,较好的容颜搅得一塌糊涂,哽咽道:“你为什么瞒我?”

司马青在应付这种问题上尤其笨拙,唯有逃避。破门而出。

风语算计莲舞不成,一门心思盘算在尹佳回来之前干点坏事,躺在软椅上精心测量,想入非非。

“六爷六爷。”阿晟趁机示好,给他捶背,隐晦点,婉转的说,“你还记不记得在地窖里说过什么?”

风语无心:“不记得了。”

阿晟忙转到他面前,苦着脸央央的道:“不会吧六爷,您答应过奴才的,不能忘呀!”

风语看着他愣了半晌,忽然放声笑起来,脸都红了,伸着食指戳点阿晟,前仰后合:“臭小子,原来你还想着那件事,都怪本王心里事儿多,忘了你的终身大事!”

阿晟讪讪的笑道:“那六爷准备给奴才哪一个哩?”搓着手,显得淫猥。

他本打着颖儿和红杏的主意,在心里都已经挑选好了,想不到风语会这样说:“除了瑞雪堂的两个丫头,你看上哪个就告诉本王,本王把她赏你就是。”

有点出乎意料,但还算中意,千恩万谢,把风语当观世音菩萨拜。就在此时,吴总管跌跌撞撞来报:“六爷,娘娘回来了!娘娘回来了!”

风语一吓,但马上镇定,在下人面前不能有失体面,整了整衣襟,昂首阔步,大摇大摆往前面去,吴总管头里带路,阿晟屁颠屁颠的跟着。

如烟和横吢的婚事,瞒着风语,总不能告诉他尹佳此去实则给他们保媒。尹佳把粉蝶的休书拿给风语看,风语看了因问在哪里找到粉蝶的。尹佳避嫌,让给李思说:“回六爷的话,在妓院。”

风语激动的没昏过去,装模作样骂了几句:“狗改不了吃屎!当初本王在妓院遇到她,她当了那么久的妃子,就没一点长进,反而变本加厉,卖身不卖艺了!”

屋子里的人忍俊不禁,尹佳急着告诉吴总管事成,对风语摇头叹息:“六爷,你这次身子好了,着实不易,但你需得记住这次的教训,不要强人所难。一国之君都怕引起众愤,何况你区区一个王爷?”

“你看不起本王?”风语陡然立起,怒形于色。

尹佳徐徐的说:“臣妾好心提醒,六爷何必自取其辱?”

他没能心想事成,够烦恼的了,被尹佳这么一说,气的火冒三丈!但看她风华绝代,姿色比先前更丰满了几分,便提不起气,重新坐下去,凉薄的唇抿住紫砂壶嘴,喉结抽动了一下,再不言语。

尹佳对吴总管耳语,吴总管立即喜眉笑眼,拱着手频频道谢。风语早把耳朵凑过来,什么都没有听见,尹佳敛敛神思,告诉他说:“吴总管的女儿跟平宣王可能结为连理,六爷很快就能听见喜讯了。”

“什么!”风语犹把如烟放在心上,只是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平静的喃喃,“湘莲跟五哥,五哥要跟她在一起?”

吴总管高兴:“是哟六爷,以后奴才可能是皇亲国戚呢!”

尹佳缓缓地攒出一个笑,看向风语,风语压根儿不相信:“什么时候的事?为何本王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见,吴湘莲人不人鬼不鬼,五哥的眼光可是顶顶的高!”

有一瞬的死寂,吴总管朗声说:“六爷有所不知,小女用了娘娘的药,已经好了。”

这话勾起了他肚里的馋虫,打听了这件事的真实性,尹佳优雅的抚摸着鬓前长发:“臣妾去宫里看了一趟,也才听说的,五哥和湘莲郎才女貌,在一起倒是非常登对。”

“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臣妾不清楚。”

他叹了又叹,那边吴总管已收拾行装回惠阳。尹佳意识的他猴急,离开这几天,那宝珠有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不得而知,于是支开几个丫鬟:“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来。”

房门紧闭,横风语掏出一本册子,洋洋的拍了拍,带着慧黠的笑,走近她:“其实你不在的这几天,本王望穿秋水,巴望你早早回来,可否告诉本王,你落了什么东西,找回来没有?”

尹佳紧靠着椅背,绷紧了神经:“是个小物件。府邸被贴上了封条,给皇上申请几次才得打开,所以耽搁了。就此看,臣妾的记忆真是大不如前,凤头戒明明已经丢进歌鳴湖了,现在还想找,可谓糊涂!”

