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无间罪,案中生情》无间罪案中生情 m.zhuishubang.com 傲娇受 无间罪,案中生情蕾丝

更新时间:2019-10-31 06:03:39

《无间罪,案中生情》无间罪案中生情 m.zhuishubang.com 傲娇受 无间罪,案中生情蕾丝 连载中

《无间罪,案中生情》

来源:作者:澹兮欲雨分类:婚恋主角:覃可明,曹瑛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无间罪,案中生情》的小说,是作者澹兮欲雨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先拍X光片——血袋呢,快送进来——”手术室里传来的急切的声音。 门外,一身黑衣的男人扫了一眼急救灯,打了一个电话,转身离去,那...展开

《无间罪,案中生情》免费试读

“先拍X光片——血袋呢,快送进来——”手术室里传来的急切的声音。

门外,一身黑衣的男人扫了一眼急救灯,打了一个电话,转身离去,那绝魅的侧脸,若是林风扬看到,就会发现他跟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缘!

相遇,在不经意间。没有约定,也没有守候。在这桃红时节,在这柳绿时分,一笑成歌,浅语嫣然。所谓,五百年的回眸。所谓,一千年的等待。亦不过如此。

林风扬醒过来时已是半夜,口渴得厉害,嘴唇干涸得如同将要破裂的土地,“水……水……”声音沙哑得细不可闻。

林风扬强自睁开眼睛,可却是一片黑暗,她试着将手伸到旁边桌上,盼着能拿杯水喝,冰凉的东西触碰指间,林风扬探了探,似是水杯,便想着拿起来,万万想不到手上竟一点力气也没有,刚拿起来手便抖得厉害,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杯子掉到地上,碎了一地,“铿锵——”一声,将倒在一旁呼呼大睡的覃可明吓得直起身子,“什么声音?”

覃可明急忙打开灯,见林风扬已醒过来,半侧着身子,手在桌子上乱摸一通,心里欣喜万分,她终于醒过来了。

“你要喝水吗?我倒给你。”说着覃可明从柜子里头重新拿出一个杯子,从保温瓶里倒了杯开水并且兑了点冷水,拿到林风扬跟前,林风扬却不为所动,甚至她很好奇这是什么地方,眼前的人是谁。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林风扬保持一丝警惕。

“这里是医院,你受伤了,我受人之托在这里照顾你。”覃可明并没有报自己的名字,说着走到林风扬一旁的椅子坐下。

“受谁之托?”林风扬半信半疑的回了一句。

“这个抱歉,我不能说。”

林风扬皱了皱眉。

“怎么这么黑,没有开灯吗?”林风扬接着又问道,她的声音几近沙哑,又很小声,但是细心的覃可明还是听得出来她在讲什么。

覃可明听到林风扬的话便傻眼了,明明已经开灯了,而且灯光还很亮。杯子差点在他手中掉落,然而还是在曹瑛曜手底下多年的人,他很快便镇静下来,这件事必须得赶紧通知老大,但是现在这么晚了,打电话肯定会挨骂,还是明天一大早再跟老大说,想到这点他便寻思着该如何回答林风扬的问题。

“我等下便开灯,你先把水喝了。”覃可明将杯子递到林风扬手上,林风扬由于什么都看不到,杯子拿着很不稳,杯中的水漾来漾去,似要流出来,覃可明看不下去,便就着林风扬的手将杯子递到她嘴前,喂她喝下去,如此亲昵的举动让人看着倒像是一对情侣,可覃可明万万不敢有这种想法,纵使眼前的人美艳不可方物,眼眸纯粹得通透,狭长的睫毛在灯光的照射下投射出一道细小的剪影,肌白胜雪,不夹杂任何一丝杂质,就如同一块上好的美玉。覃可明从一开始见到林风扬便觉得她有着与众人不同的一点东西,纵使他见到她时她便是一直沉睡着的,但似乎有某种东西牵绊着他,让他时刻惦记着她。

覃可明等林风扬喝完水后,便走到一旁拿起扫把将地上的碎瓷片扫起来,再三确认没有残留的碎片后,才将垃圾倒掉。

“你明明就有开灯——”林风扬将水喝完后将杯子递了出去,覃可明伸手接过。覃可明不可能在黑暗中那么准确的确定她的位置,而且她将杯子递出去后便有人马上接过,可她却什么都看不到,还是一片黑暗。

“啊?”覃可明一脸讶异的表情,似乎被林风扬问得呆了。“你怎么知道?”声音缓缓而无力。

林风扬多么希望他能给个否定的回答,然而事实便是如此,你越是希望发生的,却越是不会发生。林风扬双手抚摸上自己的眼睛,她强行地想要唤起回忆,她是怎么出事的?当时明明在路上开得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凭着记忆,她好像是从哪里摔下了?眼睛还瞎了?天哪,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吧。然后她越是想起,头就越疼,且孤身一人抱着头紧紧地绻缩在病床的一角。缓缓才说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十二点了。”

“什么日期?”

“8月5号。”

“那这样我不是睡了一天一夜了。”林风扬敲了敲自己的头。

“我只知道你是昨天晚上从手术室里出来的。”覃可明诚声说道,他这点倒也是实话实讲,没掺杂任何水分。

“你真的不知道我出了什么事吗?”林风扬试探性地再问了一次

“不知。”

林风扬想着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具体还是得透过这人口中的“受人之托”的那个人才能知道些什么。

“睡吧,没事了。”

林风扬扯了扯被子,盖在身上,然后睡下,只是她翻过了身子背对着覃可明,一夜无眠,时刻保持着警醒,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她可不能再被人害了。

曹瑛曜到医院是早上五点半,一想到昨天晚上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就心烦,从来就很少失眠的他,想着医院里好像还有个人,便干脆起床去了医院。

秋季的天总是亮得比较慢,天际还是深蓝色,稀疏的几颗星星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鱼度白,夜悄然离去,白天即将来临。

男人修长的身形,一身的肌肉,显得整个人高大而又威猛。俊俏的容颜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难怪之前读书时会被人捧为校草,还是众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男神。

身着一件黑色风衣外套的他,到了病房之后,看到床上睡得正熟的人儿,以及倒在一旁躺椅上呼呼大睡的人,脸上还时不时地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他便轻轻地吐了两个字:“流氓。”这话当然是说给覃可明听的,可惜该听的人听不到,不该听的人却听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