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权门贵嫁》权门贵嫁tt 总受 权门贵嫁Basher

更新时间:2019-11-07 12:13:55

《权门贵嫁》权门贵嫁tt 总受 权门贵嫁Basher 连载中

《权门贵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秦兮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朱元,孟老

主角是朱元,孟老的小说《权门贵嫁》此文是秦兮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朱元不想再跟孟老夫人纠缠下去,这个老太太出了名的难缠,一辈子就只认死理,她根本不知道错字怎么写,因为在她心里,错的永远都是别人,...展开

《权门贵嫁》免费试读

朱元不想再跟孟老夫人纠缠下去,这个老太太出了名的难缠,一辈子就只认死理,她根本不知道错字怎么写,因为在她心里,错的永远都是别人,不是她自己。

上一世王家在王嫱死后又从族中挑选了一个女孩嫁给孟符当填房,这个后来的孟夫人朱元也是见过的,是个很和气很爱笑,顶温顺的人。

可是就算是这么温顺的人,也不能得孟老夫人的喜欢,孟老夫人最终还是把孟符的表妹弄给孟符做妾了。

后来过了几年,新孟夫人在孟符上任的路上难产而亡。

这一次王家没有罢休,在孟文娴也因为退亲而吊死之后,将所有的孩子都接回了王家,并且一查到底。

最后终于查出了孟老夫人在背后所做的事。

她掌控欲极强,连孟符和妻子之间敦伦的次数都要管,而王嫱心高气傲,极为不喜欢婆母窥探自己的房中事,就跟孟老夫人起了几次较为激烈的冲突。

孟老夫人倒不是真的就那么心狠,她只不过是不喜欢女孩子罢了。

孟符从前也有过几个姐妹,可是后来都夭折了,这世上孩子夭折的事实在是太常见,连宫里那样好的地方,孩子也有许多养不活的,因此就没有多少人往别的地方想。

可是孟家怪就怪在,死的都是女孩子。

后来才知道,是孟老夫人亲自或者扔进池塘,或者是冬夜开窗.....

孟老夫人是寡妇,寡妇的日子本来就很艰难,维持生计也是靠给人缝缝补补,浆洗衣裳,还有族人的接济。

要养孟老太爷留下来的这六七个孩子,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

孟老夫人的选择显而易见,她连庶子都肯养,只厌恶女孩子。

这个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深深刻进了骨子里,无法转圜。

王嫱生了孟文娴之后,四年无所出,孟老夫人一是对媳妇不满,二来是疑心自家风水被孟文娴影响了,竟然就真的听那些走街串巷的婆子的话,对孟文娴下了手。

幸好,按照上一世王家人查出来的时间来算,现在孟老夫人应该也就是刚动手不久的时候。

一切都还来得及。

朱元不想再任人宰割,做事也不喜欢困在后宅里低眉顺眼的讨生活,使那些心计让朱正松回心转意。

因为她对着这些不负责任的种猪,觉得连低头都恶心。

上一世到了后期,她做事就更喜欢杀伐决断,重来一次,就更没有忍气吞声的道理了。

她救王嫱和孟文娴,当然知道要得罪孟符和孟老夫人。

可是她不怕。

因为王嫱身后站着的可是王太傅啊。

想到这里,朱元看了孟符一眼,轻声问孟老夫人:“您既然这么舍不得您的儿子,那为什么不干脆让他不要成亲,就一辈子侍奉着你单过呢?既要媳妇为你们生儿育女继承香火,又厌恶媳妇儿霸占了你的儿子.....这不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是什么?”

王嫱也已经扶着王妈***手站直了身子,她不再去看孟符和孟老夫人一眼,恳切的对着朱元问:“治病有没有需要准备的东西?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孟符上前一步声音急急的喊了一声阿嫱,王嫱就警惕的倒退了一步,冷然道:“你要么便杀了我,否则别想拦着我给孩子治病!”

她声音猛然拔高,根本不再给孟符任何机会,对着王妈妈说了几句话,就疾步带着朱元离开了。

孟文娴正在睡觉,折腾了半天,她终于累了昏昏沉沉的睡过去,昨夜那个小丫头守着,见了王嫱和朱元,急忙站了起来。

王嫱对她摇了摇头,目光殷切的看着朱元。

朱元没有说话,让人去外头守着,拿了竹条,按照前世的记忆缓慢的替孟文娴渐渐将头顶上的那根针找到了。

王嫱捂着嘴,连舌尖都已经尝出了血腥味。

等到朱元从孟文娴的头顶缓慢的取出那一根针的时候,她更是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她简直没有办法想象,孟文娴遭受的到底是怎么样的痛苦和折磨。

“这些针全部都取出来了吗?”王嫱拉住朱元的手,实在已经顾不得其他,有些崩溃的问:“会不会还有留在身体里的?以后对她有没有什么影响......”

朱元将这枚针包裹在白布里,对着王嫱的疑惑缓缓的摇了摇头:“若是没有差错的话,应当没什么问题了......”

“这些针会不会顺着经脉游走进入心肺呢?”王嫱胆战心惊:“我曾经听过前朝折磨宫人用这种法子,要是真的是那样,那孩子的性命是不是就......”

“这个应当跟前朝的折磨人的法子不同。”朱元冷静的安慰她:“这是一种某些地方上流传的邪术,传言这么做,家中以后便不会有女胎,老太太应当是有经验,所以掌握的很有分寸,刺入头顶又留出那么一点在外面,不会被人发现,她还是可以取出来.....这一次若是没有我,或许是下午,或许是刚才,老太太应当就已经取出来了。”

为什么查不出病因,这就是原因了。

王嫱脸色泛白的刚握住女儿的手,外面的门就砰砰被敲响了,王妈妈急忙奔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夫人.....老夫人.....老夫人让老爷写休书.....要休了你......”

王嫱眼里的泪意一下子收的干干净净,她垂下头替女儿掖了掖被子,冷声吩咐王妈妈:“让你丈夫现在就拿着我的名帖出府,不要耽搁立即进京去找我父亲......”

孟老夫人想要休了她?

正好,她也不想在这个污水池里呆了,老太太能成全她,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理了理衣裳,温和的握住朱元的手,郑重的道:“你放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从此以后就是我王家的座上宾......”

绿衣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看着朱元困惑的眨了眨眼睛,姑娘为什么好像走每一步都是想好的?从破庙到现在.....

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这句话是没错的,古人诚不欺我,王太傅是个正人君子,他的女儿是也个爱憎分明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