能拴住他的只有这副躯体,他时刻得到满足,才有可能听命于她,可那样就太便宜他了。拿脚蹬住他的腿:“你拿的是什么?”

风语上前不得,听如此问,翻看册子给她看,又是淫秽的春宫,尹佳一恼,腿一用力,把他踢得踉跄后退,他瞠目捧腹:“哎哟,好大气力!爱妃何苦呢,本王与你承欢,舒服的是你,你倒用这法子踢我!”

“臣妾玩玩罢了,谁知六爷一身高体壮的男子汉,还禁不住臣妾一脚?”尹佳欠身坐好,翘起二郎腿,两只手绞玩着秀发,可爱的笑,煞在迷人。

风语赶紧翻了一页……他抬头诡笑:“就是这个了,本王寻思良久,与谁玩这个把戏呢?还是爱妃身子骨灵活,最合适。”迫不及待的饿虎扑食状……

尹佳忙推辞:“这册子哪儿来的?以前那一本,不是给臣妾撕了?”

他搓着手急急地说:“天下画春宫者十里一个,本王想要,还不易如反掌?”

“可有别人看过?”尹佳狐疑。难不成萃环偷看了这才把自己毁了?

他哪有功夫回答这些,扑上去胡乱亲吻,尹佳再三才把他推开,饶有暗示:“且慢,依臣妾看,这个法子才不新鲜。你走开一点,搬张椅子坐我对面。”语毕,瞥了眼桌子上的水果刀。

“为何这样做,本王想死你了,你休想找借口拖延我!”抱住尹佳不放,云罗衫欲开还闭,长裙几落不落:“六爷不依,臣妾就喊了!”

风语恋恋不舍的退开,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惹火烧身,催促:“本王倒想看看你玩什么新鲜的把戏!”脖颈上的青筋突兀,血液攒用目之可见。

良久只见尹佳款款出来,她身后,横风语不着寸缕伏在地面,红着眼睛往外探手。颖儿和红杏看了大惊!

如果莲舞还有最初那颗朴实的心,她说不定会告诉她自己的计划,这条路漫长而迷茫,她当然想找个人分忧。

之后,从风语嘴里传出不堪入耳的话,他骂她,她勾引他,而不满足他,后来还用水果刀威胁他!那种女性的绝美,腹部起伏的极致,叫人欲罢而不能,若没有那把刀瞄准他,他定猛虎扑食!

折磨人的最好办法,不外乎撩拨起他的强烈欲望,然后一下子摧垮他欲望中的目的。他被尹佳凶狠的一面吓了一回,躺在床上三天起不来,脑子里只转着一个想法:“我要纳几房小妾!不,要十个,二十个,一百个,连续三个月,每个时辰都有不一样的女人侍奉本王!”真是个奇思妙想,他狂笑。

连夜写帖子,然后连夜把齐丹的大街小巷都贴上这样一张告示,中间有一个女子脸蛋儿,五官端正,但庸俗不堪,这是最低要求,公示的内容为:“如图所示,是这次征妾,来应征女子所应该持有的最低相貌标准,比这还丑的,就不要来了。此次征妾活动规模浩大,未婚女子符合标准的皆可应征,中选者一律赏其家人黄金一万两,中选者本人则一辈子享有荣华富贵!”

碧琼揭下一张告示,尹佳看后,马上问:“有多少张?”

碧琼掐指算算:“全城大概有一千张罢!”

“好。”尹佳胸有成竹,他先发制人,自己要后来居上,“请一百位画师来,刻不容缓!”

一百位,不是小数目,因此派出去寻画师的士兵就有一百多名,亏了李思,才调遣了一百多名士兵,众人都大惑不解,莲舞也诧异了:“姐姐这是做什么?好多士兵,抓人么?”

“抓画师。”她冷冷地说。

莲舞很想问她关于指甲粉的事,好几次,都说出一半了,尹佳忙东顾西,慌不择言:“这兵荒马乱年间,找一个好男人不容易,茫茫人海中,遇到司马青是你的福气,好好守着他,也守着自己!”

司马青在月下的石基上坐着直把一壶烈酒饮尽,空了的酒壶,忽然被两只手抓去,砰然落地,摔个稀碎!他抬起醉眼看她,站起来,紧紧地拥抱,几欲闯进对方的身体。

尹佳秘密抓许多画师,阿晟回了风语,他伫立在门后咬牙:“这贱人又想搞什么古怪?”赌气对此熟视无睹,静观其变,有种任她自生自灭放手了